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春 第105章 玉蛟龙(1/2)

加入书签

  都说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这话一丝儿也不假,外面杀得血流成河,三当家的老婆都被砍了脑袋,可海寇们的三位当家的在干嘛呢?在吵架。

  话说三当家路娄维进了城寨以后,那些海贼们又收起吊桥,这座城寨虽然简陋了些,可如果放在扶桑,也是合格的城池了,四周挖的壕沟虽然没水不能称之为护城河,可吊桥却还是有的,凭借这一座城寨,硬抗数千人攻击绝无问题,这才是那些扶桑武士们被放进岛内的缘故,那些扶桑武士即便想翻脸黑吃黑,那也是不可能的,三千人凭借城寨死守,来一万人说不准也攻不下,何况扶桑人只有千把人,里头穿戴盔甲的武士不过两百多,还有两百穿着简陋胴丸的女武者,这根本不被海贼们看在眼里面。

  海贼们身为坐地虎,经营此岛数十年了,自然就有些懈怠马虎,呼呼啦啦出去数百人,整个城寨里面大多就剩下老弱妇孺,只有不到三百的正经海寇,就这不到三百人,也还分成三派,一派跟老船主,一派跟二当家,一派跟三当家。

  而三位当家呢此刻大当家沉着脸,二当家何康安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身高六尺,身上还套着一件西洋胸甲,不算长的头发用布条绑在脑后,面孔黝黑,长相倒是不弱,额头上有一处刀疤,一看就是个好勇斗狠之人,他坚决反对招安,从自己父亲老2当家如何跟随大当家闯海开始,一直说到最近,那五百门佛郎机还是他何康安身先士卒抢回来的,话里话外,意思就是,想招安,我不同意。

  三当家进去以后,先劝老2冷静,然后又说大当家也是有苦衷的,是想带着大家过好日子,接着话锋一转,就说到扶桑岛的形势,认为以他们的势力,到扶桑去混个海贼大将不成问题,日后招兵买马,说不准就能做一城一国之主。

  老2一听这话,忍不住就讽刺他,三哥,这儿我最年轻,我吃的饭没老船主吃的盐多,我走的路没你三哥过的桥多,可三哥你这个去扶桑岛做海贼大将的念头,依我看,太不靠谱儿,扶桑那地方,穷得跟什么似的,别的不说,就三哥你顿顿无肉不欢,到扶桑都活不下去,扶桑人可没啥好吃的,上次我卖了十几门炮给对马岛的宗家,他家的家主叫什么宗义**的,高兴的跟什么似的,请我吃了顿饭,泥马,不是腌萝卜就是酱菜汤,唯一的荤菜是鱼,还是连内脏都一起煮的,看着就恶心人,还泥马大名……我呸。

  这位二当家不屑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表示对扶桑人的鄙夷,三当家老脸微红,这个他不是不知道,可他的确宠爱妻子,当宝一般,真是含在嘴巴里头怕化了,捧在手掌里头又怕凉着。所以,忍不住就说,条件虽然差点儿,可有名声啊好歹算正经武士……

  那还不如听大当家的,去明国做官呢好歹也算认祖归宗,跑去番邦小国算个什么名堂。何康安忍不住反驳。

  三当家就说了,二弟,这不一样,在明国,你当官了敢保证你儿子也能当官么?可在扶桑,你的位置可以世世代代传下去,要是混个一城一国之主,儿子传给孙子,孙子传给重孙子,重孙子传给灰孙子……

  总之,三位当家各执一词,争论不休,根本没想到外面会发生那么大的事情,而外头箭楼上的海贼先是没太留意外面的状况,后来那位侯公子和很神秘的小娘子也被簇拥着出去,然后,放哨巡逻的海贼就发现外头有些热闹了,可是,这热闹越看越不对劲,等扶桑人砍杀起来,在箭楼上的数个海贼这才惊慌起来,尤其是芳公主被砍了脑袋,那可是三当家的夫人啊

  这些放哨的呆滞了好久,才互相看看,有个机灵的翻身就爬下箭楼,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主城里面,把这噩耗通禀给几位当家,就这么紧急的境况,他还被大当家叱了一句没规矩。

  老祖宗们说法久弊生,当真是微言大义。海盗们讲规矩,这听起来似乎有些像是笑话,可李玉甫就是这么管理海寇的,还依此闯下玉蛟龙的名号,可二三十年下来,他在大当家的位置上坐的太久了,体制也僵硬了,就这么严重的状况,还要讲规矩,真是笑死个人。

  那放哨的海寇吃大当家的一叱,结结巴巴,好不容易把外面的情况给说了一个大概,这下,三位当家的坐不住了,尤其是三当家,一听自己老婆被人砍了,一把就扯住那海寇,往上一举,把他双脚举离了地面,“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芳芳她……她怎么了?”

  “三……三……三娘子她被扶桑人杀……杀了,小的亲眼看见那扶桑人砍飞了三娘子的脑袋……”那海寇脸色惨白,额头上冷汗一滴滴滚下来,磕磕巴巴说了,路娄维这才确定自己没听错,顿时发出一声嘶吼,宛如母兽丧子,当真是目呲俱裂,眼角甚至渗出血来,“芳芳……”

  他嘶喊着,一把就将那海寇扔飞了出去,伸手握了刀,就要往外面冲,这时候,老2何康安一个虎扑,一下就抱住了他,大喊道:“三哥,冷静,冷静啊三嫂子已经去了,你这么冲出去,那是送死啊”

  “老2,你放开俺,放开俺……”路娄维怒发欲狂,宛如发怒的棕熊一般挣扎着,他本身就高大健壮如熊,加上听闻妻子被杀,暴怒之下,身体更是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何康安在三千号海寇里头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可这时候却是被他甩来甩去像是顽皮的孩子手上的布偶一般。

  他正奋力挣扎,突然脑袋一痛,宛如万斤铜钟在耳朵边撞击了一下,嗡嗡作响,缓缓转身看去,却是大当家李玉甫,手上拿着一把连鞘的腰刀……他眼睛一翻,抱着他的何康安一松手,他就咕咚一下歪倒在地。

  何康安使劲儿揉了揉手,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一匹狂怒的奔马给撞过一般,浑身胀痛不已。

  而拿连鞘腰刀把路娄维敲晕了的李玉甫这时候把腰刀佩戴在腰间,看着地上的路娄维,忍不住苦笑,低声道:“这事儿,还得怪我啊心太贪了,我也老了,再没有什么杀伐决断之气……”

  “大当家,这时候说这些丧气话作甚,咱们组织人手,冲出去先把那些扶桑人给绑了。”何康安转身在墙上拿了自己的转轮簧火枪,说着就要往外头走。

  李玉甫一把拽住了他,“老2……”

  把何康安拽到跟前,他看着何康安,本来有些坚决的眼神又软了下来,“康安,我跟你爹情如兄弟一般,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年轻气盛,想做大,这些都没错,可,今晚的局势,别说老三一个人发疯一般冲出去必死,就算咱们组织了人手出去,你觉得,有几成胜算?”

  何康安先是被他那宛如父亲看自己的孩子的眼光给弄软了下来,接着又吃他一问,他也不是没脑子,冷静一想,三哥带着人出去领颜家的人上岛,大约就有数百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