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法德姆短篇故事之无法破解的案件十五(1/2)

加入书签

  (27-)

  楚萤七那突着大眼珠的腐烂尸体被炸得灰飞烟灭后,爆炸声在墓地里此起彼伏,泥沙粒、碎石块,还有墓碑底下埋着的形形色色的尸骸残片被高高抛到空中,四散飞溅。

  其中却没有一块是从周鸿身上掉下来的,其身手之敏捷,反应速度之快着实大大出乎了开花梨的意料之外。

  眼看火箭弹也要打完了,那只猩猩还在烟尘里活蹦乱跳着,要不是隐形镜片有红外线夜视功能,弄不好给他绕到身后偷袭也说不定。

  必须速战速决,难道要用化学武器吗?不行,那还不如直接炸了整个校园,加特林机枪?后坐力太大,自己一个女孩子可使不来!见鬼!如果这时候有安娜或者枯叶蕙织这样的角色在身边也好。该怎么办呢?

  正在姑娘有些乱了方寸之际,她突然发现目标不动了。那个身体以俯卧的姿态搁在一块碎了半截的墓碑上。

  难不成是他自己不小心一头撞到了墓碑上,才变成那样的?但她很快就否定了这一假设。

  这时,围绕着两人周围的雾气里,凸显出一圈人影,朝周鸿的“撞礁”点聚拢过来。也不知道是开花梨唤来的,还是自发前来的。

  周泓那模糊的视线刚回复焦距,就见得一条如恶龙的舌头一般长及腰际的红围巾,带着这条围巾的女生身材高挑,面如死灰,不是那个不久前被执行了注射死刑的女雕刻家宋秋瞳吗?她怎么还活着?她手上戴着涅法德姆戒指,显然不是葬这块墓地的亡者,而是一个大活人。

  在宋秋瞳的左后方的墓碑上的十字架顶部,“坐”着一个穿宽大豹纹背带裤裙的姑娘,及肩的中短金发烫得蓬松而富有野性,眼睑泛着幽蓝,正是那克里斯蒂安妮·梅。

  “多亏你老爸的深夜高尔夫球俱乐部,克里斯,有空代花酱谢谢他老人家。”走上前来的开花梨对梅说道,手里举着一个泛着蓝色荧光的高尔夫球。

  周鸿想起刚才撞上墓碑前,脚底的确是踩到了一个圆滚滚的玩意儿,难不成就是它?

  克里斯蒂安妮闻言用手里那束闪着艳橙色的太阳花遮住小巧的红唇,做出了一个wink的表情…;…;

  “阿嚏!”随着一大打喷嚏,乔纳森挥出的那一杆又不知道偏到哪里去了。

  夜光高尔夫球划着抛物线,很快收缩成一个粉色的光点,灭在了夜空之中。

  他失望地摇了摇头,身体却还是和着户外音响里约翰尼卡什里浑厚而慵懒的歌声摇摆着,眼里的那抹蓝色依然似没有一丝波澜的洋面。

  空气里尽是核桃木烧烤的味道,香水的味道,不同语种的男人和女人的谈笑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还有一股不和谐的排泄物的臭味。

  因为此时上前击球的是宋燕大小姐。只要看到这小妮子,他就会不自觉地联想到那玩意儿的味道,无论她嘴里有没有真的在嚼。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击球声,现场响起了一片掌声。

  “乔纳森,如果没记错的话,你还从来没赢过她吧?”

  说话的是一个年龄在三十五岁上下的女子,竟然就是王笑强的女儿王佐琳。当然,她和前者的父女关系早就名存实亡。前天王笑强追悼会她压根就没参加,那会儿,她正和身旁的这位代理人缠绵在一起呢。

  女子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而妩媚的都会风情,伶俐的双眼之中色气和强气并存。论职位,她算得上是周鸿的上级,周鸿却在私下里称她圣母婊,着实坏过他和王笑强不少的好事。

  事实上,她曾建议梅动员犯案的学生找她自首,说什么落在她手里,五年就能出来。

  “嗯,的确从来没赢过。”乔纳森想了想说,“但如果有一天我非赢不可的话,应该还是能赢的吧。”

  “真是个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我看那个周鸿可是卯足了劲要在你的校园里大开杀戒了呢。”王佐琳抿了一口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