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罗布泊回忆 三(1/2)

加入书签

  (5#)

  后来,‘上面’以凌风为代表,组成了一支考古队前往罗布泊腹地深处考察。这个考古队人员很杂,大多数人是在军队里面的,还有一些各个方面的专家,甚至还有一些民间的专家,你可以猜出来,这些人是什么人。不过,当我们到达腹地的时候,人数只剩下了三分之二。而且,我们发现,在腹地深处,各种仪器都失灵了!不管是指南针,还是别的什么仪器。

  一些有经验的专家说,一般有这种情况发生,地下不是有丰富的磁铁,就是有古墓。

  我们对地下进行了挖掘,居然发现了一个古老而又庞大的地下工程!

  很难形容这个地下工程,因为它全部是用木、石构建而成,面积庞大。有些用木料制造的地方已经腐烂了。在第一天,我们就进行了对这个地下工程的考察。但是悲剧,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它无可避免,谁都不会想到,那地下,会有那种可怕的东西。

  我们的队伍里大都都是年轻人,所以,也是由我们这些年轻人先下去。我的妻子也在其中,她是一名优秀的植物学家。我们下到墓室,就发现这个墓穴十分潮湿,而且磁场很强。连手表都停止了转动。这样的环境下,尸体以及各种陪葬品的存放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极端环境下的东西反而越好保存。好比楼兰女尸。

  我们一边走,一边注意着周围,生怕有什么机关。

  我们走着走着,就有人惊呼出来,然后,用手指着前面。

  其他的人此时也注意到了自己面前的东西,那居然是一堆大大小小的棺材!全部是石棺,应该是埋葬君王和妃子们的地方。

  最上方的一个大棺,并不是用石头制造的,而是玉!

  那似乎是一整块玉,雕空后然后把尸体放进去。里面放着的应该也是这个小国地位最高的人,换句话说,传说中的后羿,这个国家的创始人。我们用手电扫射它,却发现,这个棺材,是空的!

  尸体呢?尸体去哪里了?难不成它还会长脚飞了不成?就算在漫长的岁月中被腐蚀了,也应该留下骨头,可是那个棺材里,的确是什么都没有。

  这就怪了。有些胆子大的,提出近距离观察这个玉棺。我出于安全考虑,喝止了他们。于是我们继续前进,不一会儿就到了那些石棺前。

  我们对石棺就行了发掘。我们发现,这些石棺里,全都没有尸体!

  但是我们并不是一无所获。我们在那些石棺里,找到了对于我而言,颇为熟悉的东西!

  那些玉镰与玉爵!全部都是玉制品,但是我们并不知道它们的功效。我们直接在墓里做了一个实验,最后发现,这些东西里面,有的像双鱼玉佩那样可以复制,有些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应该是失效了。

  这是一个重大发现。我们把这些东西包了起来,准备带回去研究。

  后来,我们在那些石棺附近的地下,挖掘出了很多散碎的陶片!在墓穴的角落里,甚至还长着一种植物,看样子,与那些年轻人误食的植物一模一样!

  我们进行了取样,陶片实在是太多了,我们根本就不能全部带走,只带走了一小部分。按计划,这时我们应该原路返回。可是,就在返回的途中,出了事。这件事,几乎让这只考古队全员覆没!

  当我们走到墓道处时,突然,从我们脚下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就有东西朝我们奔了过来。根本看不清那是什么,像是一个人,可是,人怎么会有那样的速度?

  我们还在发愣,突然,队伍末就传来了几声尖叫。接着,我就听到有人在哭:“有人被咬了,他死了!”接着,哭的人也没了声息。我胡乱地朝后面开枪,突然就听到了一声尖啸。

  很难形容那个声音,感觉就像是金属的摩擦声。接着,一阵浓浓的血腥味传来,那个东西朝我奔了过来!现在我可以猜想,我当时应该是击中了它!

  那个东西在朝我扑来的同时,还杀掉了几名队员。在我愣神的一刹那,它就到了我的面前。这时,我闻到了一股恶臭,我机械地抬起头来,看到了一张血肉模糊的脸!那恶臭,正是从它那张开的血盆大口里传来的。很难形容那是个什么东西,我这时只知道,它在变成这幅模样之前,应该,是个人!

  我的妻子站在我的身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拿出相机想要拍照,却被那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东西击中了!她的腹部被贯穿,身子飞出去五米,刚好落在外面。我听到外面留守的队员的惊呼声了。我看着那个东西,心在一点一点地变冷,有的不仅仅是对于妻子的担心,更多的,是一种恐惧。那种骨子里的恐惧不停地告诉我,我死定了!

  眼见那个东西离我越来越近,突然,从我的头顶上跳下来一个人,那是考古队的一名队员。他挡在我的面前,右手里拿着一把长剑,那把剑上,似有波光涌动。

  他就那样站在那里,一脸淡定地回过头来,对我说:“我说你们怎么把这个东西搞出来了?”

  “这……这是什么?”我颤抖着嘴唇,问。

  “血尸,而且是年代很久远的血尸。至少是夏朝。”他回答。接着,手起,剑落,那个血尸的头就掉了下来,在地上骨碌骨碌地滚远了。血尸的身子也晃了晃,就这么倒了下去。

  “上去吧,你的妻子快不行了。”他对我说,眼睛却不看着我,而是

  看着地下的血尸,眼神里充满厌恶。

  我浑浑噩噩地跟着他上去,回到了地面上,后来发生的事,就像是放电影一般,走了个过场。

  我的妻子,医治无效,死亡。

  被血尸咬过的人很有可能也会变成血尸。因此,在撤退的时候,凌风把我的妻子留在了那个地下工程里,重新把它埋葬了起来。因为考古工作而重见天日的地下古城,又一次被埋在了地下。

  “等等教授,这不对。”龙蓠又一次打断钱穆的话,“你知不知道那个拿着剑的人是谁?长什么样子?”

  “记不得了。”钱穆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从那个地城里出来之后,我对那个人的脸的印象就变得很模糊。不仅是对他,对其他人也是同样如此。”

  “那那个血尸又是从何而来?”龙蓠十分疑惑,“会不会就是那个空玉棺里面原本的尸体?因为某些变故所以变成了血尸?那那个变故又会是什么?”

  钱穆沉默了一小会儿,才回答:“具体的这些,连我都不知道。‘上面’要求我们再进罗布泊,其实也有这方面的原因,是要抹杀那些可能异变的尸体,以绝后患。”钱穆把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