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2(1/2)

加入书签

  同自家儿子这般亲昵?

  简将军摸着下巴, 百思不得其解。

  *

  城南别庄的爆炸惊动了举朝上下, 尤其在京兆尹于废墟之下发现火药库之后,皇帝震怒, 直接给别庄主人扣上了一顶“谋逆”的帽子。

  接下来的事, 不用旁人做什么, 皇帝便亲自下令, 命刑部展开调查,至于引起这一切的平王府和简家, 自然是当作什么都不了解的样子,深藏功与名。

  景元宫。

  大皇子跪在冰冷的青砖之上,深深地埋着头。

  皇后坐于上位, 脸色十分难看。

  秦安的野心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她,然而, 她一直觉得对方是个聪明人,无论私下里做出怎样的动作,至少会有分寸,不像秦明那个蠢货。

  然而这次,她发现自己错了。

  秦安不鸣则已,甫一折腾,便捅出了“谋逆”的大篓子。

  如果不是担心会牵连到自己,这件事皇后真不想管。

  她向来是个聪明人,她自己没有儿子,无论哪个儿子登上皇位,她都是正拉八经的太后娘娘,她实在没有必要参与夺位之争。

  从前在王府中时,她之所以愿意过继秦安,无非是看中了他不争不抢的性子,与其说是找个将来的靠山,不如说是养个解闷的宠物,没成想,这个宠物皮毛下面竟藏着毒牙。

  这一刻,皇后是真的后悔了。

  秦安跪在地上,冷汗早已湿透了衣襟。

  但凡有一点法子,他都不会来求皇后。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女人,如若让他知道自己有夺位的想法,不仅不会成为助力,反而会遭到阻挠。

  然而这次,生死攸关,秦安已然走到了悬崖边上,就看对方能不能甩出那根藤蔓,渡他一把。

  皇后冷冷地看了他半晌,终于开口道:“本宫记得,你出宫建府的那一年,原本看中了城南一座别庄,后来却被辰妃母子抢去了,可是出事的那一个?”

  秦安把头深深地埋下去,长长地出了口气。

  栽脏嫁祸,这样的法子他不是想不到,然而,没有皇后的首肯和帮助,他做不好,也不敢做。

  他操着颤抖的声音,深深地拜了下去,“儿臣……叩谢母后!”

  “下去吧!想来你父皇午后便会见你。”

  秦安闻言,浑身一颤——皇后这是在提醒他,时间不多了。

  “儿臣告辞。”秦安垂着手,恭敬而又匆忙地离开了。

  皇后看着他颓丧的背影,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心养大了,便拉不回来了,若不能彻底抽身,便早些撇清关系罢!

  到底不是亲生母子,如此轻易便离了心。

  秦安心里是明白这一点的,然而,此时与维系同皇后的关系比起来,更重要的是保住一家老小的性命。

  他攥紧拳头,露出一个与往日的清俊形象十分不符的冷酷表情——秦明啊秦明,既然你主动撞到刀刃上,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平日里太过嚣张!

  ***

  “混账东西!”

  承庆殿,皇帝秦盛大骂一声,将刑部的奏折狠狠地摔在书案上。

  似乎还觉得不够,只见他长臂一伸,案上的茶水笔墨悉数滚落在地,小山般的折子也被甩得七零八落。

  满屋子的太监宫女连同刑部尚书全都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脑袋深深地伏了下去。

  “朕还没死呢,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