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现在教给你的方法,在r位面这样的低等级位面,都是用于原生牲口的,速生的牲口人们都觉得浪费,不过在高等级位面,例如现在的3位面,因为人口密度高,平均资源总量高,营养师的数量也多,所有的牲口都通过营养师的调配增加品级,在营养师的能力足够的情况下,原生牲口和速生牲口在风味和实际营养方面都没有什么区别。”通常所说的品级,是可以增加生命活性的各种物质的含量多少,如果不想短命,大家都会尽量使用品级高的食品。

  “那我们将r位面的速生牲口卖到3系位面不就可以大赚?”黄宣的商业头脑很发达。

  宁奥嘿嘿的笑了两声,道:“玻璃和水晶在观赏和实际使用的过程中都没有区别,某些时候前者的性能还能好,那么你说,哪件贵呢。”

  黄宣有时候真的怀疑这个宁奥是个人,而不是个有点傻呼呼的监守者,他提出的例子,是洛林或者尼克都拿不出来的,小河除了装酷,比尼克也就是等级上的差别而已。

  将发财的念头抛之脑后,黄宣认认真真的调整着池子内的气压,宁奥则将绿塔中的买卖合同拿了出来,道:“那么现在,我们就应该和骛远物供公司开始谈谈更高品级的兔狼猪的价格追加问题了。”

  第二百十四章实力6

  海绿塔公司的经理薛益是个职业“转包”,做这份工条件就可以了:第自然是较高的权限,拥有越高的网路权限,就可以接触到越多的商品;第二则要能说会道,要能抢到订单,签下订单,这是交易的基础。

  然而,想要做好这份工作,却有着更多的要求。

  每天早晨,薛益都会起的很早,喝杯饮料,吃点东西,就开始进入网路,或者就在家中租用能量屏进入绿塔中,逐层巡游,尽可能翻查较多的页面。

  翻查能量屏是个很有讲究的活计,不懂得其中奥妙的人,会浪费很多时间,看到很少的东西,而个善于分析总结的“转包”,天可以看超过10万份的订单,相当于100普通人的能力。

  薛益每天早午晚会各看5000份订单。:看下去。他始终很得意自己的商业能力,在薛益看来,只要15万份订单,就可以明白每天商品的价格与需求走向。

  就像现在,绿塔中6层19级网路权限以上的地方,各种军需的价格猛然被人炒了上来,薛益知道,这是据说有十几个位面卷入了大战,听说背后还有荣光家族的参与——虽然只是道听途说,但绿塔代表着整个位面世界10以上的交易量,这里的交易,就足以说明局势。

  十几个位面,还不足以带动整个绿塔的军需品价格上扬。

  薛益正这么想着。磁卡滴滴地想了起来,他连忙揉揉脸,换成副笑容满面的样子,才按下接听键。

  能量屏中出现的是个年轻而健壮的面孔,黑色的皮肤,卷曲的毛发,还有结实的肌肉,都说明了来着的身份。天蝎位面地主宰者。卡尔巴玛家族。

  “卡尔巴玛先生。再次收到您地讯息实在是太好了。”薛益心里地确感到很高兴,眼前的这位西索科。卡尔巴玛先生是卡尔巴玛家族的次子,第四顺位继承人,在17级的天蝎系位面中拥有着相当的订单本身就是种价值。

  西索科的脸色沉凝,没有什么寒暄地直入正题道:“薛益,我知道你和许多转包公司都有关系。那么我想发出份订单,大订单。”

  “荣幸之至。”

  “我们需要购400头迅捷虎,还有1亿只品级8以上的动物,你多久可以办到?”卡尔巴玛王子的声音很严肃。

  薛益眨巴着眼睛,心思活跃的想到:迅捷虎是含有虎类基因,但不限制具体基因图谱的速度敏捷类坐骑,这在制式军队中很少有,因为不同的生物的食量是不同的。为它们添加地营养素也是不同地。这会造成后勤上的困难。可400只的数量并不能算是太多,偌大地天蝎系位面,不会小气到这样的程度。换句话说,他们肯定有着苛刻的时间要求。同样,品级8的动物,:了,普通的平民应当也是不会吃的,那么说来,食用这1亿只动物的人,就不会是天蝎系位面的人了。

  想明白这两点,卡尔巴玛的目的已经呼之欲出了,3佣兵,只有3级佣兵才需要坐骑,才需要大量的后勤不及,如果是2佣兵的话,他们应当有固定的制式坐骑,4佣兵——这些炮灰的价值,甚至不足够让统帅考虑比他们价格还要昂贵的坐骑。

  薛益用舌头舔着自己的门牙,装作吭吭巴巴的道:“卡尔巴玛先生,我每5可以提供80只的迅捷虎,还有1000万只的品质8上的动物。”

  如果他的猜测成立的话,卡尔巴玛应当更在意集结部队的时间,分期交付应当是种价廉物美的解决方案。

  西索科果然满意的点头道:“那么就填下订单吧,我没有添加上面的价格,你自己来写吧。”

  说完,西索科就将已经签过名字的订单发了过来。

  薛益又舔自己的大牙,强忍住满溢的笑容,待西索科将能量屏关掉,方才跃而起,手捶着胸脯大吼了起来。

  没有填下价格的订单,这是“转包”们最喜欢的事情——通常这只代表件事,雇主不在乎价格,同时有着庞大的势力。

  薛益不会随便的填下个天文数字,但他绝对会选择最高的价格填下去,而西索科,显然会认可这个数字。

  “每头迅捷虎的底价是3000热圈,|>等级是20级,就算是1万热圈吧,或者1万2000圈也挺好。每100只8牲口的价格应该4000热圈以上,也许可 ;说着自己就又哈哈笑了起来,这笔交易,至少可以让他赚到200的利润。

  笑着笑着,薛益又缓缓的停了下来,叹了口气,不顾形象的坐在了地板上,这个办公室只有他个人,实务士是不让进来的。

  “卡尔巴玛家族要打仗的话,怎么也不会用到3佣兵,除非是入侵别的小位面。”薛益个人在的时候,就喜欢自言自语,这有助于他理顺思路,而对于个“转包”而言,没有什么比理清思路更重要的了。

  薛益说的很慢,说罢,又否定的道:“不可能,入侵小位面,用不了几十万人那么多,而且,也定是要准备好的,何必要的那么急”联想到最近段军需品的上涨,薛益舔着大门牙,咬着嘴唇道:“除非是借给别的位面用,或者捐献给高级位面。”

  只有给别人用,才又抠门。又紧张。

  说到这里,薛益跃而起,瞬间钻进自己的网路连接设备中。

  刚刚进入,薛益就匆匆忙忙地点向绿塔,并且立刻登入10,瞬间打开能量屏,他不是旅行者,因此租用了些公司提供的旅行者套餐服务。但他却拥有15的网路权限。在整个位面的势力圈中。也是相当强大的。

  绿塔依旧是那般的繁茂,薛益就站在门口,眼睛紧紧的盯着能量屏:搜索迅捷类

  有订单,但没有供货单,薛益稍稍紧张了下,但这中。如果可以轻松的找到货源地话,卡尔巴玛何必找“转包”们帮忙。

  薛益镇定了下申请,再次搜索基因图纸,还是什么都没有。

  “看起来,这场仗有地打了。”薛益安慰着自己,位面时代,牵发动全身,物资地来来往往有着许多的宽松。除了高级位面对技术壁垒和贸易保护的坚定政策以外。大多数位面都暴露在自由交易的枪口下。

  理论上,个拥有足够流动资金的商人,完全可以使用商业手段摧毁个位面。无论是从金融体系还是基本生活物资的方面。

  薛益再次搜索8以上的食用牲口,标准体重注。

  “还是没有。”薛益稍稍有些失望地关掉了能量屏,网路中的消息传的很快,何况10层也并不算是高层,遇到这样的结果也是的。他昂起头,看了看上面模模糊糊的顶棚,模拟着家乡的鸟叫声,想到:看来只能再转包了。

  绿塔是个很现实的交易所,越高级地东西,就在越高地楼层出售,而较低级的东西,在较高的楼层其订单地数额也越发的巨。

  在绿塔的高层,是可以看到绿塔的低层的交易的,很多“转包”都在经营拆分大订单的工作,例如同样是坐骑,10层的份订几十万只,或者100只迅捷虎,但在11层,这个订单的数量就可能增加到1000万只,12层>级商品的订单。

  即便在下层某些商品炒的水深火热的时候,高级“转包”也不敢霍然经营拆包的业务,因为低层看似交易热气腾升,可也许份大订单的10就能够让下面的10市场进入饱和,或者50,80,别,他们们本身不需要这些商品,如果没有急时找到下家,会有很多的麻烦事情。

  不过,今天的情况似乎有些特殊,薛益习惯性的寻找了自己常常联系的“转包”纳吉布拉,他是个24级旅行者,在绿塔混迹50有余,已经有了12级的网路权限,能够进入绿塔13——位面看来,这已经是相当的高层了。

  薛益熟络的和纳吉布拉说笑了两句,就道:“我接到份订单,说是要迅捷虎和品质8上的动物性食品,你这里可以拆分出来吗?”

  他并不担心纳吉布拉会抢走自己的生意,对于13层的转他们对于低级资源的销售还是依靠数量制胜,就像是批发商样,只要能拆包到自己手上,就没有问题了。

  纳吉布拉神色奇怪的笑了两声道:“薛益,其实最近我直在注意15级以下的军需品,你瞧,我手上积攒了些供货单,但恐你。”

  薛益明白他的意思,这就是说,有13级或者 要求拆包,看起来不仅仅是天蝎位面这样的17级位面有需求更高级的位面,也有着同样的需求。

  “那么更高等级点的呢?”1级或者2级佣兵毕竟是少是制式军队,他们的供应都是相对稳定的,只有3和4级佣他们数量的不稳定,造成了其装备后勤价格的不稳定。

  有战争的时候,不仅三四级佣兵的价格飞涨,而且低级别食物坐骑武器的价格也在飞涨,相对而言,高级别的食物坐骑因为还要供应平民日常使用,其基数巨大,价格浮动也就小了起来。

  薛益的想法是,既然卡尔巴玛家族的订单可以随便填,那么价格高点也没关系。

  只是未想到,纳吉布拉还是摇头,道:“6级和6级以下稀缺。”

  就像薛益想的那样,6级食品主要在12以下交易,旦价格上扬,大批订单入手,立刻就被抢购空,就连纳吉布拉,也需要向某些特定的商人订货。

  个标准化的养殖场投资巨大,并不是想建就能建起来的。

  薛益舔了舔门牙,在他的转包生涯中,曾经数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但每次,仍然会让他感到压力倍增——虽然他认识其他的高级转包商人,可是想来,其结果应当是相似的。

  然而,越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转包商们的价值才会凸显,如果可以轻轻松松的就拿到供货单,卡尔巴玛家族又何必将单子交给他,想必他们的需求量有限,又缺少足够网络权限的人吧。

  有很多的位面,有等级稍高的旅行者,但却很少有等级高些的网路权限拥有者,因为后者和前者的要求是完全不同的,而旅行者和最高等级的网路权限拥有者,则是评价个位面等级的标尺。

  薛益眯着眼睛想,若是这样的话,就只能向生产商直接下订单了,只是这样即便成功,也会让成本升高。他正想着怎么说动再纳吉布拉拆包些给自己,能量屏突然滴答的声响。

  这通常说明,是有关注的商品出现了。

  薛益微微斜过头来瞥,就看见能量屏上硕大的几个字:“兔狼猪,品级6,数量50只,每1002万热圈起。”

  只瞬间,价格就飙升到了每百只25万热圈。

  “疯了疯了。”薛益边喊着,边也标上了自己的竞价:3圈每百只。

  第二百十五章实力7

  益最终并没有竞标到这50万只兔狼猪,同时也没有得拉,但他并不感到沮丧,因为在大家仍然在抢着修改标价的时候,他已经开始联系这匹兔狼猪的生产者。

  很多人都以为50万只兔狼猪的所有者是个“转包”,清楚这位定是个生产者。

  因为当他输入联系号码的时候,自己的磁卡在闪烁。

  薛益很清楚的记得,自己在递出这个分磁卡的时候,对方肩膀上顶着3光球。

  别说是最高权限旅行者了,就是纳吉布拉,也只是个24旅行者。当然,大多数的旅行者并不会过分的追求网路权限,也没有时间去追求网路权限。可是3个基地本:_

  薛益绝不相信,这样的人还会去做名转包商人。

  因此,他第时间就联系了这位叫做“季宣”的人。

  薛益不知道,黄宣早就想要做名转包了。

  作为半个商业世家的子弟,黄宣对于贸易本身的兴趣,远远大于生产,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费尽心思的借贷百亿美金,运作b的收购,却不用心去管理和信实业。同样的理由,当黄宣学会了提高动物性食品的品级的时候,他就不满足于自产自销了。

  依靠南京附近的两个养殖场,4 1天的产量最高只能达到而黄宣每天就可以处理足够100只标准体重的兔狼猪使用地营养素。在这种情况下,黄宣很快就花费巨资,购买了些低品级的兔狼猪,或者其他的原生速生的牲口。

  为了保证在提升品级期间的牲口健康正常,黄宣收购的都是些经常能够见到的,例如猪牛羊,以及保持有之类心态的动物。

  当薛益请求通话地时候,黄宣已经开始了他第四轮地工作。

  短短地2星期。黄宣的精细控制能力稳定在了60米以下。并且可以使用80到90纳米的能量渗入。大量测定草药的有效成分。

  不期然间,黄宣已经买下了6000亩:;。|工人的人数扩大到了3000人——就像开:|:秦赵两国。而这轮,黄宣处理的牲口数量已经达到了200头。

  薛益用缓慢而婉转的口气轻声道:“您好,是季宣先生吗?我是满海绿塔公司的薛益。我们在三个标准日前还见过面,您记得吗?”

  黄宣挺了下腰,他正在给新建的营养池加压,转动了下脖子,黄宣挑挑眉毛用暗音问道:“这厮就是那个皮包公司的家伙?”

  宁奥不屑的道:“绿塔里太多这样的人了,不用理会他。”

  两个人说话间,能量屏发出“叮咚”地声音,黄宣没顾得上看。反而是尼克大声叫道:“哦。我伟大地黄|色主人,您的货物都卖的和人不样,6级品质地牲口。然卖的和4级品样贵。”

  黄宣扭头看了眼,果然,刚刚丢到绿塔的供货单每百头的价格已经逼近5大关。

  瞬间,黄宣就用命令的语气道:“洛林,接通这个人的通讯。”他想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在他看来,绿塔的交易市场就像是这里的期货市场,每1美分的上升都应该有其原因,而不应当是某个白痴填错了单子。眼前的这个人,来的太巧合了。

  薛益忐忑的等待了10秒钟,这10秒秒钟,如果对方拒绝了通话,那么很快,就应当有别的转包会尝试联系这位卖家了,再想要将生意揽在自己身上就困难了。

  黄宣的声音就像是已经洞悉了内情的知情人士样舒缓,带着笑道:“薛益先生?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

  越是客气的语气,薛益就感到越难缠,他喜欢粗鲁而脾气暴躁的客人,只要点点小技巧,就能让他们大出血;谨慎而注重细节的客人是最难对付的,面对他们,总是要考虑更多的事情,付出更多的努力。

  此时薛益是没有选择的,他用自己能够租借到的最好的翻译资源,18级位面基地翻译着标准语道:“季宣先生,就像您所知道 在网路中低级食品的价格上升很快,而作为个熟悉绿塔和商业操作的人,我希望能够代理您出产的所有食用生物。”

  薛益是在争分夺秒,顾不得绕更多的,在这种热烈的战争氛围中,价格反而不重要了。

  听了薛益的话,黄宣也通过宁奥看着网路的信息,见之下,果然如此,黄宣脸上顿时挂出更淳厚的笑容,出声道:“既然薛先生也看到了这些资源的价格增长,那么就应该知道,我现在最简单实用的方案就是等待价格上涨。”

  “但这并不是最有效率的方案。”薛益用舌尖稍稍顶了下门牙,笑着道:“

  生您是知道的,现在收购您物资的人,大多数都不是者,而是投机商人,呵呵,就像是我样。不过。“

  个转着,薛益很有自信的道:“季宣先生,我可以为您找到最终的消费者,还可以向您提供更优质的材料,更便宜的价格,将您的精力释放出来,更多的生产才是现在更多利润的方式。”

  黄宣不得不承认,薛益的说法很有蛊惑力,想到效率这个词语,黄宣用暗音问道:“四位,你们是什么想法?”

  “并没有明显的直接性差距。”洛林用分析的语气道:“监守者是没有人类的思考能力地。”

  薛益所说的最终消费者这句话影响了黄宣,就像是在21世纪。的渠道商就意味着更低的成本,更高的利润。于是黄宣又用暗音道:“宁奥,你觉得怎么样?对方显然没有贡献度来交换。”

  “也许你可以要求对方。”宁奥说的很轻松。

  黄宣立刻反应改过来,转过头来,装作沉吟的样子,道:“薛益先生,实际上我手上的确储备了不少地各种品质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