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法德姆短篇故事之无法破解的案件九(1/2)

加入书签

  (21-)

  俗话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十七的月亮也不差。恶鬼画家骆粟弥23岁那年农历八月十七,在阴云中时隐时现的月亮比十五那晚圆多了,在她眼里。

  从廊柱背后探出脑袋,她那两只红肿而血丝满布的眼睛,从许久未剪修而遮过眉毛的刘海缝隙间,向教堂后院门廊内侧窥视。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张卷成一卷的凉席,被紧凑地排成了两排。骆粟弥的嘴角情不自禁地向上吊起。借着月光,她可以隐约看见一双双脚从席卷的底部露出轮廓,绝大多数都很小,是小孩的脚,但也有大人的脚。是前一日吃了教堂分发给学校的冰淇淋月饼,而中毒生亡的小学生和老师。

  内里五彩缤纷的冰淇淋月饼,那个小孩子可以抵住那样的诱惑,他们做梦也想不到,里面已经混入了含有剧毒物质铅的油画用颜料。由于尸体太多,暂且只能停放在教堂里,在警方完成尸检前,就连家属也不准接触尸体,反倒让她这个寄居在小教堂里的凶手得了近水楼台之便,一群愚蠢的乡下人!

  都是这群小畜生自找的!就算是伤及了无辜,咦嘻嘻,那也只能自认倒霉了。姑娘这样想着,从阴影里探出了曼妙的身姿,蹑手蹑脚地走向那两排草席。

  在把席子一张接着一张摊开的过程中,她陶醉般地吸食着死尸散发的腐臭恶息,那一张张青紫肿胀的小脸看上去怎么那样可爱,比他们活着的时候可爱上一千倍!

  伴随着头顶传来的轰鸣,月亮逐渐隐入云层,一眨眼的功夫周围就一片漆黑,在黑暗中,传来一阵接一阵恶心的蠕动声。

  突然,一道闪电划过,在那赤白闪亮的瞬息,骆粟弥看见有一个小肚子高高地鼓了起来,紧接着是一声爆浆之音自黑暗里传来。兴奋得她当即就发出一阵迷妹般的尖叫。

  一定是雷暴雨将至,引发气压突变而造成的,真是太有趣,太神奇了!从那里面流出的会是什么?五彩缤纷的颜料吗?复仇的快感、猎奇的恶意、以及本性中与生俱来的冷酷和残忍,在女画家心中翻腾涌动,形成一股致邪致恶的激悦之情。刚才的那种声响,一而再再而三地自黑暗中传来,惨不忍睹的画面不时自雷电的闪光中显现。

  “天底下怎么会有此等爽事?叫你们知道厉害,叫你们知道厉害!啊哈哈!啊哈哈哈!”

  然而,骆粟弥的激笑声却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停了下来。不对,还少了一个!她匆忙打开了手电筒照向了面前的一具具死尸。

  来回数次,检查了数次,终于照到了那张她苦苦搜寻的脸,那是怪力熊孩子罗大灯的脸,只是这张脸出现的位置,却是在半空之中,两只圆睁的眼睛怒瞪着,面色红润的好似印堂下燃着一把烈火。

  骆粟弥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手里的电筒却在将将掉落之际,又被她抓牢了。

  “不,不可能,我明明看见你也吃了!怎么……”骆粟弥的声音颤抖地对那从黑暗中向她逼来的少年发问。

  “凭那点蛇蝎伎俩,岂能伤我!”少年一脸正气的说道。

  “是你!是你干的!是不是你毁掉了我的那些画?”

  “是我又如何?不是我又如何?”大灯道,“你这妖婆娘已经死到临头了,问这个还有啥用?”

  “你……你要做什么?”姑娘边说边退。

  “废话!当然是替天行道咯!”熊孩子到,“而且看样子,你还是很滋补的!”

  “很滋补……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骆骚,自从我大灯第一眼见到你,就没把你当人看。”大灯说道,“别人看人看的是面皮子,我大灯看的是心,所以一眼就灯看出,长在你身子里的根本就不是人心,而是一颗恶鬼的鬼心!大灯从记事开始,就没见过你这样黑的心!今个大灯非要取来生吃了不可!”

  “别,别过来,雅达,别碰我!”

  “呆!哪里跑!”

  大灯一吼完,转身欲逃的骆粟弥的脚后跟就传来一阵剧痛。原来在男童伸手一抓之下,胶鞋的鞋跟连着袜子和皮肉,就那样被生生撕下了一块!

  在骆粟弥抱着脚跟子倒在地上呻吟的时候,大灯从手里攥的脚鞋跟里不紧不慢地拎出一片鲜血淋漓,却又异常鲜嫩透白的皮肉送进了嘴里。

  “嗯!鬼果真是的越恶味道越好!”小家伙一边舔着手掌,一边拽起姑娘对我另一只脚,撕下了她的脚后跟。

  蓬托大雨、电闪雷鸣、妙龄女郎的尖声惨叫,然而这并不是青少年喜闻乐见的美国恐怖电影,而是一场至为严肃的罪与罚的因果呈现。

  “这样就疼的不行了吗,那后面的事你怎么受的住呀?”大灯一边咀嚼着,一边对姑娘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