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些不懂。

  “这传言只有每个国家的统治者,或者国家少数几个人才知道。”君少昊目光有些凝重,连带着语调不由也有些厚重。

  国家统治者?白陌心有疑惑,她原本也是晋国的公主,未曾听父皇提起过啊?难不成父皇因为她是女儿身,所以没有告诉她?

  “什么传言,关于这噬魄珠吗?”白陌目光灼灼的看着君少昊。

  君少昊又是叹,点了点头:“其实这天下有四珠,分别为噬魂,噬魄,噬情,噬欲。”

  “这珠子起名倒是有趣,三魂六魄,七情六欲。”白陌嘴角勾,轻笑出声,可目光却是带着几分思索与锋利。

  “三魂六魄主宰人的生命,而七情六欲主宰人的思想”说道这里,君少昊顿了顿,眉头的结越发的深刻,呼出的气息不由有些浑浊。

  “所以,这珠子可以杀人不成?”白陌问出口,心中也思索了起来。

  “不是。”君少昊摇了摇头:“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什么意思?”

  “这珠子为何而存,没有人知道。只是从很久以前,那时晋国还未被齐国所灭,四国之间便分别守卫这四颗珠子,没人知道各国之间守卫的是哪颗珠子,也不知这珠子被放在哪儿。但是,自古在各国君王间便传有这么句话,‘四珠出,魔君现;江山乱,天下灭’1”君少昊说罢,目光略过白陌,有些长远,深邃难解。

  “四珠出,魔君现;江山乱,天下灭。”白陌喃喃低语道,那他们晋国是否也守卫着其中颗珠子?可是,这珠子怎么会有力量乱了这江山天下,倒是有些可笑。

  “这不过是危言耸听之说,这天下难不成还要靠这珠子决定命运?”白陌耻笑出声,丝毫没把这预言放在眼中。

  “若我告诉你,两百年前,这天下曾因这珠子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人们各自厮杀,民不聊生。那时的天是红色的,地是红色的,人的身上更是被鲜血淹没成了红色,杀戮是那时唯能做的。你可还会觉得这预言是假的吗?”君少昊看向白陌,语调有些无力,却也透着几丝担忧。

  白陌身子怔,目光更是震惊。怎么可能,区区几颗珠子难不成有天大的力量,能将这天下,众国弄的团乱?

  “所以,这四颗珠子绝对不能显身,若是显身,怕是这天下又要重回两百年前,血流成河之景象。”君少昊眉头紧蹙,满是担忧。

  白陌看向君少昊,却是有些凝重:“先不说这珠子会不会出现,如你所言,这事只不过是各国君王和少数几人知道,为何这万莲会知道?”

  “所以,白央才会写信告知你,知道你会把信给我看,所以也是间接给我提个醒。倒是没有想到这万莲打的竟然是这主意,若是这天下乱了,与万莲来说有什么好处?”君少昊有些不解。

  “因为有秩序的天下,往往难以钻孔而入,而越乱越有机会钻孔而入。”白陌舔了舔那略有些干涸的唇瓣,目光定:“我们必须要先查到万莲的目的。”

  “怕是这趟齐国之行倒是有必要去了。”君少昊嘴角微勾,闪过几抹算计。

  “哦?何出此言?”白陌挑眉笑。

  “秦婆婆2”君少昊别有深意笑:“这人可是古怪的很,必然有什么秘密,而且出现在轩辕旻的时间太惹人怀疑了,或许我们可以大胆猜测下,有可能她与那万莲也有关系。”

  “若她跟万莲有关系,怕是接近轩辕旻也是为了那四珠,原先在那场战争上帮助轩辕旻,许是为了取得他信任。”白陌顺着君少昊的怀疑猜测道。

  “有这可能。”君少昊认同道。

  “那个齐国使者说三日后出发去齐国。”白陌看向君少昊,眼中透着几分狡黠。

  “那我们今晚出发。”君少昊挑眉笑道。

  “啧啧啧。”白陌轻轻摇着头,面上却是挂着几分笑意:“任凭王爷做主。”

  “你是想把责任推给我不成。”君少昊半眯着眼,假装威严沉声道,只是双眸子中却是透着淡淡的宠溺。

  “王爷,如今我不过是介民女,若是卫皇齐皇起怪罪,即便我师父是楚皇,只怕我也会不好过。”白陌故作委屈的耸拉着眼瞅着君少昊。

  “也是啊!我怎么能看着你不好过。”君少昊把拉过白陌的手,将白陌拉到自己面前,左手抬起,勾起白陌的下颚,暧昧笑:“那我们现在就去如何,就当做私奔。”

  “啊!私奔!”白陌没有反应过来,惊呼出声。

  “对!就是私奔!”君少昊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即便是搂过白陌的腰肢,对着车外的马夫沉声道:“去齐国。”

  待听到后面三个字,白陌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从君少昊的怀中离开,皱着眉确认道:“你没搞错吧,我们现在就去,不用回府收拾下东西?”

  “收拾什么?”君少昊故作不解的看着白陌,随即笑出声来:“放心,我又不会把你给卖了3”

  “哼谁卖谁都不定。”白陌睨了君少昊眼。

  “你舍得?”君少昊挑眉笑。

  “自然是舍得,王爷,你可还记得在平柳镇的时候,你可是亲口答应我,要替我去面首馆接客,帮我赚外快的。不会过了这么点时间,就忘记吧!”白陌故作委屈的吸了吸鼻,那张小脸似是满满写着对君少昊的控诉。

  “你当真愿意?”君少昊把搂过白陌的腰肢,将她的面孔对着他的脸,两股视线交汇在点上。

  白陌微愣,看着面前放大版的君少昊,神情有些恍惚,片刻之后,方才反应过来。抬起手,抚摸过君少昊的面庞,娇媚笑:“如今不愿。”

  原以为还是会跟那时的回答样,可那句不愿,瞬间将君少昊的眸子点亮,搂着白陌的腰肢的手不由颤。

  “君少昊,你现在对我又搂又抱,在把你送到面首馆之前。怎么说,我也得加点利息还给你才是,不然我这不是白给你吃了豆腐,太吃亏了。”白陌煞有其事的摇了摇头。

  “也是,必须加点利息。”君少昊笑着点着头,手将白陌环在怀中,坚毅的面容瞬间化作绕指柔:“我将我的生抵给你,愿给你吃辈子的豆腐。”

  第八十七章:私奔!

  ?

  赶了两日的路,便是到了卫国的边境。

  “客官需要什么吗?”名小二瞧着有两人进来,连忙带着谄媚的笑容走上前招呼道。

  “来几盘清淡点的小炒。”白陌没有细想脱口说道,随即便是走到旁靠窗的位置上坐下。

  “好叻!”听到要求,那名小二连忙笑着吆喝了声,便也走了开去。

  “累了?”君少昊看着面上略微有些疲态的白陌,关心道。

  “还好,我只是好奇件事情。”白陌挑眉笑,眼中示意的看向左前方那桌,目光之中满是趣意。

  君少昊挑了挑眉,便也顺着白陌的目光,转过头,朝后看去。

  “刀哥,听闻咱们这战神带着他的相好私奔了。”名穿着浅灰色布衣的男子,若有其事说道。

  “可不是,听我那在都城的亲戚说,整个都城都陷入了团乱。”那被称作刀哥的男子,说罢便是大口喝了口酒。

  “难道战神要退隐山林了?”

  “不是说齐王要去那个什么白陌,而那白陌就是咱们这战神的相好,这不才有了这出。”

  听着那边言语的,白陌目光含笑的别有深意的看着君少昊,打趣道:“这位战神,听了,可有想法。”

  “不错,不错。”君少昊煞有其事认同的点着头:“你是我的相好。”

  闻言,白陌嘴角抽,这话的重点好像不是这个吧。

  “如今,全国的人都直到我带你私奔,都说你是我的相好1只怕,你只能是我的人了?”君少昊伸出手,捏着白陌的脸颊,笑的那叫个满目春风。

  白陌没有立马开口,只是笑颜璀璨的看着君少昊会,方才开了口道:“君少昊,你觉得我会是在乎流言蜚语之人?”

  “你不在乎,我可在乎。”君少昊坚定道。

  白陌白了君少昊眼,挥手将那捏着她脸颊的手打落,嬉闹的神情已换上了认真的神态:“如今,那都城被我们弄的团乱,王爷,你打算如何办?”

  “放心,你真以为会乱?”君少昊笑出声来,眸子里却是隐隐溺出几分宠溺。

  “什么意思?”白陌不懂的眨了眨眼。

  “我早已派了狄然同父皇说明了,只怕这团乱,是父皇弄出的假象,让齐国不至于将罪过怪罪在整个卫国上。”

  “那你不是被你父皇,扔去当箭靶了?”白陌调侃道,随即便是捂着胸口,装作被刺穿胸口副痛苦的模样:“万箭穿心,真的好痛啊!”

  “啧啧啧,我怎么以前没有发现,你还有这天赋。”

  “那是你愚蠢。”白陌微微扬起脖子,鄙视的瞧了君少昊眼。

  “只怕这不单是想把这罪过弄到我身上这么简单。”君少昊目光半眯,隐去了思量,轻轻酌了半口茶水。

  白陌不语,看着君少昊的模样,心中也是有了想法。怕是这是对君少昊的场考验,这卫国储君之位还未立,而在卫国的这些日子,即便是瞎子也能看出,君少昊最得民心,也最为得君浩然欢心,想来君浩然是想考验下君少昊。

  江山天下。

  白陌心猛然缩,前世的利用,阴谋,瞬间将眼前的场景所替代。轩辕旻的剑穿心,晋国的覆灭,天下的诱惑。

  若君少昊成了君王,那时,他还会初心不负吗?

  第八十八章:汴州恐慌

  ?

  吃了饭,两人复又朝齐国赶了去,只是刚到齐国,经过几个小镇,那有些诡异的紧张气氛,不由让人浑身觉得怪异。

  “君少昊,这齐国到底发生了什么?”白陌手肘顶了顶君少昊,自从进了这齐国,这周围弥漫的低气压,似乎有着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弄的人浑身上下也顿觉不舒服。

  “好奇?”君少昊眉眼挑。

  “废话。”白陌白了君少昊眼,不好奇她还问什么。

  “那就去问问呗。”君少昊笑,只是眉眼中却是透着几抹狐狸的狡猾。

  白陌顿,看了君少昊眼,心中有了打算,扯开笑:“好啊!”

  说罢,白陌便是朝四周打量了起来,看到穿着有些朴素的妇女,略微想,便是上前善意笑:“这位大姐,我是从卫国来的,正准备去都城找我那嫁到齐国的姑婆,这刚到齐国天,怎么你们脸上都是愁云密布的,难不成齐国发生了什么,这我那姑婆不知道会有什么事,这”说着,白陌面露焦急,像是十分担忧。

  “这位小哥,别担心,你那姑婆远在都城,怕是不会出什么事。只是,我们这里的人就要惨了。”那妇人边说边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大姐,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白陌不解的问道。

  “还不是那狗知府弄出来的,弄的我们这几个镇每个人都惶惶不安,小哥,大姐劝你快离开这里,免得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唉”说罢,妇人轻轻拍了拍白陌的胳膊,长叹了口气,摇着头走了。

  白陌看着那妇人的背影,眉头略微皱,转头却是瞧见君少昊对她笑,深吸口气,走过去,指着君少昊,半眯着眼:“快说,你肯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走吧,我们先找个客栈休息下吧1”君少昊没有回答白陌的问题,反倒是拉过白陌的手,将白陌拉到前面不远处家比较大气的客栈里。

  “哟,两位爷,打尖还是吃饭啊!”面小二连忙跑了过来,目光触及那两两握住的手,面色怔。

  “打尖,楼上天子房两间。”说罢,君少昊便是将怀中的锭银子抛给了那小二。

  小二连忙接住那银子,仔细瞧了瞧银子,本是略微愣的神情瞬间便是脸喜色:“好叻,天子房两间!两位爷,小的带你上去。”

  白陌自然是瞧见那小二的刚看见他们时候的神情,不由心中狠狠的鄙视了君少昊番。好歹她现在是男子装扮,他还真是脸皮够厚,大街上就拉着她的手,无辜让她陪他承受别人异样的目光,呜呼哀哉啊!

  进了房间,白陌便是屁股坐在凳子,目光直直的盯着君少昊,食指更是指着君少昊,威胁道:“快说,不然的话”说罢,目光眯,威胁意味更重。

  “不然,你打算如何?”君少昊将凳子拉到白陌身旁坐下,瞧着白陌的样子,勾唇笑,满脸趣味。

  “不然”白陌眯着双眼,语调拉长,可转眼,语调转,倒是带着几分狡黠:“哭二闹三上吊,看你说不说。”

  “哭二闹三上吊?”君少昊有些哭笑不得:“你确定,你会这么做?”他可是比谁都知道,她的自尊心比谁都重,怎么可能会做这些寻常女子撒泼的事。

  “你应该知道我医术不错,自然是有法子让你哭二闹三上吊。”白陌不怀好意笑,手拂过君少昊的面颊:“乖不会死人的。”

  “啧啧啧。”君少昊不置与否的摇着头,随即却是笑:“算我服了你。”

  “早说不就完事了2”白陌耸了耸肩。

  “我们经过的三个镇同属于汴州,而这里的知府周铭宇如今正筹划建座庙。”

  “建庙?这没什么大不了,难不成他趁机搜刮民脂民膏。”白陌有些不解。

  “若是民脂民膏也罢,可他却是要人命。”君少昊目光凝。

  “何出此言?”

  “他要建的不是座普通的庙宇,这汴州有山名叫风清山,据说其山山腰风水好,建庙在那里有助于汴州发展,所以这周铭宇就决定在这山腰建庙。可是这风清山也很奇怪,没有路,可却有山腰,若想到达山腰便要攀附着悬崖峭壁。周铭宇为了建庙,已经抓了上千名壮丁,而且听说为了建这庙宇已经死了上百个壮丁了。现在你明白了吧。”君少昊目光看着白陌。

  白陌不语,只是眉头微蹙,她总算明白刚才那位大姐为何让她离去,敢情是怕她被捉去建庙啊!可为何周铭宇定要在那山腰建庙,风水好的地方难不成就那个,而且为何偏要建的是庙宇,般风水好的地方,那些达官贵人都爱作为死后的葬处。

  “君少昊,你可知这风水好这说法是怎么来的,还有这周铭宇为何偏偏要建庙宇。”白陌实在琢磨不出头绪,只得问着君少昊。

  君少昊嘴角微勾,字字道:“秦婆婆。”

  秦婆婆!白陌双眼瞬间放大,怎么是这个人!

  “而且,原先周铭宇是想给自己修建墓的,是秦婆婆让他该修建庙宇,说对汴州对他仕途都好,能保他官运亨达,也能守卫他子孙。若是修建陵墓,只为自己,必然其后人会不得善终。所以周铭宇才放弃了修建陵墓,改成庙宇。”君少昊目光灼灼的看着白陌,也不再说什么,他知道,凭她的聪慧,已经猜出了大概。

  白陌目光微垂,带着沉思,怪不得君少昊带她来这里,敢情他早就知道发生的切,而且也明白她愿意去齐国,有部分原因就是为了秦婆婆,所以才将她带来这里3

  而秦婆婆口中那些什么官运亨达,守卫子孙,不过是江湖术士行骗的说法,怕是这秦婆婆自己想修建庙宇,才故意说那些骗人的话吓那周铭宇。

  可是,这秦婆婆到底有何目的。还有,如今,她可还在汴州。

  “君少昊,你可知,秦婆婆如今可还在汴州?”

  “不知,三日前,是秦婆婆最后出现在汴州的日,随后就再也没有人看见过她了。而路上,或者其他城池包括都城也并没有她的踪迹,所以我也无法妄下推断。”君少昊摇了摇头,关于这点他也很好奇,这人能躲去他派去的人,其背后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不管她在不在,那风清山我们也要。死了这么多人,还要修建,到底这周铭宇对这个存在多么浓厚的执念,我倒是好奇的很。”白陌目光微眯,嘴角勾,像极了看见猎物的狐狸,百般狡黠。

  第八十九章:风清山传言

  ?

  “对了,刚才小二跟我说,这房间只有间了。”君少昊万分无辜的瞅着白陌。

  “间?”白陌眉头微蹙,随即却是狡黠笑:“那很好啊!我刚好缺个看门的。”

  “夜漏更深的,这屋子也不知保暖效果如何,我怕你会冷着。”君少昊启唇笑,言语中多了些暧昧,那眉眼似也泛起了朵朵桃花。

  “这也是。”白陌副认同的点着头。

  “对嘛所以”君少昊话刚说半,却是瞧着伸到他面前的两只手,不由愣。

  “所以,你把你衣服脱下来给我就好,然后出去守门。”白陌伸着手,笑容那是个无辜纯洁。

  “你就不怕我站在门外被人看上?”君少昊失笑。

  “那记得收费,看次两,摸次十两,亲次百两,另外服务的话”白陌暧昧的从上到下打量起了君少昊,随即又是灿烂笑:“自个看着办,记得别收太便宜就好。”说罢,白陌便是打了个哈欠,朝那床走过去:“要脱衣服给我当棉被就赶快,我还等着某人给我看门顺便赚外快了。”

  “别收太便宜?”君少昊有些哭笑不得:“你给我定的价也是便宜的很。”

  闻言,白陌转身白了君少昊眼:“我说的是黄金,你当真把自己当成廉价货了?”白陌眼中的笑意更是不加掩饰,指了指门:“我要睡了,记得守门,不送。还有明天早上,记得那风清山。”

  说完,白陌还真躺在了床上,随手拉过被子盖在身上,睡了起来。

  君少昊有些无奈又觉得好笑的看着那转身背朝着他睡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