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架之行篇 第二十一章:诡异黑影(1/2)

加入书签

  (5#)

  张玄林想到这里,突然就笑出了声。因为他突然想起来,许多年前那个星光满天的夜晚,一度迷茫不知道该往哪里去的他徘徊在古街的街头,寻找着自己回家的路。那个小小的女孩子突然就从角落里跑了出来,出现在了他面前。他下意识地想要攻击,手上,却多出了一大束含苞待放的……辛夷花。那个女孩子,却是红着脸跑开了,只留给他一个美好的背影。他们一句话都没有说,不知道为什么,当初的他,看着那个女孩子的背影,却有些不知所措。

  张玄林叹了口气,从回忆中缓过神来,伸出手,轻轻地揉了揉龙蓠柔软的发顶。说起来,他委实不知道龙蓠到底是怎么和他看上眼的,明明当年,这妮子只有十二岁;又明明……她其实根本就不记得他,不记得……自己曾经大胆地调戏过一个迷茫在路途中的他……

  他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什么,看上了这个傻妞。他活得实在是太久了,阅人无数,以他的样貌,自然是不乏女人主动地对他投怀送抱,可他根本不感兴趣,她们都没能让张玄林动心,唯独龙蓠,她是个例外。也不知道是撞了什么大运了,只有龙蓠,触动了他内心深处的,最柔软的,那根弦。

  张玄林又叹了口气,在后来的相处之中,他张玄林才知道,原来龙蓠这妮子,就是个颜控党,只喜欢看美人,不分男女。话说回来,他被龙蓠称之为美人,是不是应该放鞭炮庆祝一下?

  突然,张玄林感觉到,龙蓠轻轻地扯了一下他的衣角,声音微微颤抖,甚至还带上了一点哭腔:“小……小玄……前面……”

  张玄林觉得龙蓠的反应有点奇怪,按道理来说,面前只有一张石桌和四把石凳,以及一具干尸而已,有必要做出那么大的反应来吗?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怕的好嘛?!可是……龙蓠的脸上,真的全都是惊恐,是一种,深到骨子里的恐惧。

  张玄林做了一个深呼吸,有些疑惑地回头,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能把他家天不怕地不怕的龙蓠给怕成这个样子?在他们的背后,除了那些无生命的东西,还会有什么?

  张玄林回过头来,看到的,却不再是那些原本的无生命的东西,而是一大片诡异的黑色阴影!张玄林立刻拉着龙蓠朝后退了几步,一边不停地四下寻找着自己的青龙剑。终于,在相隔几步之遥的地面上,张玄林发现了它。

  张玄林就像是看到了亲人,直接就是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过去。脚尖轻巧地勾起剑柄,只是微微一踢,剑就到了他的手里。

  “什么东西?”龙蓠嘴唇微微挪动,只发出很小的声音,手指微微颤抖地指向前方,声音里透露出来的,全是惊恐。

  “不知道。”张玄林此时此刻也很迷惑,明明之前摆在那里的,只是一张普普通通的石桌、四把石凳和一具干尸而已,为什么现在,这些东西都不见了,只剩下一片诡异的黑影?刚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情况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这片黑影,又是什么呢?

  突然,张玄林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爬到了他的脚边,而且,移动的速度奇快。

  张玄林先是微微愣了一下,然后他就立刻低头看向自己的脚边。饶是张玄林的速度再快,注意力再集中,他也只是看到了一个青灰色的残影。但是,他已经可以判断出,那是个什么东西了。骂了一句脏话之后,他就直接拉过龙蓠的手,把还站在那里发愣的龙蓠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根本就没去顾及到拿那个银白色的装备箱了。唯一的医疗包被张玄林随身携带,他现在什么都顾不上了,唯一能做的,只有带着龙蓠飞快地逃命。

  即便是自认为强大如神的他,在龙蓠在身边的时候,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带着龙蓠逃命。这将会是一场,专属于他们的……绝命逃亡。

  刚刚爬经张玄林脚下的,不是别的,是一只足足有棒球大小的、通体泛着青灰色的……尸!

  张玄林敢保证,尸是他这辈子最讨厌的三样东西之一,另外的两样分别是生姜和蟑螂。可偏偏龙蓠最害怕的东西就是蟑螂,每次只要在家里看见她都要一直尖叫直到引起张玄林的注意,忍着恶心把蟑螂拍死弄走后她才肯善罢甘休。不然……张玄林就没有好日子过了,耳边就会一直回响着龙蓠那魔音穿脑的尖叫声。

  “小玄?!小玄?!怎么了?到底怎么了?箱子还没拿啊!”龙蓠总算是回神了,她从来就不知道,原来张玄林可以跑得这么快。印象里,张玄林从来都没有跑得这么拼命过,因为对于他而言,所有的事情都像是在他的掌控之中,他根本不需要担心下一步怎么走。

  可是现在,张玄林彻底丧失了面对危机的冷静,龙蓠丝毫没有这是因为她在这里的自觉。

  张玄林忍不住暗自吐槽,那种时候,难道不应该是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吗?但是他没敢把这句话说出口,天知道说出来以后龙蓠会不会暴打他。

  “没时间管箱子了!逃命要紧!后面……”张玄林一直在跑,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话说到一半突然就不说了,直接就闭上了自己的嘴。

  龙蓠还想问些什么,却被张玄林捂上了嘴。张玄林拖着她,飞快地退到了黑暗里。张玄林想都没想,直接就把手里的燃烧棒投掷了出去,接着,原本只是一小撮微小的火光,突然就‘腾’地燃烧了起来,化为熊熊

  烈焰,张玄林又拉着龙蓠往后退了两步,退到了火光所照不倒的、更深的黑暗里。

  龙蓠有些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在黑暗中,她就像瞎子一样,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即使她看不见,她也可以听得一清二楚。黑暗的优势,就是视力被完全剥夺,听觉的范围释放到无限大。她可以听见,在那道火墙的后面,似乎有无数双脚在其后快速地爬行,其中居然还夹杂着一股十分难闻的刺鼻味道,就像是……就像是腐尸的味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