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架之行篇 第二十四章:有穷国 下(1/2)

加入书签

  (5#)

  “卧、卧、卧、卧槽!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青衣道人很眼熟?还有啊,这到底是什么狗血剧情啊?远古时期也有基情的么?这到底是三角恋还是四角恋啊?要不要这么扯淡?小玄你快点告诉我我现在在梦里,这些都不是真的!”龙蓠快要抓狂了,她拉着张玄林的衣角,两眼发直地望着前方的那些尘埃,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卧槽!

  张玄林有些无语,他忍住自己现在就想冲回家,进入这个丫头的房间仔仔细细地搜查一遍然后把那些奇奇怪怪的耽美小说以及漫画全都烧掉的冲动,瞟了龙蓠一眼:“喂,是不是所有长的帅的你都觉得眼熟啊?嗯?”这话说出来,自然就带上了一种咬牙切齿的意味。

  龙蓠愣了愣,笑嘻嘻:“没有啦没有啦,再帅也没有我家小玄帅啊?”

  张玄林只是默默地把头扭到了一边不想去理她。良久,他听到龙蓠叹了口气。

  等等等等,他是不是出现幻听了?这妮子居然会叹气?张玄林立刻看着龙蓠,盯了她半晌,却发现龙蓠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在一边唉声叹气一边用手指着脑袋苦苦思索。张玄林不由得感叹,这妮子画风转变得太快他有点适应不了啊!她居然会在想问题?啧啧啧……

  虽然知道龙蓠是在疑惑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个青衣道人,张玄林也不得不感慨一下。要知道,平时这种动脑筋的事,基本上都是他做的。不过看龙蓠这幅样子,他不提示一下也说不过去。

  “会不会是这个人哪里你比较熟悉?”张玄林开口提示,“比如说头发啊服装啊气质啊性格一类的。”

  “我怎么想的起来……”龙蓠嘟着嘴,明显就是一副‘看的帅哥太多记不住脸’的表情,张玄林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我只能帮你到这种地方了,你自己纠结去吧。”

  “唔……”龙蓠思索许久,突然眼睛一亮,双手击掌,“身份!”

  “……到底怎么了,你能不能别这么一惊一乍的,我心脏病都要被你吓出来啊。”张玄林装出一副心肌梗塞发作,捂住胸口的样子,满脸惊吓地看着龙蓠。

  “淡定淡定,我都没有心脏病发作,您老人家心脏病发作做什么?”龙蓠看着张玄林,满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还记得我师父不?”

  “你师父?那个二货加吃货?”张玄林皱了皱眉,“你该不会是指……”

  “Bingo!小玄你就是聪明!我说怎么总觉得这个青衣道人很眼熟呢,因为……”龙蓠故作低沉,声音又突然调高,委实把张玄林吓了一跳,“他……是我师父!”

  “啥?!”张玄林彻底傻眼了,他不由得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龙蓠,“你确定?”张玄林看看龙蓠,又看了看那些尘埃,把那个青衣道人的样子和自己记忆里的那个人的样子组合起来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这还真是同一个人!

  张玄林愣住了,他呆呆地张大了嘴,有些难以置信。因为,这至少是夏朝的历史,那……龙蓠的师父,到底,活了多久?

  张玄林突然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他微微低头,就看到龙蓠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在低低地抽泣,眼泪,落在了他的肩膀上,晕成了一团一团的水渍。

  张玄林有些手无足措,这丫头的画风是不是变得太快了?他有些接受不了啊!上一秒她还在得意洋洋,下一秒就哭得这么伤心?还有,这个家伙居然也会哭得这么伤心?可张玄林一想到她是为了谁而哭,心里不免就有些不忿。他从来就没看到过龙蓠因为他而哭。张玄林撇了撇唇,有些不满地冷哼了一声。

  张玄林的表现很明显,那就是……他在吃醋。

  但自己的小女朋友哭得这么伤心,他到底还是有些心疼。但是呢,他一向看龙蓠开朗惯了,突然来这么一出,他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只能任由龙蓠把鼻涕眼泪往他肩膀上蹭。

  “喂……”他有些无力地用手轻轻拍打着龙蓠的背,语气里全是一种颓废的无奈,“再哭,眼睛就肿了哦。”

  “要你管!哼!”龙蓠回击,也没有了以往的尖嘴利牙,而是一种低沉的泣音。

  张玄林就这么呆立在那里,动也不是静也不是,只能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那些记忆的尘埃。那些尘埃所组成的画面,又一次,发生了变化。他想出声提醒龙蓠,但看到自家丫头这种样子,不由得轻轻地叹了口气。

  还是算了吧。张玄林轻轻地摇了摇头,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到眼前。他一边用手轻轻地把龙蓠揽到自己怀里,一边用手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背。

  既然你不想看到这些,那所有的痛苦,就都让我来承担吧。张玄林静默了许久,在看到了那些尘埃后,轻轻地叹了口气。

  那些记忆,如果都是真实的,那这些记忆的主人,该是多么的……恨?

  那间小屋的门,被轻轻地推开了。青衣道人疾步走了进来,不知为何,他的身上,全部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有些,甚至在缓缓地渗着鲜血。他微微喘着粗气,紧紧闭着眼睛,快步走到绿翘的身边,伸手摸向她的脉门,却发现,自己终究是,来晚了一步。

  为什么会这样?道人紧紧抿着唇,脸上的神情,全都是一种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这丫头的脉象十分紊乱,毋庸置疑,就是一次性吃下了太多丹药造成的。

  那些没有正经传承的炼丹师所炼制出来的丹药,大部分都含有一些如水银的剧毒物质。长期服用的话它们会在人体内淤积,到了一定程度就会毒发身亡。更不要说这些丹药里还夹杂了一枚足以比拟剧毒的,那枚所谓的……长生不老药。

  那哪里是什么长生不老药,所谓的长生,不过是那个女人向世人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罢了。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所谓的长生?就算有,又怎么会轻易地落在凡人身上?

  道人的脸上,再也不是以往的云淡风轻,而是满脸狰狞的表情。那表情看了,就让人感到莫名的恐惧。

  他轻轻地把绿翘拥进自己怀里,轻轻地叹了口气。

  他不是不知道这丫头喜欢他,也不是不知道那个高高在上的公主也喜欢他。而是,现在的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接受他们的爱。他现在,早就没有最重要的东西了。

  那样东西,是‘心’。

  他早就没有了心,又怎么会懂得什么是爱?他根本就不可能明白。他的心,早就死掉了。死在了与那个魔鬼的交易里。

  他和那个魔鬼交易,换来的代价,是他不会明白,什么是爱,什么是恨,什么是恶,什么是善。不老不死,不生不灭。

  那个魔鬼的名字,叫做少昊,他一直都是天神,但,也是他们家的家神。一旦力量觉醒,他就会前来与每个林家后人进行交易,直到

  直到你的心死了,彻底地死了。

  道人苦笑了一下,把绿翘放了回去。他转身,闭着的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