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法德姆短篇故事之无法破解的案件十一(1/2)

加入书签

  (21-)

  哪尼?真心诚意地道歉?臣妾做不到啊……话说回来,只要道歉就可以了吗?

  开花梨把周泓带到了一座墓碑前面,墓碑上有一张墓主的全身照,照片中的女孩看起来比前几位年龄都要小,穿着朴素的中学生的校服,长袖长裤对她纤瘦的体型而言显得有些宽大,而那张脸瘦煞白,自带烟熏的小脸就算化成了灰,周泓也能一眼认出来。

  “严穗婷。”周泓不自觉地叫出了她的名字,他知道开花梨特意把自己带到这座墓碑前绝非偶然。

  初中二年级,错不了的,那个一脸阴郁和神经质的失意作家,是在严穗婷的中二岁月来到她所就读的学校担任课外阅读兴趣小组老师的。虽然事实上,在整个初中二年级,真正能称得中二的,大概也就只有严穗婷和他自己而已。

  “我的名字叫熊遗,”在第一堂课的开场白中,年轻作家这样自我介绍道,“熊猫的熊,遗忘的遗。”

  “所以,你就像熊一样一边冬眠,一边做着关于春天的美梦,一边……”

  少女话音落罢,课堂上笑声四起。哄堂大笑间,男人的目光搜寻着插嘴的女生,最终停留在了坐在靠窗角落,目光望向窗外的严穗婷身上。

  “那得看我梦到谁了,”男人嘴角浮起一丝浅笑,两眼直勾勾地注视着严右婷,“如果是和我一样天生长了烟熏眼的母熊猫,说不定就会变成那样哦?”

  随着一阵似羞非羞、似怒非怒的浅淡红晕,在少女煞白的脸上稍纵即逝,一个黑暗的故事也就此打开了帷幕。

  谁也不会料到,在初二上半学期尾声,各科成绩都在年级中倒数的严穗婷,居然成了学校历史上第一个在杂志上表小说的学生。

  她在熊遗课上提交的期末习作,被后者推荐给全国最大的悬疑类杂志社后,作为次月的封面故事刊登了出来。没人能说清熊遗个人从中起了多大的作用,但此时却助攻这个对初中生大谈爱伦坡、梦野久作、乔治巴塔耶,甚至是萨德侯爵的男子,在严穗婷中二下半学期当上了她所在班级的代班主任和语文老师。

  顺便说一下,原来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在那个学期伊始,从教学楼天台坠落身亡的。当时逃课到天台上写小说的严穗婷目睹了惨剧的全过程:一群饥肠辘辘的乌鸦突然一拥而上,疯狂地啄食敬爱的班主任老师的头部,转眼之间就戳得满头是血,最后一个踉跄,女教师就从教学楼顶摔了下去……

  警方赶到后进行了现场取证,种种迹象表明,严穗婷说的是实话。当然,她略去了从身上取下一件散着恶毒腥味的物体,贴在勒令她立刻回去上课的女教师后脑,并在她坠楼的前一秒就拉住了那个物体的系带,以免它就那样一起掉下去,这一小得“微不足道”的细节。

  如果,侦办此案的警员可以再细心一点的话,现那残留在女教师头顶的少量棉絮,并且沿着那条线索一路追查到底的话;如果严穗婷面对警方对全体学生逐一搜身的局面,而陷入绝望,作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比如在“凶器”暴露的那一刻,突然劫持了厕所里的其他女生作为人质,那完全可以在当时就把她一枪给崩了,然后目送气味刺鼻的带着病菌的毒汁从被乌鸦啄坏的凶器里渗出,好像夏天打翻在柏油路上的草莓冰淇淋溶解后的样子……那此后的悲剧也不会生了。

  而那个造成凶手身心双重病变的罪魁祸熊遗,随着其兽行的暴露,自然也就没有机会代替死去的女教师,成为严穗婷的班主任和语文教师,继续误人子弟了。

  但现实是没有如果可言的,熊遗“上位”后,大量摒弃了常规教学内容,把在课外阅读班上的那一套搬到了课堂上。而自幼沉迷惊悚恐怖文学的熊遗的忠犬严穗婷,反而从最受老师嫌弃的差生变成了最受班主任宠爱的学生,逃课起课来更是比过去更加肆无忌惮。除了熊遗的课没节必到,平时几乎看不到她的人影。

  在几乎把语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