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法德姆短篇故事之无法破解的案件六(1/2)

加入书签

  (21-)

  “原来每天晚上来这里疯的只有我一个人,后来加入的人越来越多,才形成了现在的规模。”开花梨边说边带着周泓穿过群魔的舞池,期间脖子、手臂等暴露在外的部位抚擦过一条条冷不丁穿出雾霭的森白臂膀,或冰凉或温热,却无一例外地带着柔滑细嫩之极的触感,弥散在雾气里的各色香水和酒精混杂的气味,令得周泓打了不止一个喷嚏。

  周泓不由想起了这样一个道听途说的传闻,那是距今八年前的某月某日,一群早就看涅法德姆不顺眼的卫道士组织了一场规模空前的示威活动。人数之多,足够在整个涅法德姆学院外围,形成一堵不留死角的封锁墙。

  示威人群就那样将整个学包围,阻断了任何与学院相关的人员及物资的出入,以讨伐和谴责为名的各种标语和口号,响彻了这方魔域上空,从白天到夜晚,一连持续了多日。

  在那段时间里,整个学院几乎处于和外界完全隔离的状态,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也进不去。或许正应了那句“失道者寡助”的老话,校方虽是几度向外界各方求援,却未曾得到任何实质性的帮助。几近绝望的涅法德姆人终于有了大限将止实感,然而,涅法德姆人的字典里似乎永远都没有忏悔这个词的立足之地,也没有人愿意舍弃“家园”自海上撤离,而积极抗争对于废柴属性爆棚的涅法德姆人而言可谓更不现实,于是也只能破罐子破摔了。一场调动了当时学院内一切剩余资源的末日狂欢,就在卫道者们的整天呐喊声中愈演愈烈,平日里已经足够荒唐的学员们纷纷有了一种把这种荒唐演绎到极致的觉悟。

  结果,各种各样令卫道者们听得格外刺耳的声响,就这样从学院的各个角落聚集成一阵阵声流,以学院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开去,再后来,竟发展成成群成群地出现在示威者目所能的房顶上,或是临近外围隔离栏(网)的地方,不知羞耻地群魔乱舞着,园中的男男女女们和着强劲的摇滚和电子乐的节拍,前赴后继发出的鬼哭鬼哭狼号般的叫喊,尤以女生们歇斯底里的尖声嘶叫最为刺耳骇人,其所形成的的和声在某些特定的时刻甚至盖过了外围万人的呐喊声。痴笑、癫笑、狂笑声,以及各类不象是人类所发出的声响也不绝于耳……

  是时,校园里起了一阵妖异的雾气,把那种邪媚的氛围烘托得好像三倍浓度的Espresso----照亲历者的说法,当时的场面简直诡异得不能更诡异了。接着,包围者的阵营里陆续开始有人发起了高烧,起先是体弱者和女性,但很快就蔓延到了青壮年的男性。以至于到最后,带着忍无可忍的怒火,越过底线冲进校园去的卫道者,只有三千多人。而这三千多人之中的绝大多数,隐没在愈发愈发浓厚的雾霭之后,便再也一去不返。

  他们仿佛就被雾霭吞噬了一般,消失在了涅法德姆的校园里。迄今为止,一种比较靠谱的解释,是这群人冲进去的那一刻就已经处于了精神失常的状态,本来是带着破坏的目的进去的,最终却在雾中迷失了方向,就那样一路径直往前冲啊冲,当然却不排除受到校内涅法德姆人引诱的可能,就这样穿过了整个学院,悉数翻过堤坝冲进了海里。即使这个时候清醒过来,在要往上爬已经不可能了,先落水的势必被后落水者掀起的水波越推越远,再加上海上雾气比路上更重,要有目的地朝某个方向游去又不可能。况且,如此多的人相继落入海里,那样手忙脚乱地扑腾,极易造成大量的水泡致使海水密度降低,密度降低意味着浮力降低,平时会游泳的人怕是也会迅速下沉,加之倘若当时水温较低的话,会极大加速体力的消耗,悲剧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最后,在经过一番挣扎之后,全数被大海无情地吞没了。支持这一假设的,是日后陆续出现在海面上的浮尸,留在涅法德姆校园内的大量脚印,以及因为酒精中毒而倒在半途的幸存者的自述。是的,他们能捡回一条命,可能是被涅法德姆人的戒指放电击昏,可能是撞到了什么东西而晕了过去,也可能是因为吸入了大量超越了自身肌体抵御力的,弥散在雾气中的酒精及类似的神经麻痹类物质。

  具一名幸存在自述,在能见度不足五米的浓雾里一个劲地往前冲啊冲,想要如猛兽扑倒林间的小鹿一般扑倒逃窜的涅法德姆人,予以毁灭性的痛击,却在每每眼看就要得手的时候,扑了一个空,几个回合下来,便一头栽倒,不省人事了。至于那些没有不省人事的,说不定就这样一路抵达了学院的尽头,临海的堤坝,然后

  如果加上在奔跑中踩踏伤亡的,现场病倒后送医不治或疯掉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