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师王坚神秘事件簿之致命推销(下)(1/2)

加入书签

  (21-)

  “那就奇怪了。”王坚冷声道,“既然你说只要是自己的喜欢的东西,一定能推销给别人,那为什么我会觉得这咖啡那么难喝呢?”

  “这……”

  “请问推销员小姐,你现在能不能让我和我的朋友,也接受着苦得难以下咽的咖啡呢?”

  陆文姿沉默了,她的镜片泛着白色的反光,一时间竟看不出此刻的表情。

  “如果连这事也做不到的话,你又怎么让人相信你刚才所说的那些话呢?”王坚追问,“又或者,你根本就不爱喝这咖啡,只不过对于一个心早已死了的人来说,好喝的咖啡和难喝的咖啡也都已经没有区别了吧?

  “怎么不说话了,陆文姿?你能哪怕向我们推销哪怕是一件你真心喜欢的人东西吗?”王坚说着从公文包里抽出了一摞照片,用力甩到了陆文姿身前的桌面上,“还是对于现在的你而言,唯一感兴趣的是这些东西?!”

  随着那些照片在陆文姿的眼前落定,我清晰地看到她的嘴角抽搐似地向上吊起,那才是她真心笑起来的样子吗?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而更让我不寒而栗的,是王坚砸在桌面上的照片里的内容。

  是尸体!确切地说,是早已不成形了的、血肉模糊的人体碎块。这些惨不忍睹的尸块属于不同的死者,总共有十几张之多,而后来据王坚说,那仅仅只是一个零头!

  在我的印象中,能让尸体呈现如此面貌的死法只有两种。一是遭受汽车高速反复的碾压;二是从高空坠亡。错不了的,一定就是那件事!

  煮咖啡机里的黑色的液体噗噗地翻滚着,脑就好像此时我脑海中的黑色记忆,不断地往外冒。

  在同一时刻,身处一栋大楼的上百号人,不约而同地上到楼顶,一个接一个地往下跳。每一个人坠地后都摔得四分五裂,形成照片上那种惨不忍睹的碎尸块形态。我相信如果那件事发生的当时,从此刻我们所在的房间落地窗看出去,是可以看见紧邻江对面的事发大楼下,那半条被坠亡者鲜血给染红了的马路的。

  专家称只有在高空坠落者的后背重心率先着地的情况下,尸体才会像那样从体腔内部碎裂,朝四面八方飞出去。一般的高空坠落,发生此类情况的概率很小,但诡异的是,在那件事发生的时候,几乎每个死者在坠地时最先撞击地面的都是后背的重心位置……这些细节绝大多数人是不知道的,如果不是有王坚这样一个身为相关安全部门顾问的朋友,我也不会知道。

  而此时,王坚当着我和陆文姿的面,透露了另外一个我此前所不知道的事实。早在那件事发生前,类似的高空坠亡后尸体摔得四分五裂的自杀事件,就陆续在全国、乃至全世界各地发生,累加起来已有好几十起。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些?”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王坚说着话锋一转道,“我查看过你的病例,也咨询过很多专家,结合我本人的认知和经验,基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像你这类已经产生了抗药性的重度抑郁的病患,几乎不可能对任何事物产生兴趣。而在那种情况下,还要经营公司,更是天方夜谭。除非

  “除非你推销的是一件非常特殊的商品,”王坚有意停顿了数秒才道,“也是身患重度抑郁的你在这个世上唯一可能感兴趣的事死亡!”

  王坚此话一出,不光是站在落地窗前那个不知道是不是能听懂我们对话的黑人乐手,就连我的眼睛也快要爆出眼眶了。而陆文姿的双眼依然被强烈的镜片反光遮挡,只是嘴角开始明显地下沉。

  “你的真实身份是一名职业杀手。”王坚说道,“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一名死亡推销员。你所成立的贸易公司,不过是你用来洗黑钱的工具。近年来出现的以神秘手段促使目标跳楼自杀,现世界职业杀手榜单上排名第三的鹅祈,就是你吧?”

  鹅祈?从王坚口中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那不知疲倦的联想能力就立刻在脑海中勾勒出了一只在南极冰原上祈祷的企鹅形象,倒是和眼前那女子黑框眼镜下的鹰钩鼻还有一身黑白色的装束有几分相应。

  “在多年从事推销员工作的经历中,你逐渐形成了只要是你觉得好的东西就一定也能让别人接受的信念,而这一信念也在事业不断挫败的逆境所促成的偏执和乖戾的性情影响下,变得越来越坚定。

  “明明就不是我的错,一切都是世界的错!是这个世界根本无法提供足够好的东西让我推销,才让我一败涂地的。你不正是整天抱着这样的想法,而为自己开脱的吗?”王建继续说道,“直到你后来患上了抑郁症,还是牢牢地紧抓着只要我觉得好的东西,就一定能推销出去的偏执想法不放,非但如此,你的对于这个信念的偏执程度也在那段时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度,强到了真的可以把在你当时看来唯一美好的事物也就是死亡推销给任何人!”

  接下来,王坚又在我的目瞪口呆中,出示了其他一系列证据。包括一部分死者在自杀前接到的匿名电话的录音:

  你好,这里是死亡之愿人寿保险公司,请问最近有考虑过去死一次吗……

  还没等完全播完,王坚就关闭了录音。原因是显而易见的。虽然录音里的声音经过处理,但除了音色外,口音和发音和语调都和陆

  文姿本人很像。

  不知为何,这段在内容上本应让人感到恐惧的音频却被我听出了某种诙谐的趣味性。

  “死亡之愿人寿保险公司?亏她想的出来。那明明就是一种特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