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的形成及消灭原理(1/2)

加入书签

  (21-)

  他初次见到她,是在一家位于梧桐林荫拐角的出售茶叶、烟草和工艺品的小店门口。他不知道她究竟是画了浓妆,还是本就生有那样浓重的眼影和苍白如雪的肌肤。毕竟,自己那深重的黑眼圈,就是自从记事以来就不曾褪去的。

  或许,如此深重的天然眼影,两个人都是头一次在除了自己以外的他者身上见到,彼此之间产生了某种同伴意识,即便他一路尾随着她那黑色的修长背影来到一家玻璃窗上有着蜘蛛网状裂纹的只供黑咖啡的小阁楼,招呼也不打一个地坐到了她的对面,她并也没有显出丝毫异样或反感的神情。

  不过后来他才知道,就算那样做的是在路边乞讨的流浪汉,她也不会产生任何情绪。她的心是死的,比他死的还要透。每天靠着咖啡因和烟草过活,两个人在一起一年,彼此之间发生的对话,至多也就十来句。

  她住的地方很黑,即便有着华美的文艺复兴时期风格彩色玻璃窗,任何一丝可能照进屋子里的光,都被厚重的窗帘遮蔽。

  他不知道她有多少套一模一样的裙摆长及脚踝的黑色连衣裙,以及黑色的天鹅绒手套,一年四季,他没见过她有过别的装扮,在炎热的夏天也不例外。可尽管如此,就算是在三十五度以上的极端高温,也没见过她苍白的脸颊上滴落过一滴汗珠。在他拥抱她的时候,他能感受到一股彻骨的寒冷,自那异常柔软而单薄的胴体内散发出来。

  默不作声地逛街,默不作声地吃饭、在黑暗中发呆,无声无息地帮彼此解决烦人的生理需要----在整个过程中,她还不准他脱去那条加厚的黑裤袜。除了白色情人节的黑玫瑰,彼此之间从不互赠礼物。

  少女并没有悲惨的童年,却称自己是某种意义上的哲学家。她说世间最大的疯狂失常,就是相信生命----那种反复无常,转瞬即逝的把戏----是真实是存在着的。

  她的双眼毫无生气,若是与其对视,会让人产生一种如入深渊的感觉。

  她说她不识人间烟火,却识得大体。故而,她也终于察觉到,他并未全然地委身于那以她自己美绝人寰的形容为背景的黑暗,他的灵魂并未被救赎。为此,她把他的身体肢解成两百零七个小碎块后,浇上烈酒点燃焚烧……

  少女被押赴上刑场的那天是初夏,天气却冷的出奇。可她却并没有因为任何心理和生理上的缘由瑟瑟发抖。她甚至没有对一审判决的结果提出上述。

  负责执行的是一个正义感亢进的年轻法警,恨不得把每一个罪犯碎尸万段。为了加大她死时的痛苦,他事先把子弹在地上磨了再磨,据说那样可以增加子弹的破坏力,把整张脸打出一个碗口大的窟窿。他做到了,然而,子弹在少女脸上所打出的窟窿里,出现了除了鲜血淋漓的碎烂组织之外的异物。起初只是一个黑色的小点,却在短短数秒内扩展成一个直径约莫十公分的黑洞!

  转眼之间,包括行刑手在内的执行人员,押送犯人的车辆,还有因为恐惧而陆续射向犯人的子弹,全都随着被拉长的空间一起,吸进了黑洞里。

  那是一种极度怪诞的现象,那半死不活的女体周围的空气,不,确切地说是周围的空间,开始如流体一般波动起来,波纹波及之处的人和物,也都随之扭曲波动,形成了螺旋状的波纹被吸向黑洞。

  那感觉就好像是将整个刑场的画面倒影在一个浴缸里,然后猛地拔掉塞子,于是浴缸里的水体连同影像就一道被吸进了排水口,然后消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