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法德姆短篇故事之无法破解的案件四(1/2)

加入书签

  (21-)

  “喔唷,这是谁呀?弄得一塌糊涂!”先前周泓被保鲜膜摆了一道的那个便间里传来一个年轻的男声。

  “让我闻闻看。”一个女声这样回答道,然后便有一阵轻柔的鼻息声,和浓郁的香水气味一起传到了周泓的鼻腔里。

  “是个男的----”那女声幽幽地继续说道,“35岁到四十岁之间,戾气很重,杀过人。”

  “杀过人?还是个男的?!咱们这儿应该没这样一号人物吧?”男声道。

  “嗯,日常消化的应该不是学院里的食物,而是一日三餐加起来,都够不上你每顿餐后甜点花销花销的那种级别。”

  “别笑话我了……不过,还真不愧是宋燕学姐啊,连这些都能分辨出来!”男声说道,“话说回来,一般也只有不知道正确流程的外人才会搞成这样吧。”

  宋燕?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对了,周泓想起来了。那不就是前不久新闻里报道过的某国内知名地产集团的年轻女继承人的名字吗?身为的千金大小姐,却去当淘粪工人勤工俭学的那一位?难不成是同一个人?的确非常有可能,在周泓看来,从变态心理的角度解释掏粪大小姐的事迹,要比媒体报道所持的积极视角靠谱得多。那么按照这个设定推理下去,那样的人物受到涅法德姆魔性气场的吸引,来到这里当学员也就有了合理性。这样思索的时候,贴在挡板另一边的那具女体已经无法支撑自身的重量开始向下滑,两只黑丝裹附的呈跪姿并拢的膝盖很快从挡板下面露了出来。

  “会不会是那个警察?”男声问。

  “嗯,很有可能,的确是有一股枪支弹药的味道呢。”宋燕回答,“64或者84式的手枪弹,最常见的警用型号。”

  “天啊,这都能闻出来?”

  “凡事做过的事情,一定会留下痕迹。”宋燕说道,“不过,还真是扫兴呢,这种口味可配不上我的勃艮第黑皮诺哟。”

  “说得也是,还是看看其他的吧。”

  “嗯。”宋燕应了一声,高跟鞋敲击磁砖地板的声音随即在厕所里回荡起来。

  周泓一边听着以上这段录了音可以直接拿去做变态心理学教案的对话,一边拽着那两只纤细的脚腕,试图把尸体从挡板下面拖过来。可是挡板的高度太低了,他不得不把尸体翻转,使其之侧身坠入沟渠里,才总算是把整个人拖了过来。用力掰开了发僵的指甲做得十分考究的纤细手指,夺下枪上好保险赛到腰间。然后,他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一把抓起了被沟渠水浸湿的黑色长发,使姑娘的脸仰了起来。

  她的半边的眼珠子已经深深地瘪了进去。那是因为在她透过挡板上的枪眼察看周泓是否毙命的时候,那颗眼球被直插而来的中指击中,被强大的冲力推挤着向后撞击了脑部,由于眼球的硬度远超出一般人想当然的认知,而同时周泓用的力气又特别大,她也就只能随着一声在周泓听来宛如被贬入凡尘的天使所发出的叹息,一命呜呼了。

  周泓把那张即使发生了形变,却依然能让绝大多数女人羡慕嫉妒恨的脸蛋重又按进了沟渠,心里多少生起了一阵复仇的快意。事实上,干脆连外面两个也一人赏一发子弹的想法他也不是没有过,也许日后回想起来,他也会为自己萌生过这样的想法而后怕,但眼下令他没有那样做的主要理由,却仅仅只是处于对当前形式的判断。

  厕所里的其他人,包括刚刚进来的一男一女,似乎并未意识到他们的一个“小伙伴”已经挺尸沟渠,也没有伏击自己的打算,只是照常进进出出(从各种意义上),而刚刚那两位似乎也已经被另外一个隔间里的发现深深吸引了。

  “这应该是寇酱的吧,”宋燕从一个特殊的垃圾桶里,提起一个保鲜膜做成的袋子,小心翼翼地把排泄者本人按“正确流程”封住袋口的束发圈拉长,以使里面的气味溢出,“一股子机油味儿,还有她昨天晚上喝醉酒飙车前吃的没消化干净的阿根廷牛肉饺子碎屑呢,瞧,肉眼都能看出来。”

  “学姐说的蔻酱,是不是最近入学的那个荷日混血的金发小姐姐寇兰?梅笛亚尔?因为屡次造成违反体育道德的恶性事故,而被终生竞赛的天才赛车手?”男生挠了挠头皮道。

  “对,就是她。”

  “虽然还没跟她打过交道,据说人挺不错呢----只要不碰车的话,说起话来温柔得不要不要的,怎么样,她没事吧?”

  “能有什么问题,她那样的人就算喝的烂醉,反应也比普通司机快一倍吧。”宋燕说着突然痴声而笑,“果然没有让我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