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法德姆短篇故事之无法破解的案件五(1/2)

加入书签

  (21-)

  周泓以最快的步行速度接近那团光雾,电子乐特有的冰冷而富有动感的强烈节拍,也愈发明晰起来。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群随着节拍忘情热舞的年轻男女,目测有好几十好人,其中的不少人都着装暴露,甚至还有人压根就没穿衣服。可纵使是那些从头到脚一丝不挂的主,手指上也都无一例外地戴着的蝎尾鸦造型的戒指,显然都是涅法德姆人。周泓打开了腰间手枪的保险。

  等一下,这是什么地方?各色各样人形以及超自然生物的石雕林立着,间或也有十字架和方碑穿插其间。一个奇怪的字眼自脑中跃出----坟头蹦迪。

  不知不觉间,周泓竟来到了涅法德姆的墓园。光与影的莫测变幻间,那群魔乱舞的疯狂,还有那墓碑周围散发出的阴森气息,正彼此烘托、彼此助长,向周围辐射渗人的气场。如果换成意志薄弱的人见到此等场面,不是当即丧失心智而加入到这群魔子魔孙的行列,就是吓得回家以后大病一场,甚至就此一命呜呼也不是不可能的。此时此刻,从四面袭向周泓的邪气,就强到了如此这般的地步。

  刚才被打开保险的手枪已经情不自禁地从腰间抽了出来,对准了一个在射程范围里的目标。那是一名少年,确切地说,是看起来像少年的青年----分别的敲门主要看身高。事实上,周泓认为他长到三十岁四十岁的时候,容貌也不会有多大变化,大概涅法德姆的抖S女们就是偏好这样的男生,类似的品种他已经在校园里见了许多许多,眼前的这群人中也有不少。只见那男生赤裸着纤瘦的上身,萎靡成一道缝的眼帘上睫毛很密很长,在那里像蛇一样陶醉地扭动着,一双纤柔白皙的爪子从后面搂上了他,俊俏的面容从男生的肩头探出,长发遮住了半边脸庞。

  两人的脑袋很快缠绵地重合在了一起。如果现在开枪,说不定可以一箭双雕。以前老子不也干过这事吗?周泓这样想,真就开始举枪瞄准,并很快就找到了万无一失的入射角度,正要扣动扳机,耳边传来一名女子的声音。

  “这发子弹一打出去,花酱我敢保证,警察叔叔身上哪怕一个细胞也没法活着涅法德姆。”那个声音说道。

  虽然此话听起来充满了敌意,语调里也有一种轻蔑的嘲讽意味,却着实点醒了周泓,把他从失去理智的边缘拉了回来。试想,倘若他刚才真的爆了那对男女的头,无论是群魔的复仇,还是法律的制裁,都足以让他万劫不复。

  周泓寻声调转了站立的方向,是时,一个人影正从斜后方的雾气里逐渐凸显出来。浅色头发,双马尾,脸小的只有周泓的二分之一,极其厚重的眼妆,就和许多涅法德姆女孩一样,要从外形上判断其所属的人种并不容易。她的两腮配合颧骨的轮廓微微鼓胀,泛着似晚霞的红晕,不知是化了宿醉装妆还是真的醉了----从那副飘飘然的模样看,是后者的可能性也不小。

  姑娘此时身上所穿的,是学院夏季女生水手系制服里的冷色款----光光是记住学院形形色色的制服,就曾花去了周泓不少的时间,这款校服的特点是上装特别的短,使肚脐暴露在短裙的上缘和上衣下缘正中的位置,正是这种充满软色情意味的设计,让周泓一眼就看到了姑娘插在腰间的家伙。如果没看错的话,是一把沙鹰点三五七。当然,口径是在女孩有意撩起了短裙露出枪管后,才大致推断的。

  “这玩意儿可不是警察叔叔一个人有哦。”姑娘显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儿说道,“不过你手里的那把又是从哪里来的呀?花酱我看着好眼熟啊,该不会是从哪个不懂事的小女孩手里抢来的玩具吧?”

  周泓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仅仅是把枪口转向了她,用命令的口吻道:“老实点,把枪放在地上,用脚踢过来,然后双手抱头跪在地上,你已经涉嫌给发持有枪支。”

  姑娘满不在乎地吹了一声口哨,开始伸手去摸枪柄。

  “老实点!别耍什么花招!”周泓告诫道。

  “那好吧,反正让枪掉下来,也不止一种办法。”姑娘说着诡异一笑,居然把刚刚要摸到枪把的手移到了裙扣处,还没等周泓反应过来,枪便随着蓝色百褶裙一并掉了下来,只是一落地,就弹了起来,提供弹力的,是从枪管里射出的一面三角形彩旗。随之何来的,是女孩子疯癫的笑声。

  “已经拍下来了哟!”姑娘一边笑一边说,“不知道这段画面抛到互联网上会……”

  女孩话还没说完,顿时感到两腿之间划过一阵热流,血迹立时顺着雪白的大腿向下淌,脸上的笑意也顿时凝固住了。

  “别和我玩这套小儿科的把戏,下一次,子弹可就不是从两腿间擦过那么简单了,现在,先把衣服穿好。”周泓严肃地警告道,心想起码得来个三天拘留,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妮子,顺便也能让她把自己带出去。

  然而,对方似乎并没有被刚才那枪吓住,也压根没打算照着自己的话做,事实上,她完全是在做相反的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