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137章 失手打翻火烛(1/2)

加入书签

  闻人氏被小窦子公公拿眼睛那么一扫,浑身顿时出了一身的白毛汗,手腕一撑,又往后头蹭着退了两个身位距离,“你……你想干什么?”她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对方是准备灭口,要是正常情况下,她脑子还能转上那么一转,凡事总能有个转机,可是,乍闻郑乖官的姐姐做了德妃,说实话,她已经心若死灰了,只是,正常人的求生让她脱口而出,“我是五品诰命,我有朝廷册封……”

  这话,其实她自己都不相信,别说她那死鬼老公段大官人不过一个闲职,又是武官,即便是官五品,现场有浙江提督太监,有浙江布政司,有浙江巡抚,想杀人灭口,那还不是一个眼神的问题,杀也就杀了。

  所以,说了一句五品诰命,闻人氏眼神亮了一亮,随即,看了一眼不远处地上躺着的侯小白,侯小白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因为喉结被捏碎,脖颈诡异地侧着,眼珠子定定地瞧着闻人氏这个位置,虽然这人是个草包,但是,这个把月来他追求闻人氏的确是守礼的,总之,闻人氏虽然看不上他,却也不至于讨厌,可是,在海外转了一圈,明明已经快到宁波了,明明已经见到他自己的靠山姐夫了,却依然丢了一条命,或许,他最大的幸福就是没做糊涂鬼,好歹知道自己得罪的是国舅爷。

  想到此处,闻人氏最起码的求生顿时就熄灭了,眼神的神采顿时就完全黯淡了下来,浙江布政司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小舅子就死在当场,哪里还有她的活路,别说她一个五品诰命,恐怕,这李布政司使大人一会去先就要亲手掐死自己最疼爱的那个侯小红。

  她刚到宁波也是和侯小红姐妹相称的,那个女人虽然有些专宠霸道,却也不至于叫人讨厌,她都会被自己的枕边人灭口,自己有什么资格不死?

  平日总是自信,我虽为女子,才学机变也不输天下任何读书人,可此景此情,除非像是方才那三当家一般,看出一丝儿不对劲就跳海逃生,即使是那样,这茫茫大海,海水冰冷刺骨,能不能活都还是两说……

  她想到这儿,咬了咬贝齿,挣扎着站了起来,还整理了一下鬓角的乱,正所谓,若要俏小寡妇一身孝,她满身白绫,只在袖口等边缝处点缀着梅花,真真雪白一般,这时候存了死志,眼神反倒是愈投出丰采,直如雪地傲放的寒梅,一股幽香沁人心脾。

  本来就是绝美的人儿,又有了这股子丰采,顿时,给在场几个官老爷的感觉好不可惜。

  尤其是李少南,他当初一见闻人氏可就是动了心的,这时候看闻人氏窈窈而立,心底深处当真惋惜,可惜,再美的人儿,也不抵他底下的位置,干脆就转过脸去。

  闻人氏此刻傲然而立,却是连话都懒得说了,死就死罢谁人能不死,总不要在这几个龌龊的官儿跟前丢了颜面。

  这时候她连对郑乖官的怨恨都有些抛到脑后了,乖官再讨厌,总有几分才情、几分质朴,哪里有这几个官儿面目可憎,为了底下的位置,当真是丑态百出,只看那李少南,平日俨然名臣大儒,可眼前的模样,却是恨不得去呵那没的死太监。

  她心情的变化,自然就从眼神透露出来,看李少南那清臞且有五柳长须的好卖相,顿时就觉得像是一坨狗屎,忍不住哼了一声,修长的脖颈微微一侧,尖尖的下巴就翘了起来,直如水面上的天鹅扇翅要引吭高歌。

  蔡太蔡巡抚看了这美人儿的举止做派,忍不住就要抚掌,果然是个绝世佳人啊可惜,真可惜,日后怕不就是那小国舅房的收藏了,却是没机会再见了。

  小窦子公公上下瞧了她好久,这时候也忍不住暗赞,这样的女人收在房为奴为婢,想必国舅也会心情舒畅罢

  要知道,这儿只有小窦子完全清楚这位闻人氏的出身,锦衣卫一番探查,秘本就在他怀,所以小窦子公公瞧闻人氏,简直就跟刚生出来的婴儿一般。

  他往前走了几步,到了闻人氏跟前,闻人氏身姿高挑,此刻也不怵他,就那么低头和他对视。

  笑了笑,小窦子从怀摸出一份东西来,在手上掂了掂,送了过去,“师师姑娘,先仔细瞧瞧这个,瞧完了,咱们再说话。”

  闻人氏眼神疑惑,却也不惧,伸手接过,随手展开看去,几行字看了下来,原本高傲的姿态顿时就打回原形了,小窦子见了,忍不住一笑,单思南纳闷,就走到小窦子跟前,低声问他,给这个女人看的是什么啊这女人,最讨厌不过了,就想着陷害少爷,一刀杀了多好。

  小窦子闻言一笑,伸手拍了拍他,道:“等你再长大些,就知道,杀人并不是最好的手段。”

  大头听了这话,就很是不服气,梗着脖子道:“俺爹说,世上最好的人是死人,因为死人不会动脑筋害人。”

  这个言论极其之强大,连一直没吭声就看着小窦子要如何处理这个女人的李春村公公都忍不住捂着嘴低笑,宛如吃到蚯蚓的鸭子一般,嘎嘎嘎。

  小窦子也有些啼笑皆非,单管家他自然也认识,不过却接触不多,单老爷那是尸山血海里头滚出来的,只说他的卖相,眼神锐利,下颌虬须根根入肉,双臂修长个子极高,总之,是那种一看,读过书的就觉得这位应该是唐传奇里头的侠客,没读过书的或者小孩子之类就觉得是《演说一百零八星煞下凡》故事里头专门吃人肉包子的山大王。

  “按照你的说法,是不是世上就是两种人,死人和活人?”小窦子忍不住说了一句,大头双手抱在胸前,一副你说对了的模样,甚至还补充了一句,“小豆子,还有两种人,自己人和敌人。”

  他的话算是童言无忌,可船舱内听到这句话的,包括嘎嘎低笑着的李春村公公,闻言都忍不住叹了口气,唉若是世上人的分别真就这么简单,咱家倒是要乐坏了。

  单赤霞是武将,单思南是小孩,可船舱内大多数人,包括钟离在内,都可以说是政客,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