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220章 你瞧,有个卖乖的(1/2)

加入书签

  等乖官从老太监那儿回去,一路上都在笑,因为他成功地忽悠了牧九公牧老太监。他给牧九出的主意很简单,很初级,就两个字,集资。

  用后世观念来理解的话,一切集资都是非法的,可如今是大明朝,准备行使集资的是南京守备太监,《明史》中喜欢用的一个词,矫诏,几乎就是太监专用的,所以这个馊主意对于牧九来说,无疑是治病良y,至于矫诏什么的,皇帝根本不在乎,说实话,皇帝写的圣旨说不准还不如太监矫诏呢!因为皇帝的圣旨下面官员动不动要抗旨,可太监矫诏,文官要抗旨,太监一怒,你不给咱家活路,咱家也不给你活路,nn死你丫的。

  所以,这个问题在大明不算问题,你想要圣旨,咱家给你写一张就是了。

  乖官给牧九出的主意就是集资,他建议牧九成立九边商行,然后把北边的土地拿来卖钱,卖给谁呢?当然是谁有钱卖给谁,然后,戏ru到了,持有一定比例的九边商行股份的百姓,有资格让家中弟进学。

  这关键就在“进学”两个字上头了,这年月,上学的都是高人一等的秀,不像后世大学生只能扫马路,明朝的秀可是免徭役的,还可以穿儒衫戴儒冠,走在路上高人一等,普通老百姓骂人要拿到衙门去掌嘴,秀骂人没事……总之,一溜串的特权。

  那么,如今花钱就可以买到秀的特权身份,乖官甚至还对老太监循循善yu,说“秦得天下,始令民纳粟,赐以爵”,这事儿古来有之,何况咱们不是卖官,卖的是鞑那边的荒地,百姓开拓疆土有功,朝廷奖励个身份也是应该的嘛!即便文臣考进士,不也是“赐进士出身”的名目么!

  总之,他一番话,说的老太监眉花眼笑,说实话,问国舅借钱那是不得意,要知道,借钱是得还的,可国舅爷出的这个主意,那可真是点石成金,称聚宝盆也不为过,年年有钱赚,关键是,别人还学不来,咱家卖的可是九边的土地,除了咱家这等身份,谁敢卖?谁能卖?谁有资格卖?

  反正这九边外的土地多的是,大多在鞑手上,这土地卖出去,你去不去种我不管,但是,只要你买到一定量的九边土地,就可以赐进学的身份,这个会让天下商人趋之若鹜,简直是广开财路啊!

  实际上,乖官这主意是抄袭来的,这不同于捐官,花钱买官,买官的再去当官贪污,那是吏治败坏的根源,他卖的是土地,给的是一个身份,要知道,秀虽然能免徭役,可想做官,还得举人进士一级一级考上去,事实上,历史上出这个主意的人叫徐光启,就是那个教名保罗的圣教三柱石,大明礼部尚书、大学士、太少保。

  万历十一年,出身商人家庭的徐光启刚中了秀,还是小头,正因为他是商人家庭出身,日后会在九边防务日益败坏的时候提出卖九边土地,认为商人逐利,只要给给出足够的利益,天下蜂拥,可解决九边防务。

  这个理念,类似后世美国开西部,大量廉价的土地导致大规模的移民,当然,徐光启的奏章终没能过内审议,因为那时候后金每次寇边主要都是抢人口,而徐光启这个建议,在内看来,简直是在给后金无偿地奉送百姓。

  而乖官拿来用,自然是因为万历年没这个顾虑,野猪皮努尔哈赤这时候连屁都不算,此外,像是那个娶了自己老爸的妻赤兔哈屯的黄台吉,史书不也说他“不大为寇”么,证明这人在鞑强盗里面还算老实的。

  再则说了,这个九边商行不能由乖官自己提出来,他一个皇亲,一旦提出这种建议,天下肯定舆论纷纷,可一个太监提出来,这个就没问题了,要知道,文臣们尤其是清流们是很贱的,都是欺软怕硬的货色,骂皇帝,他们敢,可敢于骂太监的真不多,给太监呵卵的倒是真不少,即便后世袁督师,也给九千岁魏公公呵过卵,上表朝廷要给九千岁修生祠。

  所以说,这真是一举两得的事情,把个老太监欢喜得手舞足蹈,乖官提醒他说千万不能说这主意是我出的,他还要感谢国舅把这天大的功劳拱手让给自己。

  老太监是搞经济的行家里手,别的不说,光是南京每年的脂粉钱,就足有四十万,何谓脂粉钱?就是收妓女的税,后世称花捐。

  当然了,因为这可是正经的赋税,进不了牧九的口袋,可笑的是,到了清朝,张廷欲奉清帝的旨编撰史书,愣说明朝皇帝每年给后宫的脂粉钱四十万,真是叫人笑掉大牙,用乖官的话来说,真是衾裤都错掉了。康熙时候的银购买力已经不抵万历时期的一半,或许三分之一,他估计是把康麻后宫的花费再多说几倍,想当然耳给大明抹黑,却也不想想,全国一年赋税两百五十万的朝廷,皇帝给后宫脂粉钱四十万,真以为人家是傻逼呢!何况这两三百万的赋税,还是张居正改革以后,之前少,还能折实物,皇帝拿什么给后宫四十万脂粉钱,难不成实物么!况且这时候银很值钱,像是万历的老娘慈圣皇太后给北京延寿寺捐了一千五百两,身边宫女近侍又捐了一千两,要修缮寺庙,结果史载“芝房桂殿尽善尽美,宝琼台美轮美奂”,就把一座寺庙修成了,这时候银的购买力可见一斑。

  所以说,清朝文人无节,官方编史不可信,像是说张献忠在四川大屠杀,振振有词说杀了“六万万”,这个数字,全大明人口轮着死两遍,也凑不满,真是只能有后世的杀人田中可比拟了,可人家田中写银河英雄传,那是玄幻作家,你堂堂大学士编史书,居然也这么杀人,真真叫人无语,倒是民间编的史,还可一观。

  这牧九虽然贪些,但好歹是实干家,各种数据也是娓娓道来,不像是文臣们,大多数文臣几乎离开幕僚就不会办公了,你要问他**,他说不准头头是道,可你要问他南京妓女每年缴纳多少税收,保管整个南京六部官员没几个能准确说出来的。

  故此乖官和他合作,心中底气还足一些,要换个文臣来,说不准他还不敢如此。

  不过,凡事有得必有失,他这时候得意,万万没料到,老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