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架篇第十九章:真正的历史被误读的神话(1/2)

加入书签

  (5#)

  “请问您是……?”龙蓠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位老人,有些迟疑地开口询问,话还没说完呢,嘴巴就被张玄林给捂住了,然后整个人就都被他拖到了一边,直接被他拖到了另外一张石凳上,而他自己,则是安安稳稳地坐在了另外一张石凳上。

  “小玄你干嘛?!唔唔唔……!”龙蓠还想说些什么,只可惜自己的嘴一直都是被张玄林死死捂住的,根本就不能大声说话,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抗议声。

  张玄林十分无奈,只好用眼神威吓这个神经病让她闭上自己的嘴。龙蓠讪讪地闭上了自己的嘴巴,什么都不敢多说了。

  “别那么紧张。”坐在他们对面的老人倒是气定神闲,悠悠开口,“我并不是坏人,别忘了,臭小子,可是我救的你们。”

  “……不需要。”张玄林直接就打断了老人的话,脸上如履薄冰,一点表情都没有。

  “呵,没和你说话的时候就闭上你的嘴。”结果,当他说完这句话后,老人先是冷冷地瞟了他一眼,又把热切的目光转到了龙蓠的身上,“你知道我是谁么?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

  龙蓠先是茫然地摇了摇头,然后就小心翼翼地开口:“那难道不应该问您吗……”

  “哈哈哈哈!”老人听到龙蓠的话,摸着胡须就开始哈哈大笑,笑得胡子一颤一颤的,“我就是那遍尝百草的神农氏,而这里……是真正的神农架!”

  “你说你……”龙蓠从石凳上站起身,围着老人转了一圈,上上下下打量了老人一番,直接就摇头,“我不相信你是神农!!!!!”

  老人并不在意龙蓠的目光,以及那疑问的语气,他只是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就是神农,这是事实,没有人可以改变的事实。”

  “唔……我就是不信!”龙蓠最后,依旧是滴溜溜地转了转眼珠,重重地摇了摇头,把头晃得像个拨浪鼓。

  “小丫头,可是我救的你,你没必要用这种怀疑的口气和我说话吧?”神农不怒反笑,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胡须。

  “诶?!”龙蓠微微一愣,看了自己面前的这个老人一会儿,便露出了灿烂的微笑。那笑容里,自然,满是感激的味道。

  “如果你们真的想要感谢我的话,不如好好地坐下来,听我说一个故事。”神农咳嗽了几声,“你们是被神选择的人,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是……”老人沉吟了半晌,轻轻地叹了口气,“等到了啊!”

  张玄林和龙蓠对视一眼,龙蓠又重新坐回了石凳上,静静地等待着老人的下文。

  “这个故事很长,听起来会花你们很长一段时间,说出来也会花我很长一段时间,”神农开始剧烈地咳嗽,不由得感叹自己真的是老了,时间,终究是连神,都不放过,“所以,你们要有足够的耐心,去听我这把老骨头讲这个又臭又长的故事。”

  神农老人停顿了一下,声音就开始变得低沉而沙哑,音调更是抑扬顿挫,一看就是要说故事的节奏。龙蓠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用一双手托着腮帮,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自己面前的老人;张玄林则是满脸紧张,他紧紧地握着自己的双拳,把它们藏在了宽大的古装袖子里,手心全是冷汗。

  “很久很久以前……”神农叹了口气,手指轻轻扣着石桌的桌面,茶杯里的茶水跟随着老人手指的幅度而荡漾出一圈又一圈的细小的涟漪。

  “很久很久以前,那还是被炎黄所统治的时代,那是上古时期,泱泱华夏的四位始祖,炎帝、黄帝、蚩尤、西王母。中有炎黄,北有蚩尤,西有王母。这四者加在一起,居然构成了一种奇妙的和谐。这四个部族分别继承了不同的族徽,炎帝的九头鸟、黄帝的龙、蚩尤的虫、西王母的蛇。再到后来,前三个部族都相继灭亡或者是被同化,唯有西王母的部落一直都在,并且,它还集成了前三个部族的所有图腾:九头鸟、龙、虫、蛇!

  “西王母醉心于长生不老之秘法,耗尽心血,终于制出了长生不老药。但是,谁又会知道,这个所谓的长生不老之灵药,其实既是无与伦比的仙药,同时也是一种无药可解的毒药呢?西王母在服下它之后,居然出现了尸变的现象,她使用了一切可以使用的方法去阻止自己的尸变,一直到最后,她找到了一个极其恶毒的方法让别人代替自己去死。她找了一个男人,把自己身上已经病变的‘骨’与‘血’赐予那个男人,让那个原本只是一个普通人的人类从此就拥有了长生不老的力量和强大的能力。到了后来,他繁衍出了一个庞大的种族,他的每一个族人,都拥有长生不老的能力以及强大的力量。这个被认为创造出来的种族,便是修真七家中的修真张家。而那个被西王母赐予了‘骨’与‘血’的男人,他的名字,叫做张玄林。”

  张玄林听到这里,眼皮很明显地跳动了一下。他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与他同名同姓的名字了,之前在那个壁画厅里,他就从龙蓠对壁画的解读中,了解到过这个名字,修真张家第一任家主,张玄林。

  “你不用紧张,”神农看了脸色越来越不好的张玄林一眼,轻轻地摇了摇头,“那个人不是你。我早就摸骨判断过你的年龄了,你根本就没有那么大,充其量,也就是一百来岁吧。”

  “一百来岁了还能怎么样啊?!”龙蓠瞪着眼睛,偷偷

  地在桌子底下轻轻地用脚蹭了一下张玄林。她其实早就知道了,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真实的年龄,其实根本就不像他外表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年轻。但……她还是喜欢他啊!怎么办?

  张玄林微微一愣,他感受到龙蓠的情绪了。是啊,连她都不在意,那他自己又为什么要去在意这些?他微微地笑了起来,悄悄地握住了龙蓠的左手。

  龙蓠又是一愣,随即也笑了。他们长久地凝视,最后相视一笑。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