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推销(上)(1/2)

加入书签

  (21-)

  波塞顿豪港是位于S市临江区块的高层公寓住宅小区。在户型设计上,其高层大面积公寓除了日常居住功能外,还最大限度地利用了沿江景观资源,使住户能居高临下地将美好的江景尽收眼底。

  小区周边遍布富有异国情调的餐厅、各类展馆和美术馆、多家大型购物中心,而在住宅楼内部还有着许多划分细致、名目繁多的休闲会所。

  有钱人并不像你想的那样快乐,有钱人的快乐是你所无法想象的。

  我一路跟着王坚深入小区里那栋顶部矗立着一座手握三叉戟的海皇波塞冬雕像的楼王,心中不禁觉得那样的说法可能是有几分道理。

  只不过,或许是因为连日凄风苦雨,小区又紧邻江边,阴湿之气在楼盘开出至今售出还不到三成的空旷小区里肆意泛滥,加之小区高楼建筑立面采用了天然石材配以大面积玻璃幕墙的设计,华丽之中透出过分的庄重感,无形中又把阴悚凄凉的气息放大了不止一倍。当然,还有不久前发生在江对面目所能及之处的那件事。在我看来,它该为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笼罩在城市上空和人们心头的一切阴霾,负至少百分之五十的责任。

  王坚答应带我去见的美女病人,就是这样一个小区高层顶配户型的住户,而且还是单身一人。此等配置所引发的联想已经让我的心凉了半截……王坚应该知道,那种雍容华贵的女王系根本是我不感冒的类型吧。

  来为我和王坚开门的,是一个体型发福的中间黑人男子。这名男子将我们引进屋后,简约明快的现代感,在我们眼前那裸露大块砖墙,弥漫着浓郁咖啡香气的宽敞空间铺陈开来。

  一个穿着裤装的高挑身影,打着赤脚在石塑地板上来回踱步,两手捧着一个银色的金属杯,里面的咖啡还升腾着热气,比那黑人男子的肤色还要黑。

  同样是黑色的,还有女子露出宽额头的六四开及肩发,幽深眼眸前加粗的眼镜边框,白色长袖真丝衬衣外的修身马甲,还有将双腿凸显的格外修长的侧链哈伦西裤。

  当我再走近约莫三五米的距离,看清了她那张鹰钩鼻和锥形下颚勾勒出的知性而不失魅惑感的容貌时,此前刻板联想所带来的兴味索然之感,转眼间消散了大半。

  自从见到女主人那副职场丽人的装扮,我就开始猜测她的职业。编剧?设计师?模特?大企业的高级行政人员?都有可能吧。

  不过稍后,在与我们的对谈中,从她那对薄唇所吐露的“正确答案”却又一次出乎我的意料。

  她说她是一名推销员。鞋子、衣服、化妆品、房产、保险还有各种金融产品她都推销过。大学毕业至今八年,那是她唯一从事过的职业,并且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好运气,赚得了今天所拥有的一切。

  如果她所说的是真话,那她的运气一定是好到天上了。好吧,还有人一夜之间中了上亿的彩票呢,不是吗?

  虽然我在心底里竭力为女主人的说辞寻找合理的解释,可从王坚向她出示社区心理咨询师的假证件时,我就知道事情绝没有那么简单。

  王坚向她阐明的来意是:由于众所周知的那件事的发生,而这个小区又恰好位于临近事发地点的滨江区块。根据有关方面为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而下达的紧急通知要求,对小区内拥有抑郁和精神病史的人员,进行一般自杀倾向的排查。

  女主人大口大口地喝着咖啡,在谈话中不时地对着我们放肆地大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看起来真是被“自杀倾向排查”这类荒唐事戳中了笑点,一时间根本停不下来。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有意装成那个样子,意即“你们看我那么爱笑肯定不会自杀的”,好尽快把我们这两个不速之客打发走。不过,她曾一度患有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