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沙诡潭篇 第二十六章:古船模型(1/2)

加入书签

  (5#)

  南沙群岛,位于中国南疆的最南端,是南海诸岛中岛礁最多,散布范围最广的一椭圆形珊瑚礁群。位于北纬3°40'至11°55',东经109°33'至117°50'。北起雄南滩,南至曾母暗沙,东至海里马滩,西到万安滩,南北长500多海里,东西宽400多海里,水域面积约82万平方公里,约占中国南海传统海域面积的五分之二。周边自西、南、东依次毗邻越南、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文莱和菲律宾。南沙群岛由550多个岛、洲、礁、沙、滩组成,但露出海面的约占五分之一,其中有11个岛屿,5个沙洲,20个礁是露出水面的。自古以来南沙群岛就是中国的领土,但是,这里似乎有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神秘事件。

  中国,海南,海口市。

  海口市是海南省政治、经济、文化、交通中心,海、陆、空交通的枢纽,闻名中外的滨海旅游城市。由于它位于海南岛最大的河流南渡江口西侧,地当南渡江的出海之口,故取名为海口。海口也是龙蓠等人第二次任务的出发点,虽说一开始他们都是抱着一种观光旅游的心情前往海口,可在到达某五星级宾馆的某标准间的时候,他们的心情就不能淡定了。

  某五星级宾馆的某标准间内,一拨人坐在麻将桌前你看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他们的总负责人龙蓠,此时此刻正如同一个地痞流氓一般,把手搭在这家宾馆的总经理身上,一边划着拳喝着酒一边……套话。

  张玄林眼角微微抽搐,他面无表情地端坐在桌前,看着不远处的那对男女。良久,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胡先的脸色有些发青,他看着一脸无奈的张玄林,不由得用手碰了碰他:“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担心龙蓠?”

  “我担心?”张玄林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一脸的云淡风轻,“我看,需要担心的不是我家丫头,而是那个死胖子。”他的声音很轻,虽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可眼里全是一种势在必得的笑意。胡先听他说完,整个人都愣住了。

  张玄林看胡先这样子,叹了口气,心想这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他朝着龙蓠的方向用藏语吼了一句:“你还坚持得住么?不需要我帮忙吧?”

  龙蓠那边则是用藏语吼了回来:“完全没有问题!看我怎么把这头臭猪灌趴下!”

  “这这这……这真的没有问题?”胡先瞪大了眼睛,虽然听不懂藏语,但看着张玄林的反应,龙蓠绝对是回答自己一点问题都没有,别担心一类的话。

  林楣的语气则有些嘲讽:“哟,我说胡先,人家男朋友都说没有问题了,你这个局外人瞎操心什么?!”声音比较大,很明显,龙蓠和胖子都听到了。

  龙蓠皱了皱眉,回头狠狠地瞪了林楣一眼,又对张玄林使了个眼色。张玄林会意地点了点头,龙蓠便接着和那个胖子对酒。

  “小点声。还有,林楣,说话注意点。”张玄林压低了声音,对着林楣说话的时候眼里却有怒气流露,林楣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张玄林皱了皱眉,“放心吧胡先,喝酒这种事情,对于丫头而言,根本就不值一提。这妮子可是一个五岁就可以喝干一酒缸高粱酒还不会醉的人,你觉得,才这么点酒,会对她有影响么?”

  “你确定那边的酒瓶数量说得上是‘才这么点儿’?”胡先完全傻了,开什么玩笑!那边的地上,可是摆了几十个空酒瓶啊!不只是啤酒,甚至还包括像伏特加这样的高纯度烈酒!这样,也能叫‘才这么点儿’?胡先心里其实是崩溃的,要知道,他可能连这里的一半都喝不了啊!

  “嗯,”张玄林点了点头,“尽管放心。喝酒这种事情,在我们家,算得上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一种……训练,我比这丫头还会喝,我只是喝得很少罢了。”张玄林的语气听起来就让人有一种‘啊,喝酒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是和吃饭等价的么?’一样让人觉得欠打!

  张玄林抬起右手看了一眼手表,上面显示的时间是晚上十二点半,也就是说,龙蓠已经坐在那里和那个胖子喝了足足两个小时的酒,而他们则在这里坐了足足半个小时不知道干什么。

  张玄林苦笑了一下,他们接到龙蓠十万里加急的电话的时候,他还在家里无所事事,最近没有委托,也就没有生意。龙蓠前几天就来了海南,说是参加什么会议,结果昨天凌晨就打了个电话给他,让他到海口来。

  等上了飞机,张玄林才发现飞机上有不少熟人,准确地说,是原班人马全部到齐。天知道张玄林当时的心情,那叫一个无语吟噎,他真的就想直接把龙蓠丢到海里去!搞什么鬼啊这是?!

  结果,到了海口也不让他安生,一来宾馆,他们这一拨人就被龙蓠招呼在这里坐着,自己和一个胖子无比豪迈地……拼酒!

  这时,那边的二位突然站了起来,却是把张玄林等人吓了一跳,但随即,众人就恢复了常态,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自家负责人和那个胖子嘘寒问暖、抱头痛哭。

  张玄林只想在自己额头上画黑线……

  片刻,龙蓠总算是送走了打着酒嗝的总经理,关上门之后,龙蓠先是在门前默立了一会儿,接着,她转过头来的时候,表情已经完全变了,根本就是兴高采烈。

  “你们猜猜看,我从那个死胖子嘴里套出什么话来了

  ”龙蓠一脸兴奋地看着众人,张玄林根本就不吃龙蓠这一套。只见他微微一笑,把指节摁得咯咯作响,“亲,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再不说的话,等会儿就要挨打了!”

  龙蓠浑身一抖,立刻就变成了苦瓜脸。她咬了咬嘴唇,委屈兮兮的看着张玄林:“什么吗,连个关子都不让人家卖啊!坏蛋!”

  众人一并无语,这表情还有情绪切换的也太快了一点吧?

  “快点说!”张玄林可没有那么多心思去和龙蓠打哑谜,他依旧是微笑,微笑,再微笑,然后把双手指节依次摁一边,发出清脆的响声。坐在他身边的每个人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都不由自主的往旁边缩了缩。龙蓠虽说早已习惯了自家小玄这种阴晴不定、时不时就会散发出来的痞气,却也是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三步,坚定地摇头。

  “……还不说?!”张玄林看龙蓠这幅样子,身上杀气更甚,在把每个指关节都按过一遍后,他甩了甩手。

  “不说!我就是不说!除非你求我我才说!”也不知道龙蓠哪根筋搭错了,不管张玄林怎么威逼利诱,她就是坚决地摇头,死都不肯开口。

  张玄林脸上的表情僵住了,他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就看到龙蓠给自己使了个眼色。

  张玄林立刻会意,龙蓠不是不说,是有些事情,只能让他们两个人知道。张玄林是个懂得随机应变的人,他立刻恢复了常态,僵笑着看着龙蓠:“你、确、定?!”

  龙蓠立刻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张玄林深呼吸,挥了挥手:“你们先回去吧,我觉得我有必要和这个丫头好好地‘讨论’一下。”他笑得更加阴森,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场让人毛骨悚然。

  胡先等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