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文艺女留级生菲和婕的脑洞杂谈之二(1/2)

加入书签

  (21-)

  时间:大学四年级下半学期,五一前期某日深夜23点后

  天气:不详

  地点:菲婕合租的位于大学城附近的公寓

  虽然开着窗,房间里还是弥漫着一股烟味。DVD播放机里正旋转着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挪威森林》的光碟。

  我躺在那张被菲以泰奥多尔·籍里柯的名画《美杜莎之筏》命名的恶贯满盈的水床上,注视着了电视频幕上的冷色调画面,眼皮越来越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了过去。醒来时电影还未结束,而婕正在试图把一块彩玻璃片镶到我的肚子上。至于菲,这个即将在夏天留学到布里斯班某个野鸡大学读艺术史的电波女则正在电脑上修改着自己的画儿,一边嘬着这一天里的不知第八杯还是第九杯咖啡。

  显然,我们三个谁都没耐性把整部片子从头到尾看完,或许这类无论如何都像是在唠家常的玩意儿,本来更适合当成背景吧。起码,我是不太喜欢那种调调的东西,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虽然如此,对于作品中所出现的小林绿子这一号人物,还一度充满着莫名其妙的向往。大概像我这般性格阴沉的男生,只有在和绿子这种能穿着超短裙和你一起打电动的女生在一起的时候,才能放得开手脚吧。从这个角度说,能结识菲这样的女人,可能算是我这辈子活到现在最幸运的事也说不定----活脱脱一个绿子的升级版。

  虽然我们三个都不怎么感冒,但想必大师的作品在电视机里放着,好歹是能辐射出一点存在感的。跟两女有一搭没一理聊起来后,不知不觉间就说到了这位屡次与诺贝尔奖失之交臂的作家。

  他写的小说,说实话我是没看多少。夜袭面包店大概要算是其中为数不多的从头至尾读完,还能印象深刻的作品。这一点倒是和婕不谋而合。

  菲:说起夜袭面包店,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不久前有人在网上直播夜袭面包店的事?

  我:貌似有所耳闻……是不是说一个网红模仿村上春树的同名小说的情节,抢劫了一家面包店,并且把全过程在网上做了视频直播?

  菲:对,就是那个。不过重点是,后来那个网红在不久以后,就因为涉嫌谋杀被逮捕了。

  我:什么?就因为抢劫了面包店?

  菲:当然不是。整个抢劫的过程根本就是在装模作样,没有造成任何实际的损失,而且那些被抢的面包直播完了就还回去了。问题就在于,直播完的第二天,就有十几人因为吃了这家店的面包,而中毒死了,其中还有好几个是附近学校的学生。

  我:天哪!

  菲:后来警方查明,致使那些人死亡的剧毒,就是那个网红在把抢来的面包还回去前,加进面包里去的。换句话说,这个事后被证实有着强烈反社会人格的大学辍学女生只是借直播夜袭面包店的机会投毒罢了。

  我:还有这样的事?真的假的?

  菲: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坊间传闻而已嘛。

  我两眼放光:可如果是真的,那肯定要判极刑了!

  菲又抿了一苦咖啡:那还用说?真正精彩的部分,就在处刑的当日,这位网红的一个狂热粉丝劫持了人质,要挟相关执法部门停止执行。

  “后来呢?后来呢?!”我来了精神,从床上直起了身。

  菲:顾忌到人质的生命安全,死刑执行被迫停止,劫持犯用凶器顶着人质的脑袋,登上了死刑执行车。在执行人员按照他的要求把已经被绑上注射床的女犯放了下来以后,把执行人员赶下车后,两名逃犯挟持人质驾车逃亡,但很快就被各路警察围堵在了高速路上。丧心病狂的女犯知道已经无路可逃,居然开枪打死劫持者,释放了人质,并向警方投降。企图以此获得减刑的机会。

  婕:给减刑了吗?

  菲:没有。很快,她就被再度绑上了注射床,随着致命毒液注入血管,渐渐停止可呼吸。

  我:啊!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哦,”菲摇着手指说道,“因为在死刑执行完毕后,女犯的尸体从殡仪馆里神秘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我:哈?难道说有变态盗取尸体?

  菲:不,虽然有关方面不会承认,但是有许多证据指向了更为惊人的结论----诈尸。有预谋的诈尸。

  我: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

  菲:她使用了和面包里下毒时一样的手段,只不过,在夜袭面包店后,原本无毒的面包在还会去的时候已经被下了毒,而在刑车被归还到执法人员手中时,车载执行设备已经被做了手脚。

  婕:哇唔~

  菲:大概是执行人员太有正义感了,为了尽快结束罪犯的生命,想必并没有重新检查设备,就直接将她绑上刑床执行了注射,结果注射到她体内的,恐怕是被做了手脚的非致命药物,反倒让女犯有了逃脱法律制裁的机会。

  我:应该不是真的吧?药物打下去人是不是死了,肯定是能检测出来的吧?

  菲:谁知道呢?说不定检测设备也被动了手脚呢?一个

  心率仪,一个脑波仪,不是不能做手脚的吧?

  我:吼吼,你还知道的蛮清楚的嘛?不过你这种个性是蛮危险的,说不定哪天也要躺上去。

  菲:去屎吧,你……

  我:可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我是说当初在面包里下毒的动机。

  菲:好像并没有明显的非那么做的理由,但既然判了极刑,想必精神没有问题。

  婕:不是没有可能,有时候,发自内心的想要作恶的邪恶欲望,是根本忍不住的。

  “我知道你深有体会。”我说着摸了摸肚子上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