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梦魇一(摘自涅法德姆疑似创始人r李斯特自传)(1/2)

加入书签

  (21-)

  从降生的那一刻起,我的整个人生似乎就注定要以各种戏剧化的形式,和那些美丽而邪恶的女性羁绊在一起。关于这一宿命的诸多默示,想必在我更早的年岁中早有显现,但至今我还能想起的最早的标示性事件,无疑是我在看到一部想不起名字了的动画片中一位女性反派角色香消玉殒时,身心所经历到的那种从未有过的神秘、羞愧却又无法释怀的体验。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部少女魔幻战斗动画在电视台播放的时间,是在我临近上学前的那年。

  每一集情节都大同异,女主手持一支可以发射金色光流的法杖消灭各种邪恶的使魔和怪物,顺带炸毁一整幢楼房或者在地面上炸出一个直径数里的大坑……那个年代日本动画的标准套路,不是吗?

  女主的人设实话我早就记不得了,但那出没在整部动画里的三个反派女魔我却至今记忆犹新。三人中有的两人还被女主用法力净化,可耻地变成了人畜无害的凡人,换句话,她们之中真正以死亡收场的,只有我挚爱的流星公主一人,在她以万劫不复的毁灭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同时,也使我第一次体验到了那种令人欲罢不能的欢愉!

  深蓝色的齐刘海长发,冰冷而锐利的眼神,还有那在翩翩长裙下时隐时现的高挑而突兀有致的躯体……毫不过分地,这个二次元世界的虚拟角色对于我的性审美取向,有着无可置疑的启蒙意义。

  而事实上,这种启蒙性还不止体现在外形一个方面。流星公主的战斗方式,与剧中清一色使用远程攻击的其他人形角色大为不同,白了,就是把自己的身体化为流星撞向目标,是我见她唯一使用过的招术,带着一种近乎偏执的疯狂和无所畏惧的信念。即便生命如流星一样稍纵即逝,也要冲破一切束缚,耀眼地绽放。那种尼采式的贵胄哲学和悲剧审美的基因,想必就是在她以自己娇媚的身躯,撞向女主法杖发射的万丈光流的那一刻,深深地植入了我的灵魂深处吧!

  在我的挚爱与那闪耀着主角光环的正义之流相撞后,其强大的冲击力甚至把那注定无可匹敌的光流压了回去----要知道,流星公主作为大恶魔boss也畏惧三分的心腹之一,靠着一次次毁灭地的冲撞,夺走了过数以亿计的无辜生命,吸取了最大数量亡者临终前绝望和恐惧的能量,绝非普通的使魔可以比拟----也正因罪孽太过深重,即便是妙龄美少女的设定,也必定会得到最悲惨的结局。

  对于这一点,我的潜意识似乎早已有所觉悟,在女主发射的光流几乎被流星公主压到近乎反噬自身,后得无数亡灵魂魄之力助,一点点扭转颓势即将反败为胜的时候,我的手似乎已经处于某种本能、不自觉地压到了两腿之间折腾了起来。

  很快,随着一阵画面极具视觉冲击力的大爆炸。迅速扩散并覆盖了整个电视荧幕的白金光渐渐散去后,大地上再次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在坑的底部,流星公主那两条伤痕累累的长腿膝盖以下部位朝上倒栽着,袜子也已经破了多处,身体的其他部分全都没入了地下。我发誓,我看见了,至少是在那一刻我看见了,自那流星公主深陷的坑洞里,涌出一股晶莹的、带着华彩之光的液体渗入地下,使整合在战斗中被炸出来的深坑里开满了鲜花,花海转眼就将死亡的耻辱淹没……

  紧接着,一股强大的激流感冲向了尿道口。起初我以为自己尿裤子了,却突然意识到,那冲出来的玩意儿和从流星公主铸成花海的精魄在本质上是同一种东西。当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