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架之行篇 第十六章:九车鸟(1/2)

加入书签

  (5#)

  龙蓠奔跑在狭长的墓道里,前有尸,后有双面古尸,她都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跑,只好漫无目的地在各个盗洞和墓道里穿梭。张玄林早就被她跟丢了,想找都找不到。

  龙蓠又跑进了一个盗洞,她已经没有体力去跑了。她直接就在洞口处布了一个结界,双手撑着膝盖,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粗气。

  突然,在前方的黑暗中,龙蓠听到了一个诡异的“咯咯”的浅笑声!那声音十分轻媚,却又让人觉得毛骨悚然。接着,龙蓠眼前隐隐约约掠过了一个黑色的残影,扑向了龙蓠。龙蓠想都没想,直接就抬起了放在地上的装备箱,挡在了自己面前。那东西猝不及防,直接就撞了上来。龙蓠很明显地听到了骨骼断裂的声音。接着,自己面前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极其诡异的生物!

  青铜色的骨骼,长得有点像蝙蝠,而且长着长且细的爪。当然了,如果忽视掉那几乎可以与一只猎犬相媲美的体型和长长的九个头的话,龙蓠真的会以为这只是一只普通的蝙蝠而已。可惜,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蝙蝠。

  “九头类蝙蝠,色青铜,性暴虐,喜饮血食肉,唯俱黑犬,是为姑获,又名九车鸟。”龙蓠看着自己脚下的九头怪鸟,缓缓地念出了自己曾经在祖传的天师笔记上看到的内容,有些震惊。

  在中国,这玩意儿其实有很多名字。有人叫它九车鸟,也有人叫它姑获。传说中,它原本其实是有十个头的,但是因为它为祸人间,姜太公便用射日弓射下了它的头。后来,它的头又长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却少了一个,因此,它便从十头鸟,变成了九车鸟。在日本,也有这种东西的存在。日本神话里的风妖,传说就有九个头。当然了,名字也不一样,在日本,这种东西,叫做镰鼬。

  “怎么会在这里遇见这种史前生物?”龙蓠迷惑不解。但是突然地,她就听见了轻微的空气摩擦声!龙蓠睁大了眼睛,只来得及捕捉到几道飞速掠过的黑色残影。她还没来得及躲开,脸上就被那些九车鸟长而细的利爪划开了一道细小的口子,在向外缓缓地渗着血。

  龙蓠突然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这个空间里,其实充满了,高速飞行的……九车鸟!

  不断有九车鸟撞在龙蓠身后的结界上,有一些落在了地上,直接就碎成了渣;有些则是迅速地飞掠回空中。它们不断地在龙蓠身边环绕,发出了渴血的嘶叫。可它们丝毫不敢靠近面前的这个女孩。此时此刻的龙蓠,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不输于张玄林的气场,眼若寒星,双手各拿一柄乌兹冲锋枪的枪管,摆出了日本剑术中的‘居合’之势,回忆着之前在湘楚大学中文系教授、日本剑术黑带林辉处学习的“二天一流”。不过呢,因为毕竟不是格斗课主修的课程,还不是用得很熟练。

  龙蓠腾跃而起,一边挥舞着手里的枪管,狠狠地击打在那些九车鸟的身上,一击就打碎了几只九车鸟的骨头。乌兹的枪管在空中被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圆,金属撞击的叮当声伴随着阵阵九车鸟的身体被生生打碎的声音,以及九车鸟在被打到的时候发出来的凄厉的尖叫。听上去让人觉得毛骨悚然,龙蓠却丝毫不以为意。

  龙蓠那如瀑的紫色长发已经散开,那些九车鸟细长的利爪不仅仅是割开了她束发的红绳。右手的伤口又一次裂开,而且有向恶化的方向发展的趋势。伤口在向外缓缓地渗着血。纱布再次被血染红。

  龙蓠一个空翻落回地面,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她不知道这个墓道里到底有多少九车鸟,几十,几百,几千,还是几万?以她现在的这个状况,她还可以坚持多久?

  那些九车鸟闻到了血的味道,变得更加疯狂,一个接一个地冲向龙蓠。龙蓠今天已经不能再召唤青龙了,因为她一天最多只可以召唤青龙两次。所以,现在面对这群渴血的九车鸟,龙蓠就只有孤身奋战了。

  两柄乌兹冲锋枪的枪管被龙蓠拿在手里旋转,她默念了几句咒语,接着,枪管的管口处,就冒出了熊熊的火焰。火焰的光芒在枪管上流动,火焰一次又一次地喷射而出,空中的九车鸟扑打着被火烧灼的双翼,发出了愈加凄厉的惨叫,最后,化为一撮飞灰。

  “果然火球术要这样用才带感啊。”龙蓠再次挥舞手里的枪管,又一次腾空而起,把手中的枪管狠狠地敲在那些九车鸟的身体上,手里的枪管喷射出的火焰,发出了爆炸的轰鸣。

  张玄林停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右眼皮一直都在跳,这可不是个好兆头。他停了下来,警惕地望着周围的一切,竖起了他那对灵敏的兔子耳朵。突然,他的胸口一痛,一道细长的口子就被什么东西划开了,一道鲜红的血珠从他的胸口处缓缓地渗出来,滑落在了地上。张玄林低着头,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胸口处的伤口,和之前龙蓠右手手臂上的伤口,几乎完全吻合!

  张玄林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到最后已经复原如初,只是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粉红色的印记。他的目光,根本就没有放在自己的伤口上,而是一直盯着一道一直在飞翔的黑色残影上。他注视了许久,然后,他无声地笑了笑,伸出右手,拔出了插在剑鞘里的鎏金青龙剑,直接就砍了过去!

  张玄林面无表情地看着地上的一堆青铜色的骨骼,轻声骂道:“又是一个垃圾。”

  他直

  接一脚踩在那堆青铜色的骨骼上面,碾了几脚,将它们踩成了一堆灰尘,就接着往前走。还没走出几步,张玄林突然就停了下来,睁大了眼睛,目眦欲裂。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既然他这里会有九车鸟这种东西,那岂不是意味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