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1/2)

加入书签

  转过视线,面色平静地看了那人一眼。

  说话之人不过二十来岁,长着一张瘦长脸,面色青白,乍一看还真不像武将之后。

  他方才那样说,除了想要贬低简羽之外,更是为了向秦渊卖好。他原本就在偷偷观察着秦渊的反应,此时见秦渊看他,连忙昂首挺胸冲着秦渊使劲地笑。

  简羽的脸色却十分难看,此时席上并无同他亲近之人,因此也没有人站出来替他解围。

  简羽只得铁青着脸对着秦渊抱拳一拜,然后便转向说话之人,正要反驳,只听“嘭”地一声巨响,两米多高的屏风轰然倒下。

  露出两个白生生的美少年。

  一桌子耳聪目明的武将,谁都没注意到屏风那边还有俩人。

  确切说,是谁都没想到。即使他们听到了动静,也只当是在隔壁,毕竟整个平王府前堂后寝加起来摆了不下百余桌,谁能想到主桌旁边还有个小桌?

  就连秦渊都没想到。

  简浩手里抓着蛇形软鞭,气哼哼地踩在屏风上就这样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

  他那潇洒的步伐,看得黎书眼角直抽——上好的绡纱屏风,前朝名家的手笔,价值白银万两,就这样生生地让他给踩了两个大洞!

  黎书忍着心疼往前走了两步,想了想又退回去带上那本花名册,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沿着被简浩踩出来的洞跳了过去。

  简浩气势汹汹地走到桌边,拿着鞭把一指,冷声说道:“刚刚谁在那儿放屁?”

  瘦长脸的小将也不认怂,只梗着脖子说道:“你爷爷我,怎么了?”

  简浩眉头一挑,忽地抓起桌上一坛酒,封泥一拍,哗啦啦地给他浇了一头一脸。

  浇完便笑盈盈地拿鞭把拍了拍对方的脸,“嘴太臭,给你洗洗。”

  一席的人都给惊呆了。

  再怎么样,还当着平王的面呢!

  一干勋贵就像雕像似的僵住了。

  唯一有动作的只剩了黎书——他在哗啦哗啦地翻着花名册。

  翻到某一页的时候,手一顿,抬头看了那落汤鸡一眼,又低头看了眼册子,确认之后便举到简浩面前。

  “林……白……宇,安南将军……林飞次子……生母……”简浩念得很慢,听上去倒是很有气势,实际是因为繁体字对他来说有点难。

  “这啥意思?”简浩毫不避讳地问道。

  “意思就是,其母当年由侧室扶正,这才让他得了个嫡子的名号!”黎书朗声说道。

  “哈!”简浩当即便乐了,“傻叉吧!”

  第7章 上元·可爱得多

  【小卷毛可爱得多】

  林白宇之所以针对简羽,不过是为了显摆自己。他越显摆,越能体现出内心深处的自卑。

  被泼了一脸酒的时候他尚且能忍,然而,当简浩和黎书一唱一和地揭穿他的身世之时,他却彻底翻了脸。

  林白宇怒极之下一把抓起桌上的酒坛,冲着简浩就要当头浇下。

  简浩眼疾手快地把黎书一推,黎书向后踉跄两步,被一个身材高壮的年轻武将扶住。

  他自己则像个小耗子似的嗖地一下蹿到了秦渊身后。

  林白宇怒气冲冲地转身,一双细长的眼睛阴测测地瞪着简浩。

  “有种你出来!”林白宇冷声说道。

  “有种你泼啊!”简浩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所以说,他之所以躲在秦渊身后,绝不是看中了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