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法德姆短篇故事:雨之宫的魔法师(三)(1/2)

加入书签

  (21-)

  在女主人的示意下,女仆把一个早已准备好的盛有琥珀色液体的玻璃皿,托到了她那虚捏着的兰花指下方。

  随着女主人轻柔地摩挲指尖,墙上那躲花影的花瓣便悉数飘落,掉进了下方的玻璃皿,确切地说是掉进其倒影之中。玻璃皿中的液体很快由琥珀色渐渐变成了宝石绿色。

  “终于大功告成了。”女主人满意地说道,“有了它,就可以精确地调控人的感官顺序,进入那些人类从未到过的时空之中。”

  “究尽地说,世界的本质乃是空无,你永远只是如如不动地存在于此时此地,哪儿都没有去,哪儿也去不了。”女主人进一步解释道,“宇宙中之所以有不同的生命,而这些生命又可以在各自眼里看到不同的世界,以为身处不同的时空,只是因为空本身在以不同的方式观察自身而已。”

  “在许多东方古老的宗教和哲学中,都有类似的说法。”我说道,“不同的观察方式,产生了不同的感官系统。”

  “不错。而我要说的是,即便以相同的感官系统体验世界的群体,也可能因为感知顺序的不同,而体验到完全不同的实相。就好比一个“空”字,任何人一眼看去,看到的并没什么不同;只有当你看局部的时候,才会因为观察顺序的不同。有的人会先看到穴,有的人会先看到工。”

  似乎早就料到我们似懂非懂,她便继续解释道:“人们通常以为自身的五种感官是同时接受到外界信息的,这实际上是一种错觉,感官是有先后顺序的,只是因为一切发生得太快,一般人根本无法被观察到罢了。而感官的顺序的不同,会令我们对同一事物的体验完全不同。”

  女主人说着,把压在腿上的魔法书翻到了画有如下表格的一页:

  郁金香形,郁金香味

  玫瑰味,玫瑰花形

  “玫瑰花和郁金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花实际上根本就是一回事。”女主人说道,“从更高的层面来看,它们是同一复合体的不同侧面,只是因为我们感官顺序的不同,才对我们显现出截然不同的形态来。

  “在这个表格里,玫瑰花-郁金香复合体被表示成两组视觉和嗅觉信息,第一组是表格一列中的郁金香形和玫瑰花味,第二组则是表格二列中的郁金香味和玫瑰花型。

  “假如一个人在观察玫瑰花-郁金香复合体时是视觉先于嗅觉,那么观察者的视觉感官系统会先接受到第一组(表格第一列)信息-----郁金香形和玫瑰花味----中的视觉信息,也就是看到郁金香的形状,接着再由嗅觉感官系统接受到第二组(表格第二列)信息中的嗅觉信息,于是就闻到郁金香的香味。

  “由于在以视觉接受第一组信息时,其中的嗅觉信息(玫瑰花味)无法被感知;而在以嗅觉接受第二组信息时,其中的视觉信息(郁金香形)亦无法被感知。观察者就会毫不怀疑地认为自己观察的是有着郁金香花型和郁金香花味的植物。这也是我们所处的地球上,绝大多数人类的感知顺序,却不是唯一可能的感知顺序。

  “倘若存在一位嗅觉先于视觉的观察者,他就会先闻到玫瑰花的香味,然后再看到玫瑰花的形状,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不是吗?所以,只要改变一下感官的顺序,郁金香就成了玫瑰花。”

  “太神奇了!”

  是时,学长和我们几个已经在大床两侧就着事先摆好的椅子坐下,发出那声赞叹的,是坐在我外侧的米娜,死宅一个,但给人的感觉却总让人误以为她是在横跨北美大陆的高速公路上长大的,其驾驶机车血洗立交桥的故事我们以后再表。

  姑娘话音刚落,我就发现床前那个原本是木头格栅里镶着水晶的屏风,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绘有一对正在缠绵的妖媚男女的浮世绘。

  难道说是玻璃皿中的液体挥发空气里的成分,真的已经产生了女主人所说的“错乱感观顺序”的效果了?

  “仅仅是五感之中的两感顺序颠倒,就能产生这样的变化,如果是所有的感官顺序都发生错乱,那眼前的世界不面目全非才怪呢!突发性的多感官顺序错乱,这个就是发生在学长身上的事。”女主人继续道,“而且,这种情况的发生绝不是偶然,而完全是他自己有意为之的。”

  听了女主人的话,众人就更为惊讶了,而学长当即就表示那绝无可能。

  “那是你在潜意识层面所做的决定,你本人在表意识层面当然察觉不到。”女主人说,“为了解开学长潜意识里的真实动机,我们只有陪他一起走一趟了。”

  “去哪儿?”学长忙问。

  “喝下这个,你很快就会知道。”女主人指着玻璃皿中的绿色药剂说道。

  据雨之宫冰娜事后的说辞,她让学长喝下的玻璃皿中的药剂中除了学长颅内取出的梅尔卡巴之花外,还融合了二十二种魔法植物的精魄,而这个看似普通的玻璃皿,实际上属于第二代魔法器具,其逼格之高足以让最伟大的魔法师为之垂涎。

  所谓的第二代魔法器具,就是上古时期的第二次神魔战争中所遗留下来的法器。雨之宫小姐曾在一次深夜晚茶时间,对包括我和菲在内的一席访客讲起,历史上一共发生过三次神魔战争和四次魔法战争。

  第一次神魔战争发生在距今遥

  远得已经无从考证的上古时期,世界各地的远古知识传承者对于那场纷争的描述各有不同,却都是在不同认知系统的语境下,对同一“发生”所做的不同诠释,而在雨之宫冰娜口中,就成了以路西法为首的堕落天使挑战上帝至高权柄的战争。

  由于年代过于久远,根本不可能留下任何文字记载,许多魔法史研究者只是根据先辈遗留下来的传说和近代通灵信息,才粗略地拼出了一个连构架也算不上的模糊轮廓。因此从学术角度看来,对于那场毁天灭地之战的讨论,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而第二场神魔战争发生得年代则近得多,事实上,现今七大基础魔法体系中的六大体系,其发源都要追溯到那场战争。女主人告诉我们,因为归根结底,魔法的本质即是神魔两方势力在彼此交战的过程中,所释放的巨大能量以及战死的天使和恶魔的体魄碎片,以各种形式存留在世间,而被人类利用的结果。

  这些能量或体魄的残余通常已经支离破碎,大多只能以某种单一的感官属性呈现,比如以听觉形式呈现的一段咒语,或是以视觉形式存在的咒符,有些时候,两者是可以彼此转换的;而一些属性相对比较完成的碎片则会以更为具体的形式呈现,比如矿物、植物、动物,甚至是一个人,这便是各类法器,魔法植物、灵兽,上古英雄的来历;还有一些能量或灵体的碎片则会附着在这世间各种各样的事物之上,也能起到与前者类似的效果。

  有学者认为,残余在世间的神魔之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失去活性。因此,第一次神魔战争残留与世间的能量经过漫长的时间后,已经变得十分稳定,有一些极端的观点认为,当今世间普遍的物理法则,就是第一次神魔战争的“遗产”慢慢稳定以后所形成的,这个世界之所以无法尽善尽美,是因其“碎片”的本质所决定的。

  既然第一次神魔战争太过遥远,那么魔法的起源只能追溯到第二及第三次神魔战争。两次大战过后,人类收集并研究格类神魔之力在世间的残余,对其进行研究、融合、重组,又经过四次大规模的魔法战争----魔法师团体之间的战争----当然这些团体是被其背后的神魔势力所操控的。

  不同属性的魔力不断相互碰撞,又形成了更精微的碎片,甚至意外地产生出了许多前所未见的新元素-----当然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神魔战争中,事实上,倘若不是神与魔的力量在剧烈的碰撞中产生了某些新的居中属性,是很难被介于两者之间的人类直接运用的。魔法的历史就在这样不断的冲突和融合中发展至今,形成了博大精深的庞杂体系。当然,虽然当前的时代越来越远离那两次神魔战争,魔法的力量也正在不断减弱,除非神魔之间再次发生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