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架之行篇 第十四章:神国画卷 二(1/2)

加入书签

  (5#)

  张玄林看着第二块壁画,就只是默默地看着,什么话都没有说。因为,他不能用任何语言来描述他所看到的东西,这块壁画上所呈现的,是……被误读的,真实的历史!

  龙蓠在这个过程中一直撇着嘴,看都没有看张玄林一眼,虽然她也被画上的内容震撼到了,但是她并不打算开口询问,谁让她还在生闷气呢?哼!龙蓠想着想着,又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很不巧地,正好被张玄林听到了。张玄林无声地笑了笑,手指在壁画上扫过,什么都没有说。

  他不能说,张家的历史,一直是修真一族最大的秘密。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壁画上会有张家历史的一切,包括他们的诞生、成长、以及……那个恶毒的诅咒。但是他可以确定,这个墓主人,和西王母,一定有某种密不可分的联系。既然如此,他也没有必要留手德,开馆的时候,直接毁尸灭迹。这个秘密……张玄林微微闭上了眼睛,旋即睁开,绝对不能让张家以外的人知道!

  但是这些壁画……张玄林思索许久,他该怎么处理?

  谁知道,龙蓠突然就开口了:“这上面画着的,其实是张家的历史吧?”

  张玄林浑身战栗,他机械地回头:“你怎么知道的?”

  “看画上的内容啊!我又不傻。”龙蓠叹了口气,“上古五帝其实是你们的先祖,西王母利用他们的精神和肉体的一部分,再加上自己的‘血’与‘骨’,创造出了你们张家的先祖。而那个先祖的名字……”龙蓠看着张玄林的眼睛,“叫做张玄林。”

  张玄林微微一愣,他只知道这幅画所代表的含义,却从来不知道这些壁画所代表的真正的内涵。但是,当龙蓠说出那个张家先祖的名字的时候,他的脑袋痛得仿佛要裂开。他只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存在了一百多年,可是却只有最近二十年的记忆。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一无所知。但是……但是……如果那个张家的先祖就是自己的话,那他到底活了多久?三千年?还是五千年?龙蓠……会怎么想?

  龙蓠看着自己面前的张玄林,叹了口气:“你别那么紧张,这个张玄林不一定是你,说不定只是一个同名同姓的人而已啦。”龙蓠摇了摇头,“你应该早就知道的吧?西王母创造了张家,但其实,她不仅仅是创造了张家,她还创造出了另外一个家族,龙家。”

  张玄林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龙蓠,“为什么……”

  “你要问我为什么没有被施下长生不老的诅咒,还是为什么我们也是被创造的?”龙蓠叹了口气,“因为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后来接触了龙家古籍我才知道的。”

  “其实看这幅壁画的内容,就算我不看上面的梵文注释,我也能猜出来上面所画的东西的深层含义是什么。”龙蓠指着壁画,“面容枯朽的妇人,与一个男人的头脚相连,组成了一个阴阳两鱼图。这看上去是太极图,但其实,阴阳双鱼图还有另外一个含义,那就是交配。”

  “活人和死人交配?这听上去有些惊悚。”张玄林虽然知道张家的历史,但也只是一小部分,具体的他不是特别清楚,虽然他可以一边看图一边看上面的梵文注释,但是他看梵文也很吃力,毕竟张家的官方语言其实是藏语。

  “听上去确实有些惊悚,但实际上,这是可以办到的;现在不是还有人流行冥婚什么的嘛?其实这幅壁画上面所表达的,就是这么一个意思。”龙蓠缓缓移动自己手里的手电,又一幅壁画被照亮,“这些壁画,虽然画的方式就像是敦煌莫高窟的壁画,但表达的却是中世纪黑魔法羊皮卷里面的内容,看那边。”龙蓠指了指被手电筒照着的地方,张玄林扭过头去,有些疑惑地看着,下一秒,他就被惊悚得差点跪坐在地上。

  巍峨高耸的山岭,在那里,一群群的僵尸,在往上运输着石料和木材,就像是在修建什么庞大的工程,不知道为什么,张玄林莫名地感觉那座高耸的山岭有些眼熟。他不由得向上看了一眼梵文注释,接着,他楞住了。

  “西王母在神农架修建的寝宫,耗时三十年,动用数万人,特画于此为念。”张玄林唇角微微颤抖,念出了梵文所写的内容。

  龙蓠微微点了点头,“也就是说,这座古墓,其实是西王母所修建,在当时是被用来当做寝宫。那请问,为什么我们在墓口发现的那块墓碑上,是黄帝战蚩尤的画面,而不是什么西王母在昆仑山歌舞升平的画面呢?按常理来说,西王母的老巢应该在昆仑山才对,”龙蓠微微愣了愣,像是想起了什么,不由得破口大骂,“****!昆仑山我们也要去!教授这是把我们往火坑里推啊!尼玛!”

  “那么请问名侦探龙蓠,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张玄林顺着龙蓠的口气说。

  “先别看这些有的没的了,反正我都拍了。”龙蓠举起了自己手里的照相机。

  “你哪来的照相机?”张玄林微微一愣,明明刚刚检查的时候他没有发现啊?

  “在装备箱的夹层里啦,你发现不了很正常。接下来,我要带你去看这些壁画里,最值钱的一幅。”龙蓠直接就拖着张玄林往前走,“绝对冲击你的视感!”

  张玄林一脸无奈,“你怎么知道那幅画一定是这些画里最值钱的?”

  “跟我来就是了啊!”龙蓠笑眯眯,“总之相信我没错啦!”

  “你确定这就是你

  说的那幅最值钱的壁画?”张玄林眼角微微抽搐,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面前的空白墙壁,扭过头看着龙蓠。

  “淡定,淡定,你要相信我的判断啊小玄,”龙蓠笑眯眯地走到壁画前,指着那面空白的墙壁,“你难道不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