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蝎女皇追猎记(1/2)

加入书签

  (21-)

  JLee那张万人迷脸庞之上凝聚的严峻神情和自她高傲前额渗出的丝丝细汗表明,此时的她正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周泓的心也几乎要跳出嗓子眼了。决胜局,周鸿冲有球进,一号球在袋口……

  这会是让一切尘埃落定的最后一局吗?

  十年以来,他从未失去在这张球台上击败这只毒蝎子的决心,现在终于到了即将实现的那一刻。

  这是他一直等待着的机会,自己超水平发挥,对方发挥失常,自己的运气好到天上,对方的运气差成狗,而他终于等到了这样的机会。

  事实上,对手从来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他原先的职业只是一名警察,而Lee则是两次美国9球公开赛冠军,花式撞球大师赛历史上唯一折桂的女性球手。虽然,在周泓眼里,这位人称毒蝎的美籍亚裔天才花式撞球美女从来只是一个早该变成一具尸体的杀人凶手。

  事情,得从十年前的一个夜晚说起。那是世界斯诺克锦标赛落幕后不久的一天深夜,在决赛中遗憾屈居亚军的斯诺克神童高浩辉在自家私人宅邸醉酒后,把自己反锁在练球房内自杀身亡。尸体被发现时,他整个人呈大字型扑倒在一张球桌上,台面上满是从死者口中溢出的酸臭呕吐物,他的一只手搭在桌角上,手腕上有一道很深的伤口,下方桌脚和地板上积成很大一滩已经开始发黑的血迹,显然是从手腕伤口流出后穿过那一侧的底袋滴落的。地上还有一个碎了的酒瓶,用来割开死者手腕的,就是其中一块瓶身的碎片。

  起初,警方倾向于认为此次事件系自杀。据警方了解的情况,世锦赛决赛的失利使死者在事发前的一段时间情绪十分低落,在醉酒的情况下产生轻生的念头,也是合乎情理的。

  但由于案发的前一晚,死者并非独自一人在家,一些国内外的知名台球手受邀在其私人寓所举行派对,为谨慎起见,警方还是对每一个参加派对的来宾进行了例行盘问,这之中就包括了著名的亚裔美女花式撞球手JLee。她是当晚最后一个离开的现场的。

  据Lee自己说,是高浩辉要她留下的。说是作为九球手的她一直对斯诺克球员颇有微词,所以要她留下在球房里当面较量一下。Lee说当时两个人都喝了不少酒,加上作为一个球员的自尊心,使她接受了挑战。

  于是,两人真的进了球房,进行了一场当下国内十分流行的,规则介于美式撞球和英式台球间的中式八球比赛。

  据Lee自己说,那场比赛是自己赢了,还说对方输球后情绪很激动,咆哮着把自己赶出了球房,她没想到他后来竟然会自杀。

  JLee的证言听起来无懈可击,而且高浩辉的尸体被发现前,门的确是从里面反锁上的,这一点似乎进一步支持了自杀的推论。

  在当时侦办此案的刑警中,只有周泓注意到了一个疑点----案发练球房的门把上用来上锁的按键上并没有死者高浩辉的指纹。换句话说,自球房上一次被清理,直到高浩辉的尸体被发现之前,他并没有亲手按下过锁门钮。

  关于这一点,JLee倒是从职业球手的角度,给出了一个解释:死者在自杀前,用自己的球杆代替手指按下了门把上的按钮的。

  Lee的解释听起来合情合理,只是当周鸿在问询时提出锁门钮上没有指纹这一疑点,到她给出上述解释之间那稍纵即逝的慌乱神情,还是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而当一名下属在周鸿的指示下,在紧挨着练球房门的茶柜下,发现了那颗滚落的花式撞球的白色母球后,一副离奇而可怕的图景,在他的脑海中愈发清晰起来。

  其后,周鸿在多位职业球员的帮助下,竟在现实中重现了那副图景。在与案发现场完全相同的格局下,用跳杆将一颗花式撞球用极大的力量从离门最近的一个球桌打飞起来,越过整个球桌后,击中相邻的另外一个球桌的远库边,使球高高弹起,在球还在飞行的过程中,以最快的速度跑出门外,并把门带上。当那个在空中飞行的球下落时,刚好砸到门把手的锁门按键上,使门从里面自动上锁。

  这个实验的成功,以及其他一系列证据都证实了周泓的一个大胆推测:高浩辉并非自杀,而是他杀。凶手在杀死被害人以后,使用先前说明的特技使练球室的门自动上锁,造成了密室自杀的假象。在时机上,能够完成此番杀人现场布置的人只有最后一个离开的JLee。而要做到将被害人灌醉,以便在对方无力反抗的情况下予以杀害,她更是拥有得天独厚的杀手锏,在当世球坛无人能出其右的女性魅力……

  首先对周鸿的假设提出异议的,是那帮参与实验的职业球手,原因是难度太大了。虽然凶手一次没有成功,还可以推开门回到屋内再尝试一次,直到门再也打不开为止。但即便是专业的花式撞球手要通过短短几次尝试,就让像那样不偏不倚地击中锁门钮,成功率也很小----事实上,他们尝试了好几百次才终于成功了一次,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冒这么大的风险。

  但是周鸿却固执己见。首先,Lee作为一个不世出的花式撞球天才,对自己的球技是极为自负的,这一点,从她在球场上异常激进的攻击性打法就可见一斑。有BBC的

  著名撞球评论员戏称,Lee在比赛中主动做安全球的次数,用五个手指手也能数的完。而在另一方面,她又是一个赌性很强的人。早在成为职业球手前,其主要经济来源便是地下赌球。传说在她仅仅十七岁的时候,曾经以自己的肉体(见者有份)为赌注和某个富二代纨绔子弟出身的桌球房老板打赌,和球房里一等一的高手打车轮战,结果来一个灭一个,生生把那家规模不小的球房给赢了下来……

  考虑到JLee本人思想性格中的偏激因素,周鸿认为就算是那种一旦失手就万劫不复的事,Lee也不是没有铤而走险的可能,她甚至十分乐于把自己置于此种极度危险的情境之下,以享受罪案实施过程中的兴奋和刺激。周鸿相信,造成犯罪心理学中所谓兴奋型犯罪的一切基因,在那个女人身上是具足有余的。

  但周鸿也明白,仅仅靠假设和当时所掌握的零星证据是无法翻案的。然而,就在此案即将以自杀结案之前,一个在全球互联网上被疯狂转发的视频,使整件事发生了令人瞠目结舌的转折。

  视频的发布者正是JLee本人。视频的录制地点是一个刻意布置得和案发现场极为肖似的练球房里。穿着令人喷血的连体黑丝的女球手用跳杆将一颗花式撞球用极大的力量从离门最近的一个球桌打飞起来,越过整个球桌后,击中相邻的另外一个球桌的远库边,使球高高弹起,在球还在飞行的过程中,以最快的速度跑出门外,并把门带上。当在空中飞行的球下落时,刚好不偏不倚地砸到门把手的锁门按键上……

  而在这段让人瞠目结舌的视频下,还附有一段名为“如果是我杀了高浩辉“的长文。虽然全文中有将近八成的语句全都使用了英语里的虚拟语态,可其所展现的情节乃至诸多细节,都和周鸿此前的推断如出一辙。

  不用说,就在那个女人以那种下流的姿态,向全世界肆无忌惮地展现着自己凌驾于法律和道德的狂傲和才能时,警方的心理阴影面积也在以几何级数扩大,更让人绝望的是,即便是要立刻重启调查,嫌疑人也已身在海外,令警方鞭长莫及了。

  事已至此,周鸿已经做好了作为巨大耻辱的一部分,而与其一起沉沦的心理准备,却因为另一段被上传到互联网上的视频而声名大噪。那段视频就是他和一群职业球手,早在JLee的视频录制前,就已经重现了的用桌球制造密室的过程录像。

  周鸿不知道JLee看到那段视频的时候,会是怎样一种表情,但以他对于她思想性格的判断,绝对不可能是怡然舒畅的。而事实上,JLee那张漂亮的V字脸在目睹了视频后的扭曲程度,甚至超出了周鸿最美好的设想,当夜临晨三点,女球手就在自己的推特上发布信息,称只要周鸿能在球桌上打败自己,就跟他回到国内接受进一步的调查。

  起初,这条再发数千万点击量的信息在大多数人看来,也只能归为“如果成真”连猪也会飞的那一类,然而……

  天空中有飞猪出没……

  为猪插上翅膀的,是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