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跳跃(1/2)

加入书签

  (21-)

  齐藤夜绪多年后再次踏上自己的母校----S市J国人高校----的塑胶跑道时,是值她毕业后六年的暑假。

  这所仅仅招收在S市生活工作的J国人子女,采取和J国高中完全一样的教学体制及教材的学校和夜绪过去的印象中的模样几乎没什么变化。

  已经成为亚洲跳高一代名将的夜绪再次踏上梦开始的塑胶跑道,今年随是只有24岁,当年充盈心间的青春激情和对于未来的美好憧憬早已荡然无存。

  那充斥于这片运动场上的队员的呐喊声,女生们为学弟学长们的加油欢呼声,还有不时夹杂其间的尖叫声,也都再也听不见了。毕竟,现在是暑假啊,除了后勤值班人员,应该没什么人会留在学校里才对。

  做为跳高运动员,夜绪的身材较普通的女孩子高挑得多,两条腿又细又长,肌肉线条匀称而有力,一直裹到脚踝的白色美金龙新款连体运动服的弹力塑形作用,更是把此种身型的美感凸显得淋漓精致。

  夜绪留着齐肩的吹得微微内趋的染成栗色的中短发,鼻梁长而高挺,眼睛也一样细而长,睫毛长而密,嘴唇纤薄。同样可以用纤长形容的,还有她的脖子。都说脖子长的人有较常人更丰富的想象力,夜绪觉得至少对她本人而言,这说法还算适用的。毕竟没有过剩想象力的人,是绝对不可能做出那种荒唐事的。

  现在想来,她是怎样相信做出那样的事能够让自己的跳高成绩突飞猛进,还最终付诸实施已经不再重要。从某种意义上说,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世间的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事实证明,即便做了那样不可原谅的事,此时的她也较世界顶级选手略逊一筹,并且也几乎已经永远失去了向她们发起挑战的机会。之所以说是几乎,那是因为此时此刻,就在母校的跑道上,那样一条各项指标都符合奥运会场地标准的跑道上,她还有最后一次试跳的机会。

  当一个人已然万念俱灰,从而放下一切的时候,说不定就能跳的更好一些吧,说不定奇迹就那样发生了呢?齐藤夜绪那长脖子上架着的富有想象力的脑袋也许就是这样盘算着,才会提出“再让我跳最后一次吧”的荒唐请求。

  剩下的时间真是不多了,她开始在跑道上做起了准备活动,由于两手是被绳子绑着的,也会只能动动还红肿着的脚腕,做几个简单的蹲身起跳。曾几何时,还是少女的她也是在这条跑道上,合着老师的哨声,和社团的学姐学妹们一次次地做着比这复杂不了多少的准备活动。现在回想起来,那情那景晃似就在眼前,令得她眼眶不禁湿润了。

  她也知道,以自己目前上身被束的状态,连最基本的技术动作都做不完整。虽然她竭力交涉,但解掉绑绳那样的事是决不允许的。

  能给你跳已经很好了,还瞎逼逼什么,都等着看你出洋相呢!她几乎都能听见他们心里发出这样幸灾乐祸的独白。

  虽然一切条件都极为不利,但既然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要别的高度也没有什么意义。于是,她直接要了一个比尘封了近三十年的女子跳高世界纪录还高出一厘米的高度。在她的职业生涯里,哪怕是接近这一高度的成绩也从来没有过。

  隔了老远,都能看见现场那个来自J国田协的代表立马露出了一个“纳尼”的口型。

  他裹着西装,孤零零地挤在一张遮阳伞下面,热的满头是汗,不停地用毛巾擦着额头。与其说他是在在意齐藤夜绪跳出什么成绩,倒不如说是在盘算着她跳完之后怎么尽快撤离,以免看到紧随其后的令人恶心而不快的血腥场面。

  第一跳,没过。不出意料。差得很远。甚至还没能达到她正常发挥的训练水平。

  夜绪一边大口大口地呼吸,一边低着头向回走,没人能看清她的表情,但在哭是肯定的,这一点从她颤抖的双肩也能判断出来。

  “动作快点,还有三分钟。”在第二跳之前,一个严厉的声音对她呵斥道。

  夜绪不知道这三分钟指的是她还能跳的时间,还是她还能呼吸的时间。不过都无所谓了。

  第二跳比第一跳还要差,最先碰到横杆的,是她的脑袋。从某种意义上说,她的已经垮了。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她附身跪在软垫上好久起不了身,虽然早料到事情极有可能会变成这样,但真的发生时,那样的打击又有谁能受得了。

  J国头号跳高选手,又因为出众的颜值而代言了多个知名运动品牌的,曾一度在国内甚至全亚洲都有着众多粉丝的她,以至于钱多到了可以抱着试试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