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美人宝典作者:风鱼岛主

  序武林史诗

  那段传奇

  并不遥远

  就在十年前

  刀光剑影

  犹在眼前

  少林武当峨眉

  三大武林门派

  联合心照神教

  战于西域乌水虎丘

  天昏地暗

  日月无光

  此役

  史称武林圣战

  仁者无敌

  魔教溃败

  胜者始终为正义

  教主楚霸王

  献上三册武林秘笈

  但求能饶死

  逆天大罪

  安能轻饶

  魔教教主

  仰天狂笑

  散功自尽

  此事终了

  十年前,在西域乌水虎丘,少林武当峨眉三大武林门派,联手击败了强悍的心照神教。那场激战在武林史上,是史无前例的激烈。

  最后,心照神教的教主楚霸王,献上三册武林秘笈,但求能饶死。遭到拒绝后,他仰天狂笑,散功自尽。于是,场江湖浩荡,到此终结

  那三册武林秘笈,并无不同,都是样的内容,记载着楚霸王的神功心法。分别为少林武当和峨眉三派得去,各派册。

  三册秘笈封面上的花纹图案,画着的是朵妖娆娇艳的鲜花。

  那朵花,叫虞美人。

  虞美人,名花也

  全株被毛,花瓣四片。花未开时,蛋圆的花蕾美人胚子般,裹着白边绿裙,悄然垂于细长然而直立的花梗上,极像低头沉思的少女。待到花期来临时,两片萼片脱落,虞美人便脱颖而出。本来弯曲柔弱的花枝,此时竟挺直了身子,撑起花朵迎着天上骄阳,花瓣轻薄如绫,光洁如绸,花冠又似朵红云般,无风亦自摇,风动时更是飘飘欲成仙飞去。实难想象,原先看着那般柔弱素雅的虞美人,竟也能开出如此浓艳华丽的花来。

  虞美人实为罂粟的种,有毒,种子尤甚。

  传说中,遭受战火蹂躏后的大地,会遍开虞美人。浴火而生的虞美人,成为倔强的生命之象征。

  那三册封面画着虞美人的武林秘笈,被江湖中人传为虞美人宝典。

  传着传着,因“虞美人”词对混江湖的豪客们来说太过文雅,后来虞美人宝典被讹作美人宝典。说是欲得美人,先得江山;欲得江山,先得美人宝典练成神功。

  然而那三册美人宝典是为少林武当和峨眉三大武林门派得去,谁又能夺来?十年来,也不泛有胆大包天的狂徒,闯入少林武当和峨眉,妄想盗取美人宝典,结果当然是灰溜溜地被打了出来。

  有人怀疑,当年心照神教教主楚霸王献上三册虞美人宝典,其实是别有用心。但如果说是想挑拨是非,让想夺宝的人对少林武当和峨眉群起而攻之,最终将三大门派害死,那就可笑了。千百年来,三大门派的武林地位,始终不曾动摇。

  那楚霸王,平心而论,实在是位提起来要高翘大拇指的武林奇才。如果不是太孤傲,太逆天,统率魔教誓要征服武林,想来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时至今日,在那遥远的西域,乌水边虎丘上,心照神教总舵的遗址,仍会有不少中原江湖豪杰不远千里而来,凭吊楚霸王在天之英魂。追思前事,感慨万千。

  作者题外话:请大家见谅!原本计划每天写5000字左右,个月多些时间写完,现因家中有事,创作计划受影响,不能如期完成了,第二回的第1章节还是草稿。这届的武侠大赛就不参加了,如果下届还在新浪进行的话,会继续参赛更新作品的。

  五湖风起1

  “娘,我要出去闯荡江湖。”

  ——花露露甩下这句话就下了武当山。

  她绝不是时冲动!

  都冲动了好久了,憋得心慌行囊都早就准备好了的。

  切尽在计划之中。她要去西域乌水虎丘心照神教总舵遗址看看。

  她的娘,正把持武当派事务的温氏,怔怔地望着女儿的背影飘远自己年少时叛逆的模样,仿佛又重现眼前。

  回过神来,她叫来武当派弟子武功最高强的李子湘,吩咐他跟去路保护花露露。

  花露露脚步不停往山下走去。

  起风了很凉爽的感觉,从未有过的惬意。

  花露露觉得自己直好苦,好苦爹娘总是对她不够关心体贴。

  她的爹,武当派掌门人花满天,得了本武林秘笈虞美人宝典,就躲在松柏观里,自顾自修炼武功。松柏观是专门设来为武当掌门修炼所用的,寻常人等没有要事严禁内进。花满天进松柏观,差不多十年还不见出来。每天自有武当弟子准时送饭进去。至于门派中的事务,现在他是概不理的了,都落到了夫人温氏身上担承。

  花满天进松柏观时,女儿花露露还不到十岁,天真烂漫,惹人喜爱,谁见了都想要抱抱。花满天竟舍得这么可爱的女儿,匿入了松柏观中。唉,他对武学的痴迷,真的到了可以抛家弃子的地步吗?那本虞美人宝典,真的有那么大的诱惑力?

  花露露的娘温氏,介女流,本来并不擅长处理门派要务,但花满天闭关修炼,武当派中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当家作主,而温氏素有侠名,又是掌门人之夫人,门派中的事务自然落到了她身上。

  温氏本来挺疼爱女儿的,但分了心去为门派事务操劳,对花露露自然关心不够了。于是自花满天遁入松柏观的那年起,花露露便感觉自己没了双亲疼爱。

  花露露的脾气开始变得很古怪,在武当山上想尽办法捉弄武当派弟子们。而大伙都知道其中原因,都让着她。大伙笑着称呼花露露作“小魔女”,任由她在武当山上随意胡为。

  花露露虽然在武当山上得到大家宠爱可以随心所欲横向无忌,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毕竟武当山再大也只不过是座山而已,那么多年都住在山上,肯定会闷的。于是她想下山去闯闯了。

  武当派弟子离山,是需要得到掌门人批准的。花满天现在不在位子上,是由温氏来负责。花露露不止次跟娘说过想离山到江湖上闯荡番,温氏担心女儿安全,也就是只准许过花露露到山下的镇上逛逛而已。花露露可是武当派的明珠,就怕万有什么闪失。

  花露露恼了。终于不顾切,就是要离山。温氏其实拿她也没办法。

  心照神教总舵遗址,在神州大地遥远的西边。据说,花满天的那本虞美人宝典就是从原心照神教教主楚霸王手上得来的。花露露就是想去心照神教总舵遗址看看,昔日冲击武林的心照神教,到底是什么玩意?

  在下山的路上,随着山道绕,花露露忽然望见不远处的山崖上有条人影。那处山崖,棵孤傲的老松树旁,有块大石,突出山体,探向云空。那个人就立在被无数载风雨打磨得光溜溜的大石上,虽穿着邋遢,然而衣袂飘飘,犹如神人。

  这么大的山风,要是寻常人,站在那么光滑的石头上,要是不小心就失足滑下,坠下山去粉身碎骨了,那可是危险得紧。然而那人居然像钉子般笔直地立在石上,纹丝不动。看来,他的武功修为很强大啊。

  ——那人到底是谁?

  原来,是“那个人”花露露在心里嘀咕着。

  已经好久没见过那个人了,没想到他忽然又回武当山来了。说走就走,说来就来,实在是个怪人。他武功那么高,为什么就不让他来当武当派的掌门,好让爹娘闲下来好好宠爱宝贝女儿?

  花露露这么想,顿时心里来气。弯腰在地上随便捡了枚石子,狠狠向那个人掷去。

  花露露的手劲绝对不差,毕竟是武当掌门的女儿嘛,武功自然厉害。她本来跟那个人无冤无仇,要是这枚石子掷在那人身上,把那人打下了山崖,岂不是人命条?但花露露她知道,那个人武功深不可测,肯定不是她枚石子能打发得了的。就像老鼠发狠咬大象,只能自己暗爽把,大象当是挠挠痒,说不定还会觉得舒服呢。

  只见石子高速飞向那个人身上,那个人根本毫不理睬。他身上仿佛布满了层无形的气壁,石子飞近他身边,就像在水面上打了个水漂,滑开了,掉下了山崖,不知落到什么地方去了。

  那个人还是稳稳地立在大石上,远眺天际。仿佛在看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在看。

  花露露见奈何不了那个人,不高兴了,双手在嘴巴边上围成喇叭状,大声地嚷了起来:“喂——那个人——你在看什么呀?那边又有什么好看的?在看那边的云?那边的云看着又像什么?绵羊?狮子?大笨象?”

  那个人石像般毫无反应。

  花露露觉得自己真是在跟道观里的神像拉家常,个字:傻!于是转身走人。

  走了几步,忽然听到身后有人附在自己耳边说话:“你好。”

  花露骨悚然,急回头:咦,怎么没人?再看看,啊,那边山崖上的那个人竟不见了影踪!

  花露露慌忙环顾四周。转身,被吓得往后猛地退:见鬼了,那个人居然就站在自己面前挡住去路——好快的身法,简直鬼魅般!电子书分享平台

  五湖风起2

  那个人甩着头乱发,抖着同样茅草般的大胡子,问花露露:“你是叫花露露?花满天的女儿?”

  花露露不好意思地迅速赔礼道歉:“师伯好!希望师侄没有冒犯到您老人家!”

  “那个人”,就是花露露的师伯。花露露对他的名字知道得不太确切。通常大家都叫他作“武痴”,久而久之,他的真实姓名就被人淡忘了。

  武痴是花满天的师兄,武功也要较花满天高强。本来,武当派的掌门应该是由他来做的。只可惜,他痴心武学,对外事漠不关心,只顾自己埋头钻研武功。于是,后来由花满天这位做师弟的来当了掌门人。而现在花满天,好像也步武痴这位师兄后尘,样的只顾自己练武去了。

  养兵千日,用在时。武痴的武功练得这么厉害,十年前三大门派魔教之时,该他上场了,他却不知跑到什么荒山野岭独个儿练功去了,无论如何也找不着,那场武林圣战结束后,他才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真是活活气死人。也不知他如此刻苦练功究竟有何用?

  花露露觉得,武当派上代的弟子,就没个正常人。都是除了武功之外什么也不爱的怪人。她很纳闷:怎么娘居然嫁给了爹,不怕闷死的吗?不解风情,只懂武功的郎君,谁愿意要?

  当下,武痴脸关心地问花露露:“你的武功练得怎么样?”

  花露露看着武痴,心想:如果师伯能指点自己几招,搞搞新意思,也很好的。于是就答:“还行吧,要不,师伯您来”

  没想到武痴居然高兴起来:“哈哈,看你武功有点根基,可以充当下我的对手,来吧,我们俩过几招。”

  听武痴说是要跟自己过招,花露露顿时吓得脸色都变了,暗想:“我的娘呀,这并不是!这武痴的武功不可理喻,要是不小心碰到了自己,自己容不易就此挂了?罢了罢了”

  花露露急忙说:“谢谢师伯关心!师侄今天练功已经练累了,改天就说吧。”

  武痴很郁闷:“怎么你们这代的武当弟子就这么差劲呀,每个人见了我都像老鼠见了猫似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再这样下去,我们武当派恐怕要江河日下了,唉”

  花露露冲武痴抱拳:“师伯,不是的。我们都在很努力地练功,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等师侄武功练成了,定来再找师伯讨教。”

  武痴赞许地点点头:“好,有志气,这才像话。难得今天有人来跟我说几句话,我也很开心。好了,你走吧,我也继续练功去了。”说完,飞身而去,瞬即不见了踪影。

  花露露看到武痴走了,拍拍心口:“好可怕!那个怪人居然找我来较量,好在我够醒目,反应够快,避开了!”自言自语着,还忘不了东瞧西望,就怕那个怪人又突然从自己身侧冒出来。

  她原地转了会,才想起自己是要下山去闯荡江湖。

  不知怎的,她忽然有点想回去了。但转念想:不行!

  说了要去闯荡江湖,怎能轻易改变计划?要不,娘肯定又要数落自己干什么事都是炷香热度了

  于是花露露信念坚定地下山去了。

  在武当山下的镇上,花露露早就定好了匹快马。扎好行囊,上了马,甩鞭子,马儿嘶叫声,头冲出了镇子。

  漫漫江湖路,就此启程

  背后有马蹄声追来。花露露回头看,来的,身青衫的青年,是李子湘。

  说起来,李子湘年龄虽较花露露要大几岁,却要称呼花露露作师姐。为什么?他是在花露露出生后才来拜师进入武当派的。依入门先后,李子湘自然是要叫花露露师姐。

  李子湘年纪虽轻,武功在武当弟子之中却是最出类拔萃的,也很懂人情世故,品行更是好得没话可说。温氏有意将他发展作为武当派下代掌门人,很放心让他办事。指派李子湘去保护花露露,温氏就是可惜,自己身边少了位那么好的帮手了。

  李子湘追上来,坐在马上微笑着向花露露行礼,甜甜的口“师姐”。

  花露露见便知李子湘是娘派来的,但不知娘究竟是何用意?派他来是追自己回去,还是来保护自己的?

  于是假嗔:“你追来干什么?我不记得欠了你的酒账”

  李子湘笑嘻嘻地答:“听说师姐偷偷溜出来玩了,不知道是不是上酒馆去了,师弟我就想跟着看看,能不能蹭上杯酒喝?”

  花露露听便笑了:这小子肯定是娘叫来保护自己的!没想到他在武当山上看着本正经,出来后到了这儿竟然变得如此油嘴滑舌。

  她没好气地喝:“哪来的酒喝!没正经!师姐是要出江湖来行侠仗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扬善罚恶。看,师姐够正义感吧?”

  李子湘笑容不变:“英雄所见略同。”

  花露露恼了:“我是巾帼英雄,你呢?你算哪门子英雄?”

  李子湘想了想:“预科英雄,我是来跟着师姐这位巾帼英雄出江湖来起行侠仗义的,跟着师姐学习怎样当英雄。”

  花露露想,这小子的话很合心意:“果然英雄所见略同你就乖乖地当我的跟屁虫吧。”

  李子湘抱拳:“恭敬不如从命!”

  于是,花露露闯荡江湖的路上多了个伴儿。

  天公不作美,在这启程之日,偏偏忽然随风送来点点细雨。虽然只是微雨,感觉总是有些不爽。

  花露露心想:出门在外难免有不如意之事,幸好有这李子湘跟来,真是求之不得。电子书分享平台

  五湖风起3

  花露露以前也就只是在武当山带活动筋骨,而李子湘则常离开武当山办事,江湖阅历丰富。出门在外,衣食住行,都是颇烦人的。有了李子湘照顾,花露露欢喜得很,乐得尽情领略沿途好风光。

  花露露送了个外号给李子湘,叫“神州通”。

  路往西。花露露长这么大还是第次出江湖闯荡,加上她任性的大小姐脾气,路上麻烦不断,幸亏有了李子湘周旋,总算平安。

  离西域渐近,中原繁华淡去,人烟逐渐稀少起来。

  这日,两人骑着马赶路,马匹慢慢疲累。李子湘揣摩道路远近,跟花露露说,前面不远应有座小城,名叫瑞安,自瑞安以西,便是西域了。

  李子湘说着,摇头晃脑地吟了起来:“小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杯酒,西出瑞安无故人”

  花露露很开心地拍着手:“好,好。我们到瑞安去,找家客栈,开坛美酒,好好醉晚,明天就出发进入西域!”

  果然,前面不远真有座小城,就是瑞安城。花露露本以为这瑞安只是小小的个边陲小镇,哪知也有颇具气派的高大城门,上面龙飞凤舞着“瑞安城”三个大字。穿越城门,进去,里面居然派繁华,人声鼎沸。

  此时,已近黄昏,自西域那方,射来万丈霞光,映照得瑞安城仿佛镀上了层金,倍感温馨。嗯,夕阳小城,很有感觉

  看到有客自远方而来,几条叫卖的大汉迎了上前。花露露还好奇他们卖的是什么土特产,哪知居然是美人宝典!惊异!

  “哈哈,两位大侠,欢迎大驾光临我们瑞安城!看装束,你们是要去西域那边乌水虎丘的心照神教总舵遗址游玩的吧?既然来到,怎能不买上几本心照神教教主楚霸王流传下来的武功秘笈美人宝典,带回去也好向众亲朋好友炫耀番?”看来不管什么远客来到这座小城,他们都称呼作大侠,好做生意。

  更有大汉色迷迷地打量着花露露,怂恿边的李子湘:“欲得美人,先得江山;欲得江山,先得买美人宝典练成神功!少侠,你就从了美人,买下美人宝典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