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架之行篇 第十一章:机关(1/2)

加入书签

  (5#)

  龙蓠扶着潮湿的墙壁走着,脚下还时不时地会打滑。这里的墓道都是用青石堆砌而成,时不时还会有水滴下来。手电筒的光在这片黑暗里显得格外突出,龙蓠深呼吸一口,就被呛了一下,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头顶上垂下某种水生植物,墨绿色,发丝般纤细,不小心的话就会被这种鬼手般冰冷的东西扫在脸上。角落里隐约有一尺长的黑影缓缓的爬过,龙蓠用手电筒照过去的时候它突然加速,消失在那些墨绿色的植物里,发出类似狗叫的汪汪声。龙蓠一开始是被吓得往后一缩,背后,居然被一个人及时地扶了她一把,否则她就栽进地下的积水里去了。

  龙蓠被吓了一大跳,猛地回头,脖子都差点被扭断了,就看到张玄林一脸的怒气,直勾勾地瞪着她。龙蓠缩了缩脖子,声音小如蚊呐:“那个……那个……我只是来…”

  “…探个路。”龙蓠瑟瑟缩缩,头根本就不敢抬起来,声音越来越小。她不用看也知道,张玄林现在脾气很坏啊!就那么一言不发地看着她,脸上全是怒气。

  张玄林抿着唇看着自己面前的龙蓠,一言不发。就只是那么看着她,半晌都没有说一个字。龙蓠都快哭出来了。时间仿佛凝固了。张玄林最后,也只是幽幽地叹了口气,手里的手电筒锁定了刚刚那个东西的长尾,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那是什么?”

  “诶?”龙蓠歪了歪头,有些迷茫地眨了眨眼睛。居然就这么算了?她还以为会挨打呢!龙蓠顺着张玄林的目光看过去,轻轻说道,“是泥螈,一种蝾螈,原生地在北美洲。它吃水生动物的卵,可以避免水生动物在下水道里过度繁殖。但是很奇怪的,这里可不是下水道。又怎么会有泥螈这种生物?”龙蓠眨巴眨巴眼睛。

  “你不记得了么?在我们之前,曾经也有一队人来过这里。我猜测,这东西,是被他们带过来的;又或者,它自己从古墓外面爬进来的。别忘了这里可是神农架,什么东西没有啊?据说还有人看到过野人呢。”

  “野人山上有野人不是很正常嘛?”龙蓠的思维再一次的飘远,结果张玄林根本就没有搭理她。龙蓠自顾自地发了一会儿呆,接着就看到张玄林傻愣愣地盯着墙发呆。

  龙蓠凑过去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这些长满青苔的墓砖上有什么异样。她疑惑地看了一眼张玄林,张玄林就把手指向了一处暗红色的痕迹,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那处红色的印迹在很低的地方,难怪她看不到。

  龙蓠蹲下身,用手指蹭了蹭那些红色的印迹,靠近鼻尖嗅了嗅,皱了皱眉,“四氧化三铁的味道,可能是颜料。”

  “四氧化三铁?”张玄林一愣。

  “就是铁锈啦!”龙蓠随意地挥了挥手。

  “那种东西……一般是掺杂在颜料里的吧?”张玄林想了一会儿,“不过……其实我还闻到了一种味道。你再仔细闻闻。”

  “咦?”龙蓠十分不解,再次用手指蹭了蹭,又嗅了嗅,皱眉:“不还是铁锈味嘛……”

  张玄林有些哭笑不得,这妮子怎么就是理解不了他的意思呢?他干脆把自己的指尖咬破,一滴红色的血,缓缓地渗了出来。他把自己的手放在龙蓠的鼻子下面:“闻闻看。”

  “这……”龙蓠突然就明白那些暗红色的印迹是什么了,那些红色的印迹,不仅仅是四氧化三铁的味道,还有血腥味!

  龙蓠把张玄林流血的手指放在自己嘴里含着,含糊不清地说道:“那这就是……某个案发现场?”

  张玄林有些舒服地眯起了眼睛,“有可能。”

  “怪不得会有四氧化三铁的味道。血液里面的血红蛋白,就含有大量的铁元素,而这些铁元素又是以四氧化三铁的形式存在的。不过……这么大量的血液一下子从心脏里被泵出来,难道不应该是被什么巨型的生物一口咬死的?”龙蓠有些疑惑,不可能不疑惑。一个成年人的身体里大约只有五升鲜血,不管受多重的伤,出血量也是有限的,死后心脏停止跳动,血也就泵不出来了,会干涸在血管里。而这面墙壁上的鲜血,则是呈现出一种十分大的放射状,一看就是鲜血一下子全从身体里被泵出来的。

  “不清楚。古墓里不清楚的事情多着呢,我们没有必要每一件事情都去深究。因为就算你想破脑门你也不知道为什么。再说一个疑点,”张玄林把自己的手指从龙蓠嘴里拿出来,虽然有点舍不得,不过他的血可不是一般的血,哪怕是微量的,在龙蓠身体里呆久了他也不太放心,“尸体呢?这么多的血液,尸体就算变成了干尸,也应该会在这边吧?就算是腐烂了,头发呢?尸骨呢?那些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