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文艺女留级生菲和婕的脑洞杂谈之星际战舰(1/2)

加入书签

  (21-)

  连日来,菲都和她那个趁着复活节假期跑来s市腐烂的姬友克里斯蒂安妮·梅烂在一块儿,美杜莎之筏上就剩下了我和婕两人。

  在穷极无聊的时候,我们起了那部名不久前给她们看的那篇萤七生前未完成的《星际战舰》,名字听起来就土爆了,是不是?

  的故事讲述了20xx年,世界各地空陆续突然出现来历不明的超巨型怪物。对于这种以人类所无法理解的反重力机制悬浮在半空,相貌恶心至极,给人巨大压迫感的庞然巨物,除核武器外,一切常规武器都不起作用。

  随着巨型生物不断出现在城市上空,造成不计其数的伤亡。全球经济崩溃,社会动荡,各地灾变不断。这些生物的出现通常毫无征兆,也没有轨迹可循,在雷达发现它们的时候,地上的人们已经在它们的巨大阴影下陷入万念俱灰的绝望中。

  事实上,只要看一眼它们的样貌,百分之九十九的正常人都会由衷羡慕那些失明者,而当它们进食的样子暴露在光化日之下的时候,就连那剩下的百分之一的人类,也不得不开始人世间一切真善美的事物。

  它们的身体组织极其坚韧而富有柔韧性,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撞击和碾压摧毁城市里的建筑物,然后从遍布全身不计其数的结缔组织分泌出大量散发恶臭的高腐蚀性的溶液,这些溶液一落到地上,就仿佛自己有了意识,四处扩散蔓延,搜寻被埋在碎瓦砾下的人体,或是更不幸的还能四处逃蹿的家伙,因为他们将要面对的结局,就是被那如数丈高的粘液追上并吞噬,然后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被活活溶解成液态,最终被吸回到巨型生物的口,不,确切地是数目不明,形态各异的食道入口里。而这里所的吸,也绝非是利用大气压力差,而是靠着巨型生物所拥有的操控自身机体和分泌物重力场的超然能力。

  前面已经提到,除了核武器外的一切常规武器对巨型生物都不具损伤力,即便使用了核武器,也未必就一定能置其于死地。因为倘若核攻击提前被巨型生物发现,事实上此类情况发生的几率相当高,它们的敏锐度和警觉性远远超过人类的想象,在核弹爆炸前的哪怕一秒,它们那庞然躯体也能在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因此,在绝大多数时候,人类世界对于巨型生物的袭击只能听由命。亦即等它们吃饱喝足了以后自行离去。虽然那样每次也至少会付出上万乃至上百万人以上的伤亡,根据巨型生物出现地点的人口密度而定,但至少不会产生更大规模的次生灾害,或是更加可怕的报复。

  即便如此,各国极右势力借机掌控了政权,最后又合并成了数个军政一体的超级大国。

  主人公就生活在那样一个就算听摇滚乐,都有可能被抓去坐牢的时代。

  故事开始于一次主人公及所在乐队参加的地下摇滚派对上。在那样一个人类社会面临空前的内忧外患,绝望与压抑的灰暗时代,摇滚,这样一种在世纪初尽显颓败之势的音乐形式,反倒成为了众多年轻人心中淤积的大量负面情绪的发泄渠道,焕发出其诞生之初的勃勃生机。

  不用,派对开到一半,警察就来了。多么俗气的开头,但是没关系,反正七的向来只追求官能刺激。

  荷枪实弹的警察踹开门,冲进现场。

  警察很快制服了所有人,负隅顽抗的主人公还吃了一顿毒打。就在这时,一头巨大生物突然出现在空中,对主人公所在的城市进行大肆破坏。

  那场面把在场警察都吓尿了,更可怕的是,那可怕的阴影正在向他们所在的方向逼近。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暗影自上而下的把派对举办的楼房笼罩其下。难道是另外一头巨型生物正在上方?一般人都会这么认为吧?有几个警察当即就开枪自杀,也有几个从过窗口跳了下去,还有的吓成了一滩肉泥瘫倒在地。

  在一股莫名冲击力的作用下,顶楼的顶破开了一个大洞,从上面摔下了一截绳梯,一直连到那悬停在空中的庞然巨物下方。主人公注意到那玩意儿的表面是坚硬的合金结构,密密麻麻地闪烁着各种颜色的信号灯。很显然,那不是巨型生物,而是某种人造物体!

  “走吧!那玩样是来接我们的!”一位在圈子里颇有威望的乐手,也是活动的组织者这样着,首先攀上了绳梯。

  主人公见状,也没有多问,仿佛是收到了某种的精神感召一样,跟着那乐手攀上了绳梯。就这样,绳梯带着一长串参加派对的乐手和年轻人向上升去。

  直到飞到了空中,大家才看清那空中悬停的所在,是一艘巨大的星际舰船。

  而此时,空中的另一巨大实体发出一阵听了简直让人想要绝望得呕吐的巨大吼声,快速向战舰的方向撞了过来。仿佛整座城市所能引起的食欲,都还不如那艘星舰对它更有吸引力。

  绳梯上的众人发出惊恐万状的惨叫,有半数都在中途了松手,他们宁可撞击坚硬的地面而粉身碎骨,也不愿活着和那个恶心的形体相触碰,虽然结果也许没什么不同。

  但靠着主角光环的加持,主人公自然属于没有松手的那一半,才亲眼目睹了接下来那“其实也只能那么演了”的场面。

  在就两个巨大实体近乎

  要撞到一起的一瞬间,从战舰的机体前方射出一道蓝白色的耀眼光柱,把庞然巨怪推向远,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如一座由不规则的病变内脏组成的大山一般的庞然大物,就化作了一个燃烧的光点,消失在视域的尽头,紧接着,那光点向四周极具扩散,在空中化作一个亮得刺眼的光球,隔了好几秒后,震耳欲聋的巨响才冲击到主人公的耳膜,造成一阵耳鸣。

  事实上,直到约莫半时后,军方的一座向战舰发射导弹的军事基地,随着又一道蓝白色光束,毁灭于一阵掀起百仗高蘑菇云的爆炸之时,主人公的耳鸣仍然在持续。

  后来,主人公才知道那道蓝白色的光束名叫超光速粒子炮,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穿透战舰屏蔽力场的东西。至于后者,在他在船上生活了一段时日后,便亲眼看见数颗核弹与之相撞之后是怎样的景象。那让他想起了一个活跃在世纪初的摇滚乐队的名字,拱廊之火。只不过屏蔽力场形成的拱廊是肉眼所不可见的,环绕在飞船的坚硬表壳外。

  那一次,当导弹射来的时候,主人公刚好位于力场和飞船外表壳之间的空隙带,近距离目睹地导弹与屏蔽力场撞击爆炸时产生的放射状火焰在力场形成的廊壁外蔓延燃烧,散发出笼罩整个空间金黄色的耀眼光芒,直至慢慢减弱,消散于无形的全过程。其间就连一丝空气升温或是压强改变都没有感觉到……

  事实上,萤七写到此处后,便身陷囹圄。

  “那是一艘外星人的战舰,她最后一次和我在上聊时这样告诉我的。”我道,“那战舰上的人想必也就是外星人吧?”

  “主人公也是吗?”婕的语气听起来并不是那么无精打采,其实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当然,不过他自己不知道罢了。”我,“因为某种原因,被抹除了记忆。他的真实身份是外星人和地球人的混血儿。”

  “真没创意。”

  “那你!”

  “这里的外星人可以是纯粹精神体的生命,而物质身体,只是他们的精神能量体在三维空间的投影。”婕,“在外星球的磁场环境中,就是外星人的样子,在地球上,就变成了地球人的样子,这些外星人在很久很久以前来到地球,就一直轮回转世到现在。”

  “前半段我听懂了,轮回转世又是鬼?这可不是玄幻。”

  “既然在地球上以人体的形式显现,就必然受到人体生命周期的制约,每过一段时间就要换一个身体,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那这些外星人到底图什么呢?”我,“从不死的精神体,来到地球这样的地方,被生老病死折磨,难道,sm是宇宙智慧生物的共同爱好吗?”

  我这样着,手开始不安分起来,却在指尖触及敏感部位前被婕一下拍开了。

  “是偶然性。”婕那只打了我的手顺势滑向空中,伸出食指若有所思道,“地球是整个宇宙,唯一一个还存在着偶然性的地方。”

  “偶然性?”

  “就是与必然性,也就是道截然相反的东西。”婕道。

  “比方?”

  “比如战争,敌意,杀戮,剥削,把自己的意志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