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法德姆短篇故事:雨之宫的魔法师(一)(1/2)

加入书签

  (21-)

  在今晚的露天公演中,我见到了已经从涅法德姆校园失踪了大半年之久的HenTai学长。

  学长拿起他的吉他,独自弹唱了两首Mrchildren的老歌,引得台下的女粉丝们惨叫一片。

  对于来到涅法德姆已经快满三年的我而言,每晚在校园东岸大草坪上进行的例行露天公演早就没什么新鲜感了。倘若不是具有专业水准且风格对我胃口的前艺人,或是同期出现在公演阵容里的话,我顶多只会在刚好路过的时候驻足几分钟。毕竟,在此类每晚的人员和演唱曲目都不确定,水准又极度参差不齐的公演中,车祸的发生率高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更让我难忘的,还要算是前知名乐队女主唱简和我那个永远都能完美地避开所有正确的音的同期开花梨,一起合唱《开膛手杰克是一个女孩》那次……那可是一个我能没完没了地对别人讲上一百遍的“事故”,不过还是让我们暂且言归正传吧。

  HenTai学长的意外出现,让我两个月来第一次把公演看到了最后。在演出随着一曲《永远的南十字星》的大合唱落幕后,我们第一时间“截获”这位大探险家,一起去到了那家雷莎学姐跳过脱衣舞的酒吧喝酒。

  学长本名罗恒泰,其HenTai的绰号便是由他名字的谐音而来,在日语里是变态的意思。至于这个人的思想性格在多大程度上合乎这个称谓,我倒也不见得有什么发言权,相信能来涅法德姆这种地方的人,在常人眼里都有那么点变态和古怪吧。我只能说,仅就变态的程度而言,学长在涅法德姆人之中顶多也就是平均水准。但要说起这个人古怪的程度,如果要在学院里搞一个怪咖排行榜的话,他绝对能排进前十名。

  和往常一样,在迅速灌下一杯孟买蓝宝石杜松子酒之后,学长开始讲述起他最新的探险经历以及随之而来的重大得没有朋友的“惊人发现”----在无间地狱受石磨之刑的恶女宋秋瞳实际上是一个冒牌货。

  说实话,这事听得让我们略感失望。对于许多涅法德姆人而言,那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

  比起学长在塞伯坦星坠毁飞船遗迹,藏有约柜的西雅图摇滚博物馆地下室,位于环月轨道上的流行之王迈克尔杰克逊的梦幻乐园二期,卫斯理和原振侠的葬身之地----牙买加旅店桑拿浴室,天空之城拉普达的原型----飞天女武神布伦希尔德的阿修罗城等地的经历,惊险程度也着实逊色了许多。

  在鬼卒挥舞着的狼牙棒朝学长的脑袋砸下去以前,他的失踪癖就发作了。换句话说,他这次几乎是完好无损地全身而退。据学长自己说,他感觉在石磨地狱逗留的时长顶多也就不到半小时。

  可实际上,自从他上一次失踪,到再次出现在涅法德姆,期间已经经过了半年之久。这样的情况,在以往他历次失踪癖发作时,也是绝无仅有的。

  说起HenTai学长的失踪癖,这种由其特殊体质所引发的离奇现象,在涅法德姆可谓无人不知。每次发作前,没有任何征兆,并且在任何时间、地点和场合之下,都有可能突然发作,毫无规律可循……滚床单滚着滚着人就不见了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

  而学长所有的探险经历,也都是伴随着失踪癖的发生自动展开的。简单地说,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突然出现在一个与失踪前相距甚远的陌生时空中,在这些时空之中,通常存在着许多高度脱离大众认知范畴的事物,当然也不乏随时都能致人死命的险境。

  索性的是,学长在每次失踪癖发作后的数小时内,必定会发作第二次失踪癖,这种在突发的失踪之后继发的失踪,会把学长从陌生时空重新转移回到其所熟悉的时空----通常都是他在发作前一两个月内最常睡觉的那张床上。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就学长本人的时间感知而言,在自己突然进入某个未知时空直至回到涅法德姆,期间至多也就经历了几个小时。可实际上,他失踪的时间却要比那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