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法德姆短篇故事:雨之宫的魔法师(二)(1/2)

加入书签

  (21-)

  “我家女主人有请学长到雨之宫去一趟,说是有要事相告。”妹抖半蹲下身,对学长郑重其事地行礼后说道。

  雨之宫坐落于涅法德姆校园西岸,距离校园边界的最南端不到一里路,在自称为魔法师的雨之宫冰娜----也就是眼前这位妹抖口中的女主人----入主后,便在一夜之间从一栋风格严谨刻板的教学楼变成了一座富有梦幻色彩的宫殿,许多人据此认为雨之宫冰娜真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是一位拥有魔力的魔法师。

  走入雨之宫的内部,也许是因为琉璃和宝石之类的反光物件比较多的缘故,你会觉得它比从外面看上去还要大得多。

  我们一行人到达的时候,冰娜似乎还没有起床,从作息习惯而言,她应该算是凌晨一点党-----亦即凌晨一点才起床开始一天生活的涅法德姆人。据涅法德姆日报的统计,凌晨一点党在全体涅法德姆人中占比高达15%,数量上高居第二。排第一的是我所从属的上午十一点党……

  我们坐在大堂等候时,女仆端来了周围弥散着雾气闪烁着美丽荧光的干冰冰淇淋,这种雨之宫特产的冰淇淋因其奇特的口感在涅法德姆非常风靡,非但入口即化、美味异常,更奇怪的是,就算吃下比普通冰淇淋多几倍的量,也完全不会有不适和饱胀的感觉,就算一下子连续吃下许多份,也会让人觉得什么也没吃过一样。

  雨之宫冰娜和学长的兴趣,当然是缘始于他那谁也无法说明原因的失踪癖。雨之宫认为他这种奇异体质与她致力研发多年的一种魔法有着密切的关系,于是便把学长当成了研(S)究(M)对象,百般蹂躏践踏。

  不过以往,学长这只小白鼠在雨之宫这座魔窟里的经历,我们只能根据夜半不时从建筑中传来的凄美叫喊声进行脑补。今次居然能让我们一行人陪同前来,本来就有些反常,难不成是意外地修成正果了?

  在我们享受完第三份冰淇淋后,女佣告知我们说,女主人吩咐她带我们去她的卧房。

  没错,不是会客室,不是书房,也不是那个名声已经传到了伊朗的观雨露台,而是卧房。

  说是卧房,但在我们看来,那个屋子更像一个花园,墙上、天花板上,生出不计其数精美绝伦的花卉,随着藤蔓的延伸辗转簇拥着床龛。倘若不是亲手触碰,你根本无法相信但那些花朵和藤蔓都不是真的,而全都是由琉璃、水晶、珐琅和陶瓷制成。天知道这些坚硬的材料是怎样被加工成到如此足以乱真的地步,茎叶花瓣上的纹理褶皱,甚至是露水,都被无一遗漏地逼真展现。

  我本人虽是对这间屋子的各类传言早有耳闻,如今亲眼看见,方知的所言非虚。甚至说是体验了某种语言无法言传的震撼,也绝不过分。

  可至于还有人说,这些花的形态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所不同,好像自己会生长一样的传闻,在那时,我还是倾向于持保留意见的。

  在一个变幻着色彩的水晶屏风后面,女主人娇小的身躯正背靠着床头坐着,被子盖到腹中,双手捧着一本厚重的红封底的魔法书。

  在冰娜的左右两边,从被窝里探出上半身的,是她的两个好闺蜜:法兰西女花剑手布里吉特·丰塞纳和心如蛇蝎却永远一副清纯日系女高中生模样的凋零学姐。

  在我们进屋的时候,三个人正说起前不久刚刚打破女子跳高世界纪录的齐藤夜绪,在兼任本校田径部教练期间受雨之宫冰娜的教说、蛊惑和怂恿,生生吃下了从七名幼童的跟腱和腿筋一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