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7(1/2)

加入书签

  睁大眼,一把将兵符扔了出去。

  飞起的铜符砸到博古架,上好的青瓷细颈瓶应声而碎。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众位太医慌忙跪到地上,口呼“陛下”。

  “假的!是假的!”秦盛浑浊的死鱼眼恨不得从眼眶里瞪出来,“简、镇、西!你居然敢骗朕!”

  大皇子快速扫向地上的铜符,面上难掩惊讶——简镇西……真的有这样的胆子吗?

  *

  与此同时,平西将军府。

  简羽亲眼看到简镇西从暗格中拿出一物,不由地惊叫出声,“爹!这里怎么还有一个?!”

  简镇西瞪了他一眼,“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大惊小怪!”

  “不是,爹……”简羽指着那块弯月形的虎符,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您不是已经给了陛下么?怎么还有一个?”

  简镇西靠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指间捏着一方丝帕,一边擦拭虎符,一边轻描淡写地说道:“那块是假的。”

  “假假、假的?!”简羽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简镇西瞄了他一眼,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想他简镇西聪明一世,怎么就生出来这么个缺心眼的儿子?

  自家老爹的态度,简羽明显已经习惯了,厚着脸皮问道:“不是,爹,您怎么……”

  “你当你爹傻么?出门还把兵符带身上,随时要随时有?”

  说到这里,简镇西不由地想起前两日简浩拿着岭南兵符炫耀的事,哼道:“也就是你那傻弟弟能干出这种事儿来!”

  简羽不乐意了,“您怎么能这么说浩浩?”

  简镇西敲敲桌子,“谁是你爹?”

  简羽立马闭嘴,不吱声了。

  半晌,又实在憋不住,好奇地问:“陛下得了假的兵符,不会怪罪咱家么?”

  “造、反都敢,还怕他怪罪?”简镇西不仅没有半点担忧,反而笑了起来,“原本我还有些疑虑,这下倒是确定了——放心,那位不仅不会怪罪,反而会咽下这个哑巴亏……”

  “啊?”

  简镇西敲敲厚实的兵符,嘴角咧开一个满是算计的笑。

  ——除非秦盛想让天下人都知道,他手里并没有另外的半块平西军兵符,否则,他一定不会降罪于简家,反而会继续重用。

  简镇西哼笑一声,眸中现出几分冷意——简家在西北经营百余年,可不是一块兵符就能左右的,也就秦盛利欲熏心,看不透!

  *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宫里的探子便传信说,承庆殿砍了数十位御医并数名宫人的脑袋,尸体连夜叫人送出宫门,就连家人都没能见到。

  ——这样的行径,明显是为了封锁消息而杀人灭口。

  简镇西哼笑一声,脸上满是讥讽——秦盛做事真是越发不讲究了!

  对于秦盛的命令,无论是皇后,还是大皇子脸上没有半点惊讶。近年来,这种事在承元殿内屡见不鲜,所有人都已经麻木了。

  秦盛做完这一切,眼神慌乱,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来人,传、传王御医,只要王御医!”

  大太监战战兢兢地跑出去,出了宫门才长长地舒了口气。眼睛瞄向那个犹自带着血迹的地方,心下不由感叹——这是造的什么孽哦!

  心里这样想了,脚下的步子却越发急促了——照着那位如今的脾气,慢上一点,恐怕都要小命不保。

  王御医还没到,皇帝便等不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