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203章 大白兔奶糖(1/2)

加入书签

  明朝文人也是爱玩儿对联的,像是明初大学士解缙,对联天下闻名。不过,乖官这个对联,刁钻的很,看似简单,但大家都是读书人,仔细一咀嚼,顿时就晓得难了。

  那韩泽青韩知州的幕友捻着下颌上几根胡子,念叨了好几遍,依旧摇头,说“不妥,不妥。”

  这时候,王喜鹊王阁老家那个小丫鬟忍不住了,劈口就道:“这有什么难的,听雨轩,听雨喧,听雨轩中听雨喧,雨轩九秋,雨暄九秋。”说完,大眼睛眨了眨,还低声嘀咕了一句,“什么大才子,什么知州老爷,还不抵我一个小丫鬟。”

  众人皆惊,不过,那幕僚随即嗤之以鼻,“小姑娘,你这听雨轩哪里来的典故啊?”“我家小姐在后花园读书的地方。”小丫鬟翘着下巴傲然道。

  乖官眼珠子转了转,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何故?听雨虽雅,后世却烂大街了,导致女厕所叫听雨轩,男厕所叫观瀑亭,一个小姑娘突然来个听雨轩,关键还是她家小姐读书的地儿,他能不乐么!

  “你,你笑什么。”那小丫鬟涨红了脸蛋,“本来就是个烂对子,望江楼哪里都有,有什么稀奇的,前年我跟少爷小姐去南京应天府,那儿有四五座望江楼……”

  “小姑娘懂什么!”那幕僚不屑,“正因为不稀奇,这对子才稀奇,你家后花园的听雨轩满大街都是么?也配得上望江楼?都说王家少爷榜眼名不副实,果然,哼!”

  王衡的榜眼未必名不副实,但王衡手段太辣,使手段把检举他的官员贬官的贬官,下狱的下狱,未免让人齿冷,要知道,言官连皇帝都能骂,你一个阁老家的儿子,人家惯例疑问一下,你就把人前程断送?谁敢与你为友?

  这,才是整个太仓读书人没站出来的缘故,不然的话,王喜鹊家好歹也是夫子双榜眼,太仓那也是文风鼎盛之地,怎么会没读书人站出来呢!

  这话一说,那小丫鬟顿时面红耳赤,讷讷说不出话来,自家少爷在太仓读书人中口碑不好,这个连她这个小丫鬟都知道的,这一点却没法子狡辩。

  那王启年在旁边看戏,终究没忍住,促狭低声道:“妹,味,妹有味,奶妹飘香,奶味飘香。咱也对出来了。”

  这对子太无耻太下流了,虽然王启年声音低,可楼上谁没听见?连那小丫鬟都听到了。

  一众锦衣卫先是一愣,接着,爆开哄笑,那小丫鬟恨恨跺脚,眼泪儿就在眼眶里头打转儿,偏生这小丫鬟的确是个童颜巨ru,一跺脚,胸前一阵儿晃,更是让锦衣卫疯笑起来,有些笑得蹲下腰去rou着肚子,却是肠子都抽筋了。

  眼泪珠子终究没忍住,那小丫鬟哇一声,大哭了起来,王蓉蓉这时候也装不住了,只好假作悠悠醒来,然后睁大了眼睛就瞪着乖官,“郑国舅,你的本事就全放在欺负弱女子身上么?”

  乖官把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膀,很无辜道:“王小姐,我和你虽然熟,也不要乱说话啊!不然,我可要在韩知州跟前告你一个诽谤。”韩泽青闻言顿时就以袖掩嘴,这国舅爷也是忒促狭,你跟人家王家小姐很熟?人家大门不出二门不入的千金小姐,你这岂不是败坏人家的清誉么!

  王蓉蓉先是一怔,两个弹指间,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就又羞又恼,脸颊上头绯红了一大片,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拼命忍住,贝齿咬住了嘴唇,就不说话了,她也算明白了,形势比人强,如今自己是这郑国舅强抢的民女,都到这地步了,那还能说什么?只能指望哥哥醒来再想办法了。

  她倒是对自己的榜眼哥哥有信心,可王衡即便醒来,又能如何,实际上,她王蓉蓉第二次晕倒的时候,不就是假作的么,总是让自己避免尴尬,而那清客戏子梁伯龙晕倒,未必不是假装的,既然如此,有一有二就有三,为什么王衡不能是假装晕倒呢!

  所以说,认清形势说起来简单,实际上要做到非常的难。

  成功把王家小姐丫鬟给气住了以后,乖官终究还是瞪了王启年一眼,这个架势总要做一做的,不然的话,以后谁都学了这一套去,说些下作话,岂不乱套了。

  王启年眼眉通挑,顿时单膝跪下请罪,乖官也就是敲打敲打他,未必是要治他的罪,淡淡说了一句下不为例,也就罢了,不过,这厮今儿狗腿一直做的不错,倒也不能冷了下面人的心,不然,以后谁还敢下死力气给他国舅爷卖命,就又赏了五十两,金子。

  一众锦衣卫顿时眼热,这可是五十两金子啊!大明的流通货币是银子,金子是不流通的,不过兑换比例在那儿呢!这起码就是五百两的银子,以他们的俸禄要干七八年,谁不眼热,不过眼热归眼热,也知道,这是王启年盖该得的,自家以后用心给国舅爷办事,未必不能有这等机会,故此,士气高涨。

  这时候,那韩泽青的幕僚要拍国舅爷的马屁,就谄着脸去问国舅可有下联么,乖官心说,下联多的是啊!刚才王启年那个妹,对的也不算差,关键是要跟望江楼一般大家都知道,这可就难了。望江楼这个称呼,从唐朝开始络绎不绝,各地比比皆是,文人士子知道,市井百姓也知道,那是俗了不能再俗的,就跟叫王涛、杨伟的差不多,再联系到望江流的意境,要找出这么一个人尽咸知的地方做出下联来,真不容易。

  所以他也只能摇头,“下联通顺尚可,但要切题切景切韵,我是做不出来的,当初我在天津卫,给悦来客栈做了一个上联,悦来客栈客来悦,如今我也做不出下联来。”

  这悦来客栈绝对是举世无双天下皆知,从唐朝开始,上哪儿你都能瞧见有叫悦来客栈的,所以这下联真不好做。那幕僚一愣之下,本意是拍马屁的,这时候却诚心挑了大拇指,能把烂大街的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