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114章 姐控(1/2)

加入书签

  这个笑话一说,訚千代顿时破颜而笑,衣袖一阵儿颤抖,终于遮不住,露出下半截雪白的脸庞来,乖官定睛一看,终于明白了,她为什么时时刻刻用扇子、用袖子要遮掩着下巴。

  看来雷神立花的帽子还真有些绿油油的啊乖官忍不住就八卦了一下,为何?因为訚千代长着类似后世米国明星迈克尔道格拉斯的凹槽下巴,如果不熟悉这位明星,我们大可参照另外一个拥有类似下巴的大美人,林青霞。

  拥有一个比较典型的欧式下巴,又是大名鼎鼎的切支丹大名家中双璧之一的女儿,可想而知,立花訚千代对于自己雪白的肌肤以及下巴上的凹槽是多么的敏感。

  设身处境,家里面的老爹号称雷神,实际上就是被雷劈过大难不死留下下半身瘫痪后遗症,老爹的顶头上司又是此刻闻名整个扶桑的天主教徒,大友家地盘上的南蛮人随处可见,天主教堂四处矗立,居城立花山城旁边的博多町又是此刻扶桑三大南蛮交易地之一,在这种情况下,家中的公主肌肤雪白,还长着一个明显的南蛮人的下巴……

  乖官忍不住就有些同情她,往她跟前又走了几步步,已经走到一个很不安全的范围。人虽然是群居动物,但下意识的会对太靠近自己的人抱有不安全感,如果你进入别人一伸手就能够触摸你的范围,这个范围就是不安全范围。

  訚千代顿时有些受惊,可乖官却大大咧咧一坐了下来,然后伸手拽住她的衣袖阻止她抬手遮面,“明天我就十四岁了,你呢”

  “十五。”訚千代下意识回答。

  乖官就咧嘴一笑,见牙不见眼,“那我叫你姐姐罢”(请姐控们看我的口型,跟我一起念,乃-桑。)

  看他笑得如此无邪,被称之为拥有一颗武勇之心的訚千代公主的眼神顿时柔和了下来,一时间讷讷,竟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人和人的关系是很奇怪的,就像她和立花宗茂,两人可算青梅竹马,可关系之差,简直无以复加,而她和乖官见面,算上这一次,也不过第二次。

  可是,见着他如此笑容,訚千代觉得心中似乎什么东西被拨动,砰然心跳,对这个明显靠自己太近,很有些失礼的少年,她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

  作为像是訚千代的叔叔一样存在的、名义上的哥哥立花玄贺,当然不可能直接对訚千代说,你赶紧逆推那个郑茂才,最好赶快怀孕,这样我们立花家就有救了。他只不过希望訚千代能够盛装打扮起来,这样的话,在除夕之夜和郑茂才正式见面就不会失礼。

  当然了,作为武家之女,六岁登上家督之位,亲眼目睹了立花宗茂在决斗中被一刀刺中,她隐隐也能猜到立花玄贺和小野镇幸这两位家中重臣的打算,这就是战国武家之女的命运,她根本没能力去反抗,就好像她是如此的厌恶熊宗茂,从小就厌恶,可父亲下令,她却不得不嫁给熊宗茂一般。

  但是,不管怎么说,眼前的少年看起来比熊宗茂顺眼一万倍,俊美,彬彬有礼,伊能小三郎还说他是明国的名士,就好像是东坡居士那样的大词人。

  这还有什么好挑剔的呢何况此刻明朝是上国,是强势文化,名门、公卿、僧人们以书写汉字为傲,是上等人的表现,就好像后世说话要夹杂英文字母一般……

  如果把所有的脉脉温情撕掉,其实,这就是强势文化在**弱势文化,当然,不管在五百年前还是五百年后,被强势文化**的,无一不表现得欣喜。

  乖官所代表的,就是一个强势的大明朝,别说一个十几万石的小大名家的公主,即便那些公卿们的女儿,以后也会哭着喊着扑过来的,甚至,扶桑历史上有八个女天皇,当身为大明朝代表的乖官以后站在女天皇面前,会是怎么一个局面呢?

  作为后世的宅男,乖官一直也有类似“咱们祖上也阔过”的思想,如今身在大明朝,亲眼目睹了大明朝如何之强盛,更何况,他如今以一个所谓名士的身份,在背后拨弄闽浙沿海以及琉球、扶桑九州的整个大局势,隐隐然众人就以他为尊,本来他还有些懵懂,可闻人氏一逃,一张庞大的蜘蛛网就显露出来了,以他为中心,宁波八卫,琉球海盗,九州大名,这些无一不需要他来做中间的那个人。

  这就好像《水浒》里面的黑三郎宋江居然最后坐上水泊梁山的头把交椅,看似不合理,可实际上的确有道理的,如今乖官年仅十四岁,众人居然肯奉他为首,看似也不合理,可除了他,别人还真坐不来这个位置。

  首先他是名士,年轻得享大名,这个几乎就让所有人心服口服,从隋唐科举制度到如今,中国以及被中国文化辐射的扶桑、高丽、安南、琉球……等等这些小国,都认同年纪轻轻就成就大名肯定是非同小可的。

  接着,他会武,还是浙江兵剑法第一单赤霞的弟子,宁波八卫里头即便最桀骜的刺头,也不能不服气,人的名儿,树的影儿,作为当年戚爷爷帐下第一剑法高手,被任命用扶桑阴流剑法改编《辛酉刀法》,这一路辛酉刀法在闽浙军卫中多有传授,从这一点上来说,单赤霞相当于闽浙军卫系统的祖师爷爷。

  然后,他懂扶桑语,那些扶桑武士潜意识就会认为这位郑茂才是他们天然的领袖,可惜,这些扶桑武士不懂,越是对一个文明的文化了解,越会生出野心,而郑乖官,如今也是抱着拿银子去扶桑收买剑豪的心思的,别的不说,就看伊能小三郎的狗腿行径,等把小三郎这个招牌立起来,那些原本不过指望着得个六七百石俸禄的剑豪们一看,一个吉冈京巴流的剑豪,也就只配在落魄的足利家领受两百石俸禄,就因为第一个投奔明国茂才老爷,居然做了十万石的大名,还不得趋之若鹜纷纷从各地赶来景从么

  这就好像大明朝开国时候张煌言的《上行在陈南北机宜疏》中所说:将见忠臣义士,必且景从亦。

  至于海盗们,服气的倒是不太多,毕竟刚刚因为乖官的插手,他们六十万白银的买卖飞了,但和宁波八卫以及扶桑武士的实力一比较,海寇如今什么也不算,而且李玉甫如今也一心抱宁波八卫的大腿,自然不肯跟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