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8(1/2)

加入书签

  子,有人有啊,我只要好好地巴结着那个人就成!”

  “堂堂郡主,张口闭口的‘巴结’,也不害臊!”安阳长公主知道她是在开玩笑,呷了口茶,轻声笑道,“虽然说,这本就是事实。”

  安静和“扑哧”一声,乐呵呵地笑出声来。

  扭头看到坐在一旁的安子铭,今日竟是异常安静。

  安静和一个巴掌拍过去,调笑道:“今个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平日里猴儿也似的人,竟学起老僧入定来了?”

  安子铭手臂吃痛,皱着脸揉搓,“你这么凶,如何嫁得出去?”说完便意识到不对,大红的嫁衣正在她身上穿着呢!

  安静和亲昵地捏捏他的脸,“想啥呢,这么入迷?”

  安子铭难得没有呲牙咧嘴地反抗,小声嘟囔道:“阿姐,你说……姓简的那个家伙真是妖怪啊?我还和他打过架呢!”

  安静和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是啊,浩浩怎么就没吃了你?!”

  安子铭顿时露出惊恐的神色。

  安静和气极,大力敲着他的脑门,“我跟你说什么了?没事儿少往显王府那群人身边凑,你不听是吧?”

  “我没有!”安子铭大叫一声,对上安静和的怒容,气势顿时弱了下来,“就是、就是之前碰上了,便说了两句话……”

  安阳长公主放下茶盏,严肃地说道:“铭儿,为娘跟你说过,宫里那位为何能登上皇位?你安王舅为何闭门谢客十余年?你德川姨母又是如何突然薨逝?这些可都跟‘显王府’脱不开干系——咱们家同他们为人处事大不相同,你如今也大了,当知什么样的朋友该交,什么样的交情当断才是。”

  安子铭面容也变得严肃起来,规规矩矩地行礼道:“儿子知道了,必不让母亲与长姐忧心。”

  安阳长公主这才松了口气。

  ***

  换了任何一位正当壮年的帝王,单是九月三十闹得那一场,都不会这么轻描淡写地过去。

  然而,秦盛已经老了,他已经没有心力再去细心筹谋了。

  他自认为皇位来之不易,便想着长长久久地霸占下去,于是开始思量邪门歪道——炼丹、修仙,到处搜寻奇珍异兽做成“养生汤”。

  比如,黑鱼汤。它就像后世的毒、品一样,让人越吃越上、瘾,越上、瘾越戒不掉。

  唯一的区别是,黑鱼汤有解药,毒、品没有。

  *

  平王府。

  秦渊抱着小奶狼坐在书案后面,随时提防着小家伙趁他不注意蹿出去。

  另一边,顾飞白等人或站或坐,围在一个硕大的鱼缸旁。

  缸内放着一条一米来长的大黑鱼,正张着满口的尖牙,朝众人示威。

  “嘿,真是反了天了!”秦老九一锤杵下去,把黑鱼砸了个晕头转向。

  佘老端着一碗墨绿色的药汁,笑呵呵地说道:“这东西来得可不容易,你要是把它打死喽,他们哥儿几个还得在鱼池边猫上三天三夜。”

  “听见没?”顾飞白拿剑鞘敲敲他的脑袋,“它要是死了,你也别活了。”

  秦老九大眼一瞪,粗声粗气地嚷道:“敢情我就跟这鱼一样?”

  “错!”顾飞白咧开嘴,“你还不如一条鱼!”

  “你——”

  “好了。”平王殿下淡淡地开口,“佘老,准备得如何了?”

  佘老面容慈和,不紧不慢地说道:“试试吧,看看能不能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