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1/2)

加入书签

  走了。

  黎书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虽然面上不显,心里却对简浩佩服得五体投地。

  平王殿下诶!那可是平王殿下!

  他来京城的路上,那个连他爹都不怕的家伙在他耳边唠叨了一路,把平王概括成了“能躲多远就躲多远”的人。

  这样的人,简浩却毫不畏惧!

  黎书为能拥有一个这样的朋友而感到无比的自豪。

  简羽向秦渊抱了抱拳,追了出去。

  “浩浩!”他下意识地喊出在府中叫惯了的乳名。

  简浩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干嘛?”

  “呃,”简羽把人叫住,却没想好要说什么,只得讪讪地回道,“我昨日去公主府向母亲请安,未曾见到你。”

  “啊?我在花园里睡觉来着。”简浩随意地回道。

  “嗯。”简羽点了点头,叮嘱道,“你直接回府罢,不要乱跑。”

  简浩毫不犹豫地应了一声,“知道了。”

  然后,便拉着黎书走了。

  简羽一直在台阶上站着,直到看着他们出了月亮门,这才转身回了花厅。

  黎书向身后看了一眼,发现没人跟着,这才开口说道:“你这兄长看上去倒是不坏。”

  “嗯,是没什么坏心眼。”简浩点了点头——用简老夫人的话说就是“和你爹一样,都是只会打仗的莽夫”。

  ***

  手脚麻利的下人已将花厅收拾一新,地上的酒渍全都擦去,菜品也重新上齐。

  简羽深吸一口气,这才踏进内厅。

  原本以为处境会十分艰难,没成想,平王殿下等他坐好,便主动说道:“想来你在西边喝惯了烈酒,今日不妨尝尝这岭南甜酒。”

  秦渊说着,手习惯性地往旁边一伸,没成想却抓了个空。

  他愣了一瞬,方才反应过来,那盛着河清酒的白瓷瓶已经被那只小耗子给顺走了。

  秦渊的手不动声色地拐了个弯,无比自然地拿起那个白银镶宝的高脚壶满满地倒了一杯,面色如常地递到简羽面前。

  简羽连忙起身,双手接过,“谢王爷赐酒!”

  秦渊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简羽正要喝下,猛地看到杯中无比熟悉的淡红色酒液,耿直的校尉一脸蒙。

  林明知拿扇子挡住脸——真是替他尴尬。

  善解人意的林先生闷闷地笑了一会儿,这才站出来说道:“我虽在京城,却也常常听闻简校尉年少有为,屡立奇功,即便同当年的简老将军相比也不惶多让。”

  简羽连忙说道:“先生过奖,下官不及祖父。”

  林明知温和地笑笑,“简校尉还年轻,将来必定大有作为。”

  简羽躬了躬身,这才把那杯原产西域、他在军中常常用来下饭的葡萄酒一饮而尽。

  在坐各位虽为武将,却无一不是出自世家,无论是秦渊亲自斟酒,还是林明知寥寥数语,都清楚地传达了一个意思——简羽之所以坐在这里,并非像林白宇所说的那样,因为“平王殿下心善”,而是因为他的实力,他的战功。

  或者,还有简府对他的重视和维护。这一点,从简浩的态度便可见一斑。

  如果简浩知道这些人的心思,肯定要笑个半死——什么简家的态度?他只是见不得有人比他更嚣张而已。

  *

  【算是小剧场吧】

  这件事过去许多天之后,简浩的“宿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