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梦魇三(1/2)

加入书签

  (21-)

  我在萨拉和戴比的客房大床上回神后,最初的想法自然是把刚才和二姐妹飞到空中,又从高空坠落的事诠释成一场恶梦。我一眼就在房里寻见了萨拉和戴比,两人都安然无恙----和我的小鸡鸡一样,虽然看上去有些疲惫,神情之中却有一种按捺不住的欣喜。

  整个屋子已经破乱不堪,我注意到一些明摆着是坚硬的物体,此时就像是被拧弯的橡皮泥一样奇异地扭曲着,我不认为那是人力可以达成的效果。

  据两姐妹说,一切都是她们自high的过程中自动发生的,而我却在那时候睡着了。

  我问她们刚才是不是从窗口飞出去过,她两却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包括床在内的客房里的大小物件,都在两人念力作用下产生过极为激烈的运动,那么躺在床上睡着的我随着床身的上升和下坠,梦出从高空坠落的场景,也不是不可能的。可我总有一种感觉,此前发生的并不仅仅是一场梦。在日后涉猎了足够多的科幻素材后,我也曾以超能力驱动下的时空反转或是平行宇宙穿梭之类的假说来解释当时的情形,但真相究竟怎样,恐怕永远都只是一个谜了。

  再稍晚一些的时候,我见到了姐妹二人的父亲。

  当这个一身西服革履,浑身散发着一股带着烟草气息的香水味儿,脸和身型都酷似街机射击游戏男主角的高个子金发男人,看到被二姐妹捣毁的客房时,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显得喜出望外。不用说,他会为我们买单的。

  他很快为两姐妹安排了新的客房,搞定了其他相关事宜。在晚饭时,他换了一件休闲的上衣,露出的坚硬肌肉使他看起来更像是从射击游戏或当年风靡一时的动作片录像带里走出来的角色。

  他面带微笑地听两姐妹如实地讲述这一天的经历,听完后仍然面带微笑。这一点在我看来,简直和两姐妹行使的神迹一样不可思议。

  两姐妹的父亲杰顿曾在海军陆战队服役,他仅用三根手指就把吃饭的钢叉拧弯,然后让两姐妹用念力把大角度弯折的叉子掰回原型。这是父女三人常做的游戏,那天晚上,同样的游戏对两个能力大幅提升的小萝莉而言已经没什么挑战性了。以至于杰顿不再一次次地把钢叉拧弯,而是直接折断。但即便是那样,两姐妹竟还是凭借念力,硬生生地将段成两截的钢叉“接”了回去。

  杰顿震惊极了,很显然,那是两姐妹过去所不具备的能力。他高兴地举起酒杯向我致意,我猜想那是在向我表达谢意,于是拿起盛着可乐的杯子模仿他的动作以示回礼,然后高高兴兴地往嘴里灌了一大口。

  在愉快而丰盛的晚餐过后,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酒店独自回家。因为到家太晚,我遭到了一顿意料之内的痛骂。

  第二天是星期六,虽然因为前一天夜里的晚归,我被罚整个周末都不准出门,却还是义无反顾地在临近晚饭的时候溜了出去。因为杰顿在昨晚临别前,邀请我参加今晚在绿果别墅举办的一场晚宴,我也答应赴约,更何况两姐妹在下周一就要启程回国,我就算是被父母打死,也要再去和她们见上一次。

  我在傍晚抵达了昨天的酒店,萨拉和戴比已经帮我准备好漂亮的礼裙和不知哪儿弄来的假发套,梳洗装扮了一番后,着实把我变成了一个可人的伪萝莉。我记得她们把各式各样的化妆品,一股脑儿地往我脸上抹,还给我擦了香水。完工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差点没哭出来。原来我也可以成为如她们一样绚烂的生命,哪怕只是一小会儿。

  夜里八点左右的光景,我们乘坐的黑色轿车驶入了绿果别墅那外形优雅的铁栅栏门,一栋外形气派如宫殿一般的三层楼白色建筑,出现在一条被重重人造光影点缀得格外幽绿苍郁的林荫道尽头。

  参加晚会的,几乎全都是穿着礼服,身上散发着各种香水气味的外国人。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多老外。

  现场有各式见都没见过的、造型精美的自助餐点;在晚宴的下半段,我还被一个比我高出半头,留着金色长发的白人小帅哥邀请跳舞,不用说,是异常地笨拙不堪。

  但不管是美味新奇的食物,还是英俊的外国小正太,对我的吸引力都远不及萨拉和戴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