大明春 第227章 杀人剑不屑杀猪(1/2)

加入书签

  樱井莉雅并非托大,她家白宫殿下那是杀过扶桑第一枪的,后来是组织剑庐,各流派剑豪纷纷前来朝拜,正所谓妖刀村正,剑庐至尊,号令天下,莫敢不从。一个**文人公卿家的少爷,也敢向殿下拔剑,这若是在扶桑,不知多少剑客会来把他剁成ru泥……

  曹鸳鸯在旁边看樱井莉雅表情有些奇怪,忍不住跺脚,真是,有什么样儿的主,就有什么样儿的侍婢,**个什么心,他家老管家剑法天下第一,想来是无事的。她当初可是瞧过乖官使剑,看起来的确如霜风雪刃一般,只是,乖官的年纪不讨喜,十四岁,总是叫人没底气,他若是二十四岁,别说跟老家的公比剑,即便是如俞大猷那般上少林寺挑战,曹鸳鸯也不会意外,不会阻拦。

  这时候乖官说话了,“许公是罢”他从凉亭中要往外走,那薛五忍不住拽他,他转笑了笑,不知道怎的,薛五就定心了,看着他缓缓走到许文跟前数步,“要向我请益讨教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若是输了,可别回去找大人哦”

  安社士们如何听不出这话中的揶揄,只是都以为对方畏惧许老势大,故此就鼓噪道:“对素素小姐道歉,我等看在都是读书人的份上,就饶了你……”其实巴不得许文教训这小一顿,好在比剑的时候很意外地割到这小的脸蛋,卧槽泥马勒戈壁,仗着一张小白脸,嫖j不给钱。

  许文也是如此想,故此冷着脸说:“在下也是读过圣贤书的……”

  正在这时候,变生肘腋,众人只觉得眼中剑光一闪,随后听到那少年尖喝一声,那数步的距离似乎不存在一般,少年一下就窜到了许少跟前,剑光业已压到了眼前三尺。

  许文浑身汗直竖,仓促间来不及多想,手中松纹剑就往上格去,随即掌中一滞,只听得叮一声响,自己hu了两百两纹银买的松纹剑居然被砍断了,对方的剑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就切到了眼前,甚至感觉到了劲风扑面,下意识便双目一闭……

  院落中,众人目瞪口呆,只见许文以一个开弓she箭的姿势站定在那儿,手上那把平日爱不释手的松纹古剑只剩下半截,而那少年手上的剑业已斩到了许文额头,若不是硬生生收住剑势,怕是就要把许文脑袋开瓢了。

  安社士们齐齐咕嘟一声咽了一口口水,其中有机灵的顿时先大喊,“卑鄙无耻之徒,居然偷袭。”

  这话一说,其余众人顿时纷纷呼应,“就是……剑乃百兵之君,人神咸崇……汉高祖依三尺剑得天下……”

  这时候的剑已经成为一种象征,但凡家中有点钱的,几乎都要悬挂一把宝剑,因为唐宋后士大夫们认为剑有灵,家悬一剑,遇难成祥,读书人认为比剑应该就是你喝一声“东风夜放hu千树”,刷刷刷,剑光如霜风雪刃,他喝一声“昨夜西风凋碧树”,剑锋炸成一团剑hu……双方姿态高妙,俨然世外,这样方算得剑术。

  可如今,这算什么?一声喊,上去搂头就砍,这泥马,跟牛二耍泼皮有甚区别?

  乖官仗剑一笑,“许公,可别乱动,若是我手一抖,尊驾脸上少点东西,那可就不妙了……”随即转看着安社众人,嘿嘿两声,“猪也懂剑么真是好笑。”

  那些士气得满脸通红,这已经是第三次被骂成是猪了,恨不得破口大骂,可许文如今就在对方剑下,却怕对方当真手一抖,那可就不妙了。

  “南溟先生,你算半个行家,可认识我这一剑么”乖官只当那些士是空气了,单单只问汪道昆,汪道昆方见了他那一剑,神情就有些呆滞,这时候被他一说,忍不住喃喃道:“如何不认得,当初倭寇糜烂江南,其中真倭,大多如此用剑,也不知道多少人死在这一剑之下……”说着,却是仿佛回到二十年前,低头喃喃道:“倭喜跃,一迸足则丈余,刀长五尺,则丈五尺矣,我兵短器难接,长器不捷,遭之身多两断……”

  这正是戚继光《纪效书》中的话,汪道昆和戚继光虽然一文一武,却是老熟人了,当年两人在福建剿倭,合作过多次。

  乖官心说你认识就好,好整以暇说道:“南溟先生认为,这位许公的剑术,若上了剿倭战场,不论为兵或是为将,会是什么结果?”

  汪道昆倒是谦谦君,略一犹豫,脸上有些不忍,长叹道:“若为兵丁,害己,若为将领,害人害己。”

  这评语极其严重,那许文本来就脸色惨白,如今听了这评语,是又惊又怒,一时间只觉得一股逆气从而起,到了xn前膻中xu,顿时散开,激得气血翻涌,眼前一黑,咕咚一下就跪倒在地,乖官顺势收剑,对汪道昆拱手道:“南溟先生真乃君,眼光亦独到。”

  周围大哗,汪道昆亦摇了摇头,他虽然有君之风,却也知道,今天自己说这番话,可算是得罪了许国许老。

  乖官嘿然一笑,“有句俗话叫做,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我大明军卫本是好汉居多,可惜啊有些人也不知道在哪儿学了两年剑,亦不过是每天读书疲倦,松松眼,舞那么一会儿剑,就自以为自己是剑法大家,可以文人行武事,就像是一头猪带领一群老虎,老虎活生生都被带成了猪……嘿嘿我朝文贵武贱,果然是有道理的。”心里头嘿然道:像是你这样的,还是趁早被我打击的死了心,省得以后外行指挥内行,平白连累死无数的人,嘿我这也算是功德无量了。

  这话,把汪道昆说的都有些讪讪然了,他可是文人行武事的典型,而许文又气又急,哇得一声,吐了好大一口血在地上,把众人吓了一跳。

  汪道昆长叹,“诸位,我等今天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