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0(1/2)

加入书签

  身上定然好看——皇嫂便不要推辞了,免得误了楚丫头的好姻缘。”

  显王夫妇这才拉着秦楚,满脸喜气地谢了恩。

  秦楚的得意劲儿怎么也压不如,隔着两个席位向安静和挑衅。

  安静和握着酒杯露出淡淡的笑,视线跃过重重席面,找到简羽的位置。

  对方刚好也在看着他。

  静和郡主顷刻间笑靥如花——她已经得到了最想要的,旁的,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南诏使臣的脸色十分难看。

  漠北王也拉下嘴角,愤愤不平地看向秦渊。

  平王殿下举起酒盏,朝对方举了举杯,一饮而尽。

  漠北王却是傲娇地撇开头,看在别人眼中,仿佛是嫌弃。

  帝后二人相视一笑,继续与君臣把酒言欢。

  趁着众人热闹,简浩拉了拉秦渊的衣袖,小声问道:“怎么回事?”

  平王殿下挑挑眉,“浩浩看出来了?”

  简小世子瞪眼,“我又不傻!”

  平王殿下扬起嘴角。

  小世子气恼地捏捏他的面皮,“快说!”

  平王殿下捉住他的手,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南诏近年来与我岭南关系密切,帝后二人定然是事先商量好了,要给南诏一个下马威。”

  小世子看向秦西遥的方向,“那七王叔……”

  “七王叔的生母是当今南诏王的胞妹,闲暇之时,七王叔常到南诏游玩,故而关系密切。”

  “哦哦!”简浩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继而撇撇嘴,“那就关系再密切一点,气死他们。”

  平王殿下一脸宠溺,“好。”

  二人举止亲密,旁若无人,看在不同的人眼里,各有思量。

  ***

  宫宴实在没什么吃头。

  帝后离席之所,秦渊便带着小世子撤了。

  今夜坊内不落钥,尽管夜深了,依然有人提着灯笼走动。

  巡防营的兵士们看到平王殿下的车驾,退到路旁行礼。

  秦渊感慨地说道:“每到此时,他们都会更忙些。”

  简浩点点头,“放心,为了以后能好好过年,我不会去巡防营找差事的。”

  平王殿下哭笑不得。

  饶是相处日久,他还是时不时惊叹于小世子奇葩的脑回路。

  简小世子戳戳他的肩膀,不满地说道:“难道一点都不感动吗?”

  平王殿下忍不住笑,忍不住把人抱到怀里,亲了亲撅起的小嘴。

  就在这时,有人敲了敲车窗,一个威严的声音响在耳边,“黑灯瞎火的,干嘛呢?”

  简浩嗖地一声直起身,看到一张陌生的脸。

  那人对着简浩眨眨眼,拉着马缰往旁边一挪,露出简镇西的身影——不出意外,黑着一张脸。

  简小世子不仅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反而眼睛一亮,“爹,你也提前跑出来了?”

  那模样,就像逃学的时候在游戏厅里遇到了同学。

  简镇西的脸顿时更黑了。

  安固北哈哈大笑,“简兄,你为何从来没说过,小侄子这般好玩?怪不得能跟我家臭小子交朋友!”

  简浩脑子一转,“你是镇北侯?”

  “真聪明!”安固北握着马鞭,敲敲他探在窗口的脑袋,“别在车里窝着了,走,安伯伯带你喝酒去!”

  “好呀!”简小世子毫不犹豫地应下,扭头看向秦渊,满脸惊喜,“有酒喝!”

  平王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