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车魔(1/2)

加入书签

  (21-)

  青藏高原的天路赛道以其近两千米的海拔跨度,稀薄的氧气,以及不计其数的崎岖弯道不断挑战着人类的极限,几乎每年都有赛车手命丧于此,就像一位著名的赛车评论员所说,那是一条名副其实的通天之路。

  就连寇兰美狄亚尔,这名唯一一位夺得过两次超级方程式赛车世界冠军的女车手,也从未在这世界屋脊得到过分站冠军的头衔。事实上,对于出道五年即囊获了所有其他分站赛冠军的天才女车手而言,天路赛道简直就是她的梦魇。两次参赛,一次退赛,一次第四完赛,这便是天路赛道留给她的耻辱记忆,也成了许多对之心有不服的男车手的口实。毕竟,就算得到世界冠军头衔,但无法征服这条公认的世界上难度最大的天路赛道,也无法进入最伟的大赛车手之列。寇兰的最大对手,巴西车手贝罗塔更是讽刺她为无法应付险峻赛道的小丫头,只是靠着塞车性能和卑鄙的手段夺取胜利。

  从客观上来说,寇兰那辆尼德兰S爵车队为其量身打造的赛车----白色郁金香----在绝对速度上的确无人能出其右,但当世性能与之不相上下的赛车起码也有五六辆之多,其中就包括了贝罗塔本人的那辆愤怒的野驴。不过,一项统计数据显示,超级方程式赛车所有顶级座驾车手在复杂弯道偏离最佳赛车路线的平均几率为25%,而寇兰的该项数据则低于5%,乃是现役车手中最低的。这也就是说,假若一条赛道有十个复杂弯道,竞争对手平均每圈会比寇兰多犯两个错误,按最保守的估计,每犯一个错误会另车手损失05秒,那么在车速不相上下的前提下,她每圈会比对手快上一秒。那么十圈下来,就可能比对手快上十秒,以超级方程式的尾速,十秒的时间意味整整两公里的距离差。从这一点来看,寇兰的两次世界冠军头衔乃是那如机器一般精准的驾驶技术保障下,实至名归的结果。

  不过,决定比赛结果的因素还有很多,诸如比赛战术的制定、车队的配合、不可控的赛道气象状况、随机应变的能力、赛车维护等等。而寇兰的驾驶风格常被认为过于激进而生硬,对赛车造成的损伤往往远大于其他车手,致使其赛车性能常在比赛的后半程有所减损,给了以贝罗塔为代表的一杆追赶者反败为胜的机会。毕竟,倘若比赛自始至终都是蔻氏一人从头带到尾,也就不可能有使用“卑鄙手段”的必要了。

  贝罗塔所说的卑鄙手段指得就是蔻兰时常利用规则的灰色地带,采用不道德的手段夺取胜利的做法。两年前,寇兰在最后一站比赛前仅仅领先贝罗塔两个积分,在比赛倒数第二圈即将被贝罗塔超越时,其赛车突然打滑失控,和贝罗塔的赛车相撞后,导致两者同时退赛。事后,由于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寇兰是故意为之,在两人最后一轮同时退赛无积分的情况下,前者以两个几分的微弱优势夺得了年度总冠军。

  如果说此事的真相尚且存有一定争议,那么在几个月前的科罗拉多,寇氏在强行超越一名车手时,以卡车轮的方式使对手的车体翻滚掉落悬崖一事,就很难让人相信是一场意外了。

  然而,此事最终还是被定性为一起意外事故。而在许多人看来,倘若在事故中丧生的不是一个来自南亚小国的名不见经传的车手,寇兰很可能已经被逮捕,并以谋杀罪名起诉了。

  “我已经记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当时一心只想着赢。”在事后提及此事的时候,她这样说道,“我不为他感到难过,既然选择了赛车,就应该接受它危险而残酷的一面,超级方程式每年都会有人丧命,如果掉下悬崖的是我,我也许会感到庆幸,因为在自己临死前的一刻,还都在做着自己所热衷的事。”

  不出意外地,寇兰在一时间成为赛车界,甚至是整个体育界最具争议的人物,世界各地恨她的人和爱她的人便以前所未有的速率与日俱增。不过在天路赛道,恨她的人显然更多一些,因为几个月前坠崖的,正是一名华裔车手。或许是天意弄人,此次寇兰登顶世界屋脊的最大阻力,恰恰是一个名叫刘涛的本国车手。

  说起这个刘涛,加入超级方程式数年来,凭借其稳定而时有惊人之举的表现,逐渐步入一线车手的行列。目前总积分排名第三,系职业生涯新高。而在去年的天路赛道,他甚至力压贝罗塔和兰蔻夺得分站冠军。换句话说,此次刘涛是以卫冕冠军的身份参赛。在排位赛中,刘涛的成绩仅次于今年誓要在此夺冠的寇兰,在正赛列第二位发车。

  正赛开始后不久,寇兰似乎延续了前两年的霉运,在第二圈就不慎在弯道打滑,挣扎着驶回赛道后,已经落到了倒数第二位。而刘涛在夺得领先位置后越开越稳,逐步拉开了与追赶大队之间的距离。

  然而,寇兰并未就此任命,起码这一次比赛并未在她的经期进行,在她强迫自己相信这是一个好兆头。她的赛车就宛如是一个白色的幽灵,神不知鬼不觉地从一辆辆赛车旁一掠而过,在第六圈就追到了第七的位置。在第七圈直道,寇兰又扒掉了总积分排名第四的一位法国车手,上升到第六位。

  而此时阻挡在她前面的,正是刘涛的队友,另外一名龙车队的车手,

  年仅19岁的Wang。寇兰追近后,两人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Wang多次用极其危险而强硬的动作守住了自己的赛车线。

  “老子死也不会让那娘么再接近涛哥一步!”车队广播响起了Wang基情四射的声音,然而那竟也是人们最后一次听见他的声音。

  伴随着一阵惨烈的嘶鸣,Wang的赛车在和寇兰的赛车发生碰撞之后侧翻到空中,整个车体越过了一侧的护栏,坠下了万丈深渊,瞬间化作一团橘红色的火球。那情形就如几个月前发生在科罗拉多峡谷的翻车事故如出一辙。

  震惊、悲伤、愤怒、窃喜……从车手到各个车队内部的工作人员,从现场观众到转播机构,无论他们是以何种情绪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噩耗,比赛仍然在继续。即或末日将至,若非胜负分晓,车轮永不停歇!这就是超级方程式赛车的第一铁律。

  比赛还剩下最后三圈,此时寇兰虽然已近上升到第五的位置,可好在三圈之内追击四辆赛车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就在这时,寇兰接通了刘涛的车载通话系统。

  “怎么样,你那不自量力的小兄弟已经玩完了,没准你马上要去陪他了哟。”寇兰用车载无线电对刘涛挑衅道。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你这个丧心病狂的杀人犯!”刘涛对寇兰怒吼道。

  “啊哈哈哈,你说的不错,我是故意的。”寇兰说道,“像这种只想着给别人做嫁衣的蠢货,根本不配当赛车手。”

  “法律会让你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最痛苦的代价!”

  “法律?你是指死刑吗?!”女车手说罢,发出一阵尖细而癫狂的大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