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法德姆短篇故事之无法破解的案件十二(1/2)

加入书签

  (21-)

  模范生跌入的土坑深两尺有余,呈长方形,底下是一口棺材,棺材掀起的盖板一角悬挂着一盏油灯。悠扬缥缈的歌声由远及近地传来:

  我来到河边,等待仲夏的到来

  黑天鹅排成V字,满怀希望走向坟墓……

  赤裸地来到你的坟前,我是你孤独的祈祷者

  被你的神圣指引着

  找到你神圣钥匙的插孔……

  随着歌声盘旋至近在咫尺的头顶,棺盖上那盏油灯一头所拴的链子,开始被一股力量拉着向上提去。当油灯停止上升后,刚好照亮了一张充满了阴性美感的骨感脸蛋,除了严穗婷还能是谁?

  “人在黑暗的环境中,会下意识地朝着更亮一些的地方走。”严穗婷自言自语地说着,“果然是这样没错呢。”

  模范生从两尺多高直接跌下,重重地撞上了棺材的底板,身体横卧,已然动弹不得。

  “我说你啊,鬼鬼祟祟地跟踪人家,还先后两次偷偷跑到人家家里去,偷看人家换衣服,到底是要闹哪样呢?”

  “该接受盘问的,是你才对!”模范生怼道,“我问你,你最近在表的那部小说,是不是熊遗写的?!”

  “呵呵?他?他哪写的出那样的东西啊?”

  “胡说!熊遗水平什么样我不知道,但你是什么货色我清楚的很!”

  “唔,说得也是啊。”严穗婷显出满不在乎的样子道,“但对于你这种将死的人,我也没有必要说谎吧,那部小说和熊遗没多大关系。反正你活不了多久了,不妨和你分享一下我们的小秘密。

  “在我和熊遗展成那种关系以后,这片林子就是我们经常幽会的地方。”严穗婷说着从胸前抽出一只香烟,用凑近油灯点燃,“就像是你现在看到的那样,这里的环境简直就是为我们这样的灵魂度身定造的,多么阴郁,多么幽暗,多么gothic!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原以为是孤魂野鬼也不屑一顾的地方,却还住着一个电灯泡。

  “那是一个糟老头,头上一圈白毛比马克思还密,那眼神看了总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烦躁感。和我们正面撞见也就一两次,可自从第一次遇见他后,有很多次,在我们进行到最high的时候,总是会冷不丁地传来一阵低沉沧桑的叹息,循声望去,总能隐约看见一个白乎乎毛茸茸的东西在不远处的黑暗里一晃,就不见了。

  “出现这种事的几率越来越高,虽然说起来那老头每次都要把我们逮个正着几乎没可能。真实情况很可能就像熊遗所说,是我自己的心里作用罢了,可即便真是那样,我也知道那心结若不解开,那种令人扫兴的声音还会出现,并且越来越频繁,到最后不管我做什么事,都会不绝于耳地响起来。

  “废了好一番功夫,我们才找到了那个老家伙的住处,”少女不出一口烟雾继续说,“我和熊遗可是懂礼数的,不但精心准备了礼物,还精心打扮了一番呢!他穿了一身帅气的黑色燕尾礼服,而我则穿了一身白色的薄纱睡裙,下身套了加厚的纯洁的芭蕾舞袜,是不是很像是从阴间还魂过来的爱伦坡和艾米丽迪更森呀?

  “别说是进门了,我的鞋子可是在屋外老远就脱掉了,可见人家对他有多么尊敬老者啊,那老头还不领情,大声呵斥着赶我们走。可是既然来都来了,礼物总要留下再走吧?

  “根据我的提议,看他毛那么汪,我们给他准备了理师淘德的剃刀!”少女说着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们,难道说你们……”

  “别看是个糟老头,劲道还真是大,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按住了给他剃胡子,可是他还是玩命地强啊,我可真不是故意的呀,是他自己强的呀,我想收都来不及了呀,那血射得一仗多远,把我一身白衣都贱得一塌糊涂!

  “不过我大人不记小人过,还是有始有终地帮他剃干净了。这一下可不得了,老头被满脸胡须遮蔽的容貌就算是我这样不学无术的不良也一眼认了出来。那可是一等一的大物啊!我们文学青年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和永远的领路人,伟大的……”

  当那个名字从姑娘的唇齿间脱口而出至极,模范生吓得连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她怀疑是自己的耳朵骗了自己,但据传,这位事迹感人的大作家、大教育家和慈善家,当代的托尔斯泰主义者,在数年前丧偶后,的确是就独自一人隐居了起来!

  “我们在他那简陋的半山小木屋里,现了近一百万字的手稿和日记。”少女说道,“其中还有大量篇幅是追忆亡妻的。故事写的太精彩,太深刻啦,我和熊遗花了三天三夜不眠不休才读完的。

  “讲述一个正能量爆棚的充满了人文情怀的托尔斯泰主义女教育家,付出巨大的心血和努力,用无微不至的关怀,干掉了不知道多少催人泪下的心灵鸡汤后,终于矫正了一个有着严重行为偏差的七岁女童的故事----才有鬼呢!故事的结局是那个老婊自杀了,因为她在一次偶然的意外中现自己一切的治疗手段,对小女孩都没有效果。

  “女人死了以后,她的丈夫满心悔恨地隐居起来,对间接导

  致妻子死亡的女童耿耿于怀,虽然也不知道是那种耿耿于怀,哈哈哈哈!他不知道那女童的名字,只知道她的大腿内侧很里面很里面有一块幸运草形状的胎记。”严穗婷说着撩起了自己的黑裙,用力把右腿根部的丝袜拽得很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