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198章 心猿意马到卿卿(1/2)

加入书签

  这世上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有个金龟婿你却不能钓。

  曹鸳鸯脸颊上还带着薄晕,盈盈从大青驴上下来,窈窕往楼上而去,心里头其实是说不出什么滋味的。当初她和董其昌、陈继儒结伴往桃花坞去,那时候就非常惋惜,你说你郑国蕃为什么不能再大几岁呢?如今郑国蕃成了国舅,这个惋惜却是愈发的在心中纠结,套一个女儿家的词,便是柔肠百结,众人眼中带着羡慕看着曹大家往楼上去,却不知道这位曹大家内心酸涩得紧,颇有“君生我未生,我生君以老”的遗憾。

  缓步到了二楼,曹鸳鸯把那丝哀怨收了起来,笑盈盈过去,口中还道:“郑乖官,如今好大的做派。”

  如果她一上楼,就盈盈万福来一句贱妾见过国舅老爷,乖官未免要失望的,看她语笑嫣然,却是顿时一喜,起身就相迎,“还是曹姐姐爽利不俗,这边来坐。”

  这时候如果闻人氏在身边,肯定要暗中骂“傻小子,还真以为人家不俗,无情戏子无意,人家只是跟你演戏,职业道德罢了”,正所谓同行是冤家,闻人氏虽然没做过名满江南的行首,行业规矩总是知道的,她不在,却是一大遗憾,不能瞧见苏州曹大家和前上厅行首如今三品诰命的暗战。

  曹鸳鸯春风拂面,眉目轻轻流转,四顾了一下,这才在乖官身边坐了,周围的锦衣卫顿时浑身骨头也轻了三两,都觉得这位曹大家会做人,虽然是国舅爷的老相识,却也对我们含笑不语。这就是男人的自作多情了,曹鸳鸯的做派只是职业习惯罢了,谁又耐烦知道国舅爷身边的锦衣校尉力士姓甚名谁。

  乖官让贝荷瑞做了一杯酪山来给曹鸳鸯,曹鸳鸯接过,尝了一口,先微笑赞了贝荷瑞手艺不凡,然后把酪山放下,似笑非笑,略带些微嗔看着乖官,“郑乖官,国舅爷,如今谱儿越来越大了啊!还记得去年你说要来苏州给我捧场,这半年多来,我望眼欲穿啊!却也瞧不见人影儿。”

  孙应龙原本就站在露台外头,这时候瞧见人家曹大家说的那是和国舅爷的si事儿,很自觉就往后头退了几步,而乖官嘿嘿干笑了两声,却也没把这话当真,你要真以为人家名满江南的名妓对你望眼欲穿,那你就真傻了。世人皆唾骂李甲,赞沉宝箱的杜十娘,却不想想,人家李甲那也是拿真金白银出来睡姑娘的,不是空手套白狼,不过大明对名妓却也宽容得紧,世道如此,这才有怒沉百宝箱的故事,也才有曹鸳鸯这般的做派。

  这时候曹鸳鸯看他笑而不语,心里头真真如小虫子爬一般,痒痒得紧,有凯子却不能宰,不对,有金龟婿却不能钓,换谁都不甘心的,她妙目一转,就笑说道:“方才那首虽好,比之我初见你时候做的不负如来不负卿,未免略逊一二,不行,你还得再做一首,要跟那一首差不离儿的。”说着,就娇痴起来,颇有你不做我就不罢休的架势。

  名妓撒娇,你或许明知道是假的,可基本上只要是个男人都会无怨无悔一头跳进去,若有人说我就不跳,那你基本上可以肯定他是从未见过这般世面的,其中道理,说白了不过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张纸,如此而已。

  所以,乖官也没法咀嚼,不由面显难色,心里头就苦笑,跟那首差不离儿?说的倒简单,那首或许在韵律上头略差些,可意境绝对是顶儿尖儿的,哪里是说有就有的,即便是抄袭,我也不是度娘啊!

  他故意斜斜靠在栏杆上,一只手臂甚至还撑在栏杆上装着冥思苦想的架势,曹鸳鸯也知道这是在为难人,可名妓的工作不就是故意为难才子么,当下拢起双手,把手肘就撑在桌子上,修长如欲的双手十指交叉就贴在脸颊上,还做出一脸痴呆文妇的表情。

  乖官真是赶鸭子上架,东张西望,搜肠刮肚,将将瞧见楼下的井栏,脑海中顿时灵光一闪,脸上就露出微笑来。

  “哈!定是有了。”曹鸳鸯顿时趴了过去,这个姿势等于把胸前两坨搁在桌子上头,夏天又热,她身上穿的是敞胸的撒花蜀锦裙,纤薄得能看见里头衾衣裹着的双峰,两颗葡萄的形状清晰可见,中间一道沟更是白得腻人,乖官忍不住就瞪眼,曹鸳鸯顺着他眼神,这才感觉到自己姿势的不妥,脸上当即飞起两朵红云来,赶紧把背子往胸前掩了掩。

  两人都有些尴尬,乖官干咳了一声,就说:“还请曹姐姐评鉴,诗曰:

  银床淅沥青梧老,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