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法德姆短篇故事之无法破解的案件三(1/2)

加入书签

  (21-)

  周泓攥着轮值女侍者的手腕,注视着对方面部的表情变化。他知道,那表情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盘踞在脑海中阴魂不散。下一刻,他听到了让自己浑身一激灵的声音,那清脆的“哗叉”一声是以女生体位所在地为中心向周边辐射开来的。

  对周泓而言,如果女生的表皮就随着那响声从若隐若现于额上的浅浅红线处开裂,露出其内的空洞无物,随即收缩枯萎成一片一揉即碎的黄叶,也好过他此时此刻所目击到的场景,事实上,他所听到的只是布料被撕裂的声音----好一口腔人的毒奶啊!

  周泓只觉得括约肌一紧,抓着纤细女腕的手却松了下来,捂着肚子转身就跑,脚步声很快就在来时经过的长廊上响了起来,并一直持续到沿途撞见的第一个厕所。离入口最近的那个便间门无法推开,第二个也无法推开。第三扇门总算是开了。展现在面前的,是一个白净的抽水马桶,可能是周泓在涅法德姆校园里见到的最质朴的玩意儿了。他想都没想就一屁股坐了上去了,随着一股恶臭,他触电似地跳了起来,转过头一看,才发现马桶圈下面被不知哪个无良的混蛋铺开了一张透明的保鲜膜。

  “枪毙你丫的!”这样骂了一句,周泓狼狈地提着裤衩,投奔了走廊对面一间门半敞着的便间。进去后发现居然比刚才那个更加朴素,是用来蹲的,好在下面没有保鲜膜。经过了持续五秒的不间断的排泻,小腹一带总算是松了下来,但还没有完全解脱,他感到下一个“五秒计划”已经上档。第二个五秒后又接了一个2秒和一个15秒,总算是杀青了。

  正要起身时,周泓却不幸地发现,现在位于隔板前面的肯定是一个不带把的,而且小孩、奥巴桑亦或有异装癖的男人绝不可能拥有那样华美的跟腱;与此同时,隔板前方不断传来的尖细笑声,带着痴性,却又如丝弦的乐器演奏一般撩人心弦。

  周泓看着听着,一时间竟出了神,他上一次被携带大量反官能性刺激的场景吸引到如此这般地步,还要追溯到几年前在一次犯罪心理培训上观摩一部名叫《人体蜈蚣》的荷兰恐怖片时,此时出现在他眼前的场景,让他想起了当时那种被渗人心脾的恶趣味所吞噬的感觉,他只是没有料到,还有更大的恶趣味正在来这儿的路上。

  周泓先是听到了纸制品被撕裂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一阵微妙的声响。然后,一团呈不规则皱褶的纸制品,就这么落到了那一坨恶心的玩意儿上,从局部绽开纸面上,能看见黑白色的图案,仔细一看,居然是画工颇为精细的图画,可纸的质地怎么看都是普通的手纸。而在那些图画里,周泓还看到了一张脸,尽管一半被黄褐色的污物碾过,但仅仅从露出来的那半边,他也能认出脸的主人来。因为那根本就是他最熟悉不过的自己的脸。

  突然,他想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忙伸手扯出一段手纸卷。果然,那上面也印着黑白色的图画,从内容看,富有极明显的叙事漫画特征,难不成是专供蹲坑的人消遣用的?这学校还真是够“拼”的啊!

  他一边拽出手纸,目光一边快速地扫过手纸上的一幅幅图画。画面所展现的,是一个对他而言即熟悉又陌生的故事……

  那是一条漂浮在一条幽静小河的小舟,泛舟夜游的二人正是王笑强和他周泓。故事就是从周泓喝了几口高纯度伏特加后扑入王笑强怀里为开端的。周泓开始大口大口的打呼后,王笑强那张慈父般的脸上突然展露出异样之色。只见他把周泓的身子翻了过来,开始帮他脱制服。可是当时周围根本没有床呀?做出此等不理智的行为,难不成他也喝醉了?想必是的。果然,画中的王笑强最后把周泓摆成了一个怎么看也无法令他睡得更舒服的古怪姿势……随着时间的推移,载着两人的小舟经过了一座桥,桥头上立着十来个黑影,除了轮廓和眼睛,全身都掩蔽在黑色阴影里,有些像柯南动画里那些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