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架之行篇 第十八章:真正的神农架(1/2)

加入书签

  (5#)

  龙蓠依旧紧紧闭着双眼,她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下的温度,那是一种灼热的触感,身下,是一片绵软的沙滩,耳边全都是潮汐的起伏声。龙蓠有些讶异,想要睁开眼看一看,结果却发现自己的眼皮十分沉重,根本就睁不开。

  龙蓠那叫一个郁闷啊!她现在就好奇了,她到底在哪?度假胜地马尔代夫?神农架?亦或是……天堂?

  否则也没有任何理由来解释为什么上一刻她还在充满了九车鸟的墓道,下一秒却出现在了热带海洋?要么她是穿越了,要么她就是……挂了!只有天堂才会有这样的情况存在不是么?

  龙蓠很忧愁,她不知道张玄林怎么样了,不知道那个白痴在知道自己死了以后会不会发疯?龙蓠想要睁开眼睛看看自己所处的这个天堂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于是,她用尽全力,睁开了眼睛。

  结果……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张被放大的张玄林那家伙略带惊喜的脸。这货穿了一身黑色古装,宽大的袖子一直拖到了地上。长长的蓝色头发被他束了起来,整个一个古代书生的形象,倒也是衬得张玄林面如冠玉,风度翩翩。龙蓠不知怎的,脸突然就红了。低头一看,就发现自己身上被绑满了白色的绷带,活脱脱一个《木乃伊归来》里的木乃伊,泡在一个巨大的、满是药水的木盆里,下面燃烧着木柴以至于水不会变冷。龙蓠直接就一声尖叫。

  还没叫完,龙蓠的嘴就被张玄林给捂住了:“别吵。”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就把宽大的袖子撸了起来,拉至肩膀。然后,他就把龙蓠整个从水里抱了出来,开始小心翼翼地剥去紧紧缠绕在上面的绷带,吸了吸鼻子。

  龙蓠靠在张玄林的肩膀上,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周围。这是一间很普通的竹屋,不仔细看的话根本不会有人发现这里。可她还是很好奇,这里到底是哪里?

  龙蓠用手指戳了戳张玄林的胸肌,然后就看到张玄林很明显地抖了一下:“干嘛?”他恶狠狠地瞪着龙蓠,手上的速度不仅没有变慢,反而越来越快了。

  龙蓠这个白痴!她这是在……张玄林眯了眯眼睛,强行压抑着自己心中的一股邪火,根本就不敢看龙蓠那洁白无瑕的胴体。谁知道,在喝了那个家伙给的药以后,他就总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欲望……该死!

  张玄林咬了咬牙,努力不让自己爆发出来,就只是抬头看着天花板的顶部,连眼角的余光都没留给龙蓠:“有话就快说,有问题就快点问。”一边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龙蓠疑惑地眨巴眨巴眼睛,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些什么。她看了看四周,这居然是一间竹屋,十分简朴,根本就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只是在竹屋的入口处,垂下了长长的白色棉条,做成门帘的形状。

  “这是哪?”龙蓠开始对这个地方有些好奇了,他们不应该是在神农架的吗?那么,这里是哪里呢?

  “这里依旧是神农架,不过……”张玄林顿了顿,声音有些嘶哑,手上的动作却没停,“这里,是真正的神农架。”

  “哈?”龙蓠被张玄林的一番话搞得晕头转向,什么叫做真正的神农架?神农架不就只有一个么?怎么还来了个真的和假的?一时间信息量太大她有些接受不了……龙蓠微微抽搐着眼角,满脸‘求真相’的表情看着张玄林,根本就是在卖萌。张玄林只能无力地叹口气。

  “别闹。”张玄林轻轻地叹气,尽量不去看龙蓠那雪白的胴体,目光在龙蓠柔软的发顶上流连,突然就有一种想要摸一摸的冲动。最后他还是忍住了,轻声安慰,“到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了。”

  要是修真张家的人在现场,绝对会连下巴都掉到地上他们那冷酷无情的、高傲的、面瘫的族长,此时此刻居然露出了慈父般的微笑!居然还在以一种商量式的口吻和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说话!居然还在哄她!这绝对就是变性了啊!如果族长不是变性了,请问他为什么会突然转变自己的性格?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切,反正小玄你从来就不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只会自己一个人担着!哼!”龙蓠突然就想起了古墓里,张玄林半跪在那个古尸身上,眼神凛冽的样子,不免就有些生气,撅起了嘴。

  张玄林浑身微微一颤,看来,她还是知道了啊……但是,就算是那样又如何呢?他始终是不能告诉她一切,因为就连他自己也在寻找着答案。如果不是龙蓠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生命里,他只怕……会永远迷失吧?

  张玄林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妮子哄起来最麻烦,他张玄林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龙蓠又怎么了。他唉声叹气,一边加速手上的速度,一边低头,轻轻地吻在了龙蓠的额间:“行了,别生气了,嘴巴都撅得可以挂个油瓶了。”

  “唔……”龙蓠被张玄林这句话堵得哑口无言,感觉着自己额间传来的丝丝暖意,她就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出来。

  张玄林笑了笑,就这种程度,我要是还搞不定你的话,就别当张家族长了。

  张玄林嗤笑一声,剥去了龙蓠身上所有缠着的绷带,这些白色的、甚至还带着血迹的绷带在地上堆成一堆,散发着一股中药的清香。张玄林把龙蓠打横抱起,又重新把她放进了水里,龙蓠就只是露了个头,忽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自己面前蹲下身,去帮她添柴火的张玄林,“

  多泡会儿吧,发发汗,对你的身体有好处,”张玄林拿了一块木柴塞进木盆下面燃着的木头堆里,“此外……你可是昏迷了三天,难道,不饿的么?”他询问地看向龙蓠。

  “什么?!我昏迷了整整三天?!”龙蓠把头从水里猛地探出来,不小心磕到了盆沿,疼得龇牙咧嘴,一边用手揉着被磕疼的脑袋,一边眼泪汪汪地看着张玄林。

  “谁让你那么激动,活该。”张玄林翻了个白眼,结果下一秒,龙蓠就幽幽地瞪着他,那双眼睛里传达出来的意思分明就是:“你什么意思?嗯?”

  张玄林的唇角微微抽搐,强行忍着不让自己发作出来,他脸上的肌肉抽搐着,最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