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法德姆短篇故事之无法破解的案件七(1/2)

加入书签

  (21-)

  “这个小墓园是我所建的,这满园的虞美人草也都是我亲手种下的。”开花梨说道,“外面葬的都是涅法德姆人,而这里面葬的,则是那些无人安葬,气息气场又与涅法德姆高度契合的女子。”

  周泓发现这方立着至多二三十块墓碑的小墓园实际上已经接近整个墓园的边缘,但一走进去,却感到一股比先前处于墓园腹地更强的阴气聚成一簇往肚腹里钻,即便月光依然皎洁,花草的芬芳依然怡人,远处的古树依然散发着隐修式的禅意,危厄之感却陡然急增。再看那些奇形怪状的墓碑,与外面那些富有艺术美感的墓碑也大相径庭,有的甚至被雕刻成了饿鬼状,抑或包含了各种痛苦、挣扎与哀恳之情的女身像,红色、黄色、黑色、蓝色、深绿、橙红……各种颜色大小形状各异的女孩子的唇音,爬虫似的布满了几乎每一座墓碑,就算没有密集恐惧症,在如此情景下看到也足够慎人了。

  周泓随意看了眼其中一座墓碑上名字,那是一座被雕刻成以少女跪资双手合十做祈求状的墓碑,然而脖子上只顶着半个脑袋,眼睛及以上的部位不知去了哪里,断面凹凸不平,而下半张脸则是呈撕心裂肺的痛苦尖叫状。

  “麻抢公主崔婷婷!”周泓根据墓碑上的生卒年月,判断出墓主和两年前被枪毙的那个崔婷婷应该是同一人。

  “是她。”少女用几乎听不见的气息音的回应肯定了周泓的判断,“因为所做的事情实在是有点Low,主要是从审美角度而言的,校轮值委员会直到不久前才勉强通过了我的申请,主要还是因为我亲手放进来的几条狂犬轮值时刚好凑到了一起……”

  开花梨的话应该不假,从雕像的新旧程度和其上的唇印储量看,那确是小墓园里较新的一块墓碑了。

  而周泓很快发现,葬在此地的被花小姐称为与涅法德姆气息和合的女子,竟都是崔婷婷一路的货色。年轻、貌美、邪恶……而就以上这些指标来看,就算是崔婷婷这样一个堪称某一特定类型犯罪代表人物的角色,与“邻舍”的小姐姐们比起来,也真是小污(巫)见大巫(污)了!

  恩将仇报的绝世恶女岚兰的墓碑上,那张留着微卷齐耳短发、化着烟熏妆、右下嘴角有一颗明显黑痣的遗像去了色,黑与白的鲜明对比使得五官显示出更明烈的立体感,不得不说是一个就算置于最挑剔的经典唯美主义审美评判标准下,也游刃有余的大美人。可就是在这样无可挑剔的外表之下,却有着无比丑恶的内在----不然也不会躺在这儿了。

  13岁那年,岚氏罹患白血病,适得一名大她两岁、品学兼优的女生吴氏捐赠骨髓,才得以战胜病魔。康复后,岚氏一家与救命恩人吴氏一家一直没有断绝往来,交情胜似真正的亲属。而岚氏的外貌也和吴氏越长越像,成年以后,整个就长成了一个高配版的吴氏,毕竟她体内所流的血也是由吴氏的造血干细胞“生产”出来的。事实上,经过骨髓移植手术后,许多受体全身细胞的dna,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与捐赠者趋同。

  可是,就算基因改变了,人的本性中一些根深蒂固的东西仍然不会变。正是这样的区别,使得岚兰的人生道路和吴氏产生了巨大的落差。当吴氏成长为一个在各种意义上都十分优秀的社会人时,岚氏还依旧像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叛逆、自我中心,不学无术。于是,不可避免的,吴氏成为了父母口中“你看看人家”里的那个“人家”。此后的戏码,其实也没有多少新意了。岚兰得知父母为一家人都买了保险,于是在一场父母、自己和吴氏四人在场的饭局里,暗中以药物令三人失去意识,接着丧心病狂地引发了一场火灾将三人活活烧死。自己则扮演成了吴氏----就算故意化妆丑化一下自己的五官,穿上职业装,仍然不失为一个容貌较好的白领丽人,每天去后者工作的某世界500强企业上班。

  事实上,扮演吴氏要比她想象的还要简单:由于把自己当成了亲妹妹的吴氏几乎什么事都和她说,而在大企业的工作与其说是多么高明的智能活动,不如说是做一个会察言观色(她其实比吴氏本人更加精于此道)的庞大机器中不知疲倦运作着的零件,即便岚氏算不上什么高材生,好歹也是凭着上好的天资从大学毕业了,只要有那份心,还是不缺这份力的。

  没多久,岚氏一家三口的死亡被认定为意外事故,而早已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吴氏也被误认为了岚兰,而在一家三口全数遇难的情况下,巨饿保险的受益人正是假扮成吴氏的岚氏。获得了巨额保险的岚氏在第一时间辞掉了那份让她备感煎熬的大企业的工作。也正是这一行为,引起了吴氏父母的怀疑。

  而在吴氏的房间里,意外地发现了大量不可能属于女儿的“玩具”后,吴氏的父母确信发生了某些不寻常的事。在两个老人找到自己当面对峙的时候,岚兰再怎么熟悉吴氏生前之事,也不可能不露出马脚。深知事情败露的岚兰竟还要垂死的挣扎,找准时机从背后偷袭了两位老人,最终将二人残忍杀害并藏尸家中,自己则以继续吴氏的身份,挟巨款逃亡海外……

  周泓记不清这位岚小姐最后是在处境

  前就落了网,还是在处境后被引渡了回来,但这个丧尽天良的女子的凄惨下场,他可是记忆犹新:

  随着一颗子弹穿过头颅,岚兰应声倒在了法场长满叶草的黄土地上、鲜血横流。几个白大褂一拥而上,掀起犯人身穿的泡泡肩长深色长袖连衣裙,拿又粗又大的钢针筒往背脊上一扎就开始抽骨髓,只穿裤袜的下半身完全爆露了出来,带着脑浆的血滴溅在那白色天鹅绒材质上显得格外扎眼,上面还勒着直压到腰背结合部的环保绳,其场面之可悲可耻,实非常人可以想象……可就是在如此血腥可怖的场景之下,人类社会的核心价值----正义,才得到了全然的彰显,也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所谓的和涅法德姆气息和合的人,就是这样的一群畜生吗?果不其然!周泓这样想着的时候,视线随意一扫,就瞥见了另一个恶名昭彰的名字----枯叶蕙织!

  此女的罪恶之大、所遭报应之苦痛,恐怕已经很难用人类的语言描述范围。枯叶蕙织本名苦蕙织,就如她的姓氏所预示的一样,其人生悲鸣曲的大部分段落,是被悲苦的调性所支配着的。只是这种苦和投胎技术没多大关系,事实上,用家境殷实来形容苦蕙织的出生也并不过分。在很大程度上,其悲惨命运的诱因还是要归结为自作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