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144章 可乐等于邪恶(1/2)

加入书签

  等訚千代煮好了消渴茶,进了帐篷把乖官半扶起来,喂了他喝了整整一碗,这才替他擦拭了嘴角,小心地又放倒下来,再替他盖上厚厚的毛毯。

  “尊敬的公主,需要我们给主人侍寝么”包伊曼和贝荷瑞着结结巴巴的扶桑话对走出帐篷的訚千代说,“这个季节的夜太凉了……”訚千代点了点头,让两人进帐篷服侍,看两个身材高挑的面带喜色钻进帐篷,梨奈忍不住就低声对訚千代说道:“公主,您怎么能随便就让这两个人进帐篷服侍,看她们两个的身高,简直跟巨人一般,主公年纪还小,哪里能满足她们。”

  她这话纯是出于臣子对乖官这个主公的担心,原本没有亵味道,只是说到后面,她也觉得这话似乎说出来不太好听,忍不住脸上就红了起来。

  訚千代倒是不疑有他,这个时代人和人之间区别很大,身份高的人看身份低的人根本不是同类,像是这两个,訚千代不觉的自己的夫君会降低口味,更何况,她觉得夫君大人还小,这些日子来都是和自己以礼相持,即便是有时候亲一下自己,怕还是小孩子玩耍的心性居多,因此,她是根本没往那个方面去想。

  可实际上,乖官不是不想,何况他也有过了第一次梦遗现象,也完全有了那个能力,不过,他如今身高个头看起来像是孩子,万一做的太早,身高不长了,要是被人起个绰号叫极乐童子,那可就真是悲剧了,所以,这件事情还是先克制一下为好。

  这种因为类似的担心而克制**的事情并不罕见,尤其是这东西就好像吃肉,天天吃的人无肉不欢一天不吃也不行,长时间不吃的却也不怎么往那个上头去想,倒并非如一般人所想的那般,似乎男人看见女人就应该走不动路,如果不搞一搞似乎就成了太监。

  英雄豪杰大多好色,这是肯定的,但是不能因此就反过来推断,好色的一定是英雄豪杰,何况好色也有一个度的问题,一看见女人就想搞那不叫好色叫变态。

  这才是乖官明明身边莺莺燕燕却持之以礼的缘故,何况身边莺莺燕燕也不代表就会化身色狼,后世初高中的男生们身边都是女同学,也没见几个男生化身色狼整天想着和女同学的。

  “梨奈,夫君大人过了年不过十四岁,有些事情他不一定懂,你不需要想的太复杂了。”訚千代这是给波多野梨奈留面子的说法,其实意思就是,你多想了,我家夫君不是那种人。梨奈被訚千代如此一说,满脸顿时涨红,只好低下头来,可心里头却是有些委屈的,主公明明什么都懂,他每次靠在我怀里头的时候,都会用最舒服的姿势把脑袋靠在我胸前……

  而两个进了帐篷以后,就睡在乖官的脚下给他捂脚。这时候的侍寝并没有后世想象的那般脱得光溜溜的陪主子睡和主子搞,其实侍寝的就相当于后世的电热毯,大冬天的,被子展开后太凉了,那么侍寝的脱了衣服进去先把被子给暖和了,这才让主人睡进去。

  而历史上很多类似的典故譬如肉屏风之类,据说是严嵩严阁老的儿子严世蕃搞出来的,大冬天的让女人脱光了一溜边站在身后,美其名曰肉屏风,这种女人的身份官方说法叫做侍姬,她们脱光了站在严世蕃的身后,可这不代表她们和严世蕃发生过性行为。

  同样类似的例子还有历朝历代的皇帝,后世总认为当皇帝的都是荒不堪,后宫庞大的宫女皇帝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其实这种想法很不靠谱儿,好像女人伺候男人除了陪睡觉就没有别的功能一般。

  像是乖官这样醉酒了,在身边伺候,主要是防止主人踢被子,还有夜里口渴喝水,还有起夜撒,讲究一个不下床,把这些问题全部解决掉,这里头的花头,就不是那种看到女人就以为只有睡觉一种功能的看官所能想象的了。

  实际上,在这个早晨鸡叫人晚上人叫鸡,除此之外没多少娱乐活动的时代,主仆之间有一套庞大且详细无比的体系,并不是你是主人的贴身就有资格陪主人睡觉的,这种现象尤其以东方为最,因为此刻的西方还处于愚昧时代,欧洲土鳖们认为女人的用处就是打桩和生孩子,而东方的文人士大夫们却总结出了一套后世需要无数专家考据的庞大春宫体系。

  这时候就不得不说一下那位西班牙超级佣兵瑞恩斯坦了,这个说着一口流利的大明南直隶官话的白人是一个东方文化的崇拜者,当然了,他所认知的东方文化还只是扶桑为主流,至于大明官话,那是他以前在东方淘金的时候和大明的商人学的,他在东方发财以后,对于此刻欧洲诸国王室国王们坐在马桶上一边吃一边拉的习俗极为鄙夷,就觉得整个欧罗巴真是一个蒙昧的大陆,因此,他娶的那位贵族小姐跟人跑掉以后,他几乎一丝犹豫都没有,就再次纠集了三艘西班牙大风帆船,带着数百水手和佣兵往东方而去,船上拉的是上千精挑细选的黑人奴隶,实际上,他贩运黑奴走精品路线并没有错,错的只是他的那些同行们,居然把黑人的价钱在扶桑卖得跌了价钱。

  就他所知道的东方历史,据说以前有一个叫做新罗婢的种族,专门出产温顺美丽的女人,她们一出生就学着伺候男人,据说好几个王朝的加冕皇帝都极为喜爱新罗婢,还有一个种族叫做昆仑奴的,都是一些武力强大且忠心耿耿的战士,这才是贩卖奴隶的精髓所在啊

  总之,瑞恩斯坦有些恨不能生与斯时,总比同时代的欧罗巴大陆同行们恶性竞争好,那才是奴隶贩卖的黄金时代。

  对于东方的了解停留于想象和道听途说的瑞恩斯坦给黑人挑选的是当时整个欧洲最好的老师,据说是古希腊城邦时期爱与美女神的祭司隐秘流传下来的一支,讲究的就是如何让男人愉快。

  当时的欧洲尤其是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专门爱搞宗教大清洗,宗教裁判所这个词就是在他手上发扬光大的,而且他还兼葡萄牙国王,西班牙人认为他们的国王是地球之王,虽然有些夸张,但也有些道理的,这时候葡萄牙和西班牙的确是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这两个国家共同拥有一个国王,可想而知,宗教迫害是多么的严重,而菲利普二世的老婆更是大名鼎鼎的英国女王血腥玛丽,以残酷的宗教大清洗留名于世的女人。

  在这种氛围下,古希腊城邦爱与美女神的祭司没被当做女巫活活烧死在火刑柱上,已经是女神格外垂青照顾了,被瑞恩斯坦这位挂着马耳他骑士团骑士名头的家伙一邀请,顿时喜出望外,就跟着这个伪骑士跑到东方,因此,这些黑人是按照女神祭司的标准训练出来的,当然了,瑞恩斯坦提出了很多参考意见。

  所以,包伊曼和贝荷瑞绝不是一无是处的,据说希腊城邦时代的神女们在让男人愉悦的时候都喜欢拿着皮鞭,可是,因为在调教的过程中被瑞恩斯坦这个二杆子东方文化爱好者提过很多意见,导致这两位拥有希腊神女们对于性的直率和东方女性对于男人的谦卑。

  訚千代没有多想,她到底身份摆在那儿,说起来,她是立花玄贺送给乖官做侧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