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师王坚神秘事件簿之美杜莎之瞳(后续)(1/2)

加入书签

  (21-)

  宋秋瞳伏法数月后的一天,我陪同王坚一起前往上山的庙宇朝拜。当日正值西方极乐世界某位大菩萨的生日,信仰虔诚的王坚和往年一样,天还没亮就启程上山,以免天亮后上山人流太多,而无法静心朝拜。

  我们二人上到半山腰的时候,与一名沿同一条路径下山的妙龄少女擦肩而过。王坚的神情立时起了变化,凑到我耳边小声问我这个姑娘是不是有些眼熟。经他这么一说,我又回头仔细打量了一下那妙龄女子。那羽绒服,那紧身长裤,那黑色长发,那修长的身型,也太像是不久前死去的宋秋瞳了吧。正在我惊疑之时,少女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对我们露出了一个微笑。那笑容很是浅淡,给人意味不明之感。既然对方主动对我们示意,王坚自然不由分说地迎上前去。

  少女把我们领到了位于山下不远处的别墅里,用装在一个银色保温杯里的热巧克力招待我们。她告诉我们说,自己是宋秋瞳的双胞胎姐姐,也是一个雕刻家。此处别墅是其自家的产业,父母失踪多年后,就归她们姐妹二人所有,现在妹妹死了,就只剩她一人独守空宅。但她并不会为妹妹的死责怪任何人,说她已经是个大人了,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妹妹被处决后,尸体是由她所认领,就一直保持着石像的模样,甚是悲惨。王坚提出了想在看一眼尸体的要求,女子并未拒绝。虽然我也知道宋秋瞳是罪有应得,但当我在地下室里亲眼看见了那具保存完好的石尸时,还是不由觉得这样的遭遇对于个刚满二十岁的女孩子来说,实在是太可怜也太可悲了。

  这时,我意外发现到王坚的眼中也含着泪光,心想他内心深处是否也在为宋秋瞳感到悲伤呢?但那不过是我想多了,他几近落泪的真正原因,是大量堆在地下室另一侧的神佛雕像的残骸。

  女雕塑家告诉我们,一直以来,她都想雕出最完美的神佛像,却都以失败而告终。而那也可以说是她做为一名雕刻家,留给自己的最后挑战。那她自己的话说,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雕刻佛菩萨像更难的事了。

  离开地下室后,少女把我们领进了自己的工作室。在那里我们看到了一尊越几近完工的佛像。其高度虽是不到两米,却因为其青面獠牙、凶神恶煞的形容,显得及具压迫感。女雕刻师所雕刻的,正是当天过生日的那位大菩萨在阴间审判恶人时所显化的模样,想必她的妹妹宋秋瞳已经和这位打过了照面。

  “觉得怎么样?”她问王坚,那对与妹妹一般灵动的眸子却快速地瞟了我一眼,不得不说令我有几分心动。

  王坚却直言不讳地指出,真正的佛像给人的感觉应该是敬畏多余恐惧,而眼前的雕像给人留下的感觉却只有恐惧,因此根本算不上是佛像。

  女雕刻师闻言后并没有生气,反倒莞尔一笑,说道:“这不还没有完工吗?”

  她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那尊大菩萨像两眼之中的瞳仁尚未雕琢成行。

  趁着今天这样一个殊胜之日,小女子方才已经在大菩萨的道场聚集了相当的灵气,现在就让小女子当着两位老师的面,完成这最后画龙点睛之笔吧。”

  女雕刻师为我们一人搬来一把椅子让我们坐下后,暂时离开了房间,说是要去沐浴更衣,一会儿就回来。而当她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的鼻血差点没有喷出来。只见她画了很深的眼妆,抹上了艳红的唇彩,上半身一丝不挂,只以长发遮住了胸部的位置,下身则依旧穿着妹妹死时一模一样的白色紧身裤,脚上也没有穿鞋,踩着紧身裤里的打底裤袜,一路走到了佛像前。

  “放肆!”王坚见状拍案而起,不料没往前走出几步,就脚底踉跄,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而我也在同时感到头晕目眩,从座椅上滑倒在地。一定是那娘们在刚才给我们喝的热巧克力里下了药。怎么能那么不谨慎呢?!

  当我逐渐回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和王坚都已经被绑在了刚才的座椅之上,耳边传来有女雕刻师用钢凿敲击石块发出的有节律的声响,她一边敲,一边用那柔美的嗓音像唱山歌似地发出一个个拖长了的梵音,但仔细一听,期间却夹杂着各式各样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

  “啊呀,两位老师醒了,现在看看我的佛像是不是比刚才好多了?”女子迈开两条大长腿走了过来。

  “你这样的人,永远不可能……”王坚话还没说完,女雕刻师就给他的侧脸来了一锤。王坚随即从嘴里吐出一颗断齿,血水沿着嘴唇和下巴淌了下来。

  “信不信我敲光你的牙齿!”女子用一种无法想象是从那样娇柔的喉咙里所发出的凶狠口吻说道。

  王坚吐出了一口血水,说出了一句让我浑身一哆嗦的话:“其实,你才是真正的女杀人魔宋秋瞳吧?”

  “真不愧是大师啊。”姑娘邪媚一笑道,“你说的不错,被执行死刑的那个,是我按照自己的形象雕刻出来的石像。”

  “这怎么可能?!”我大声质疑道。

  “既然我能把人变成石像,那么只要把这种能力反过来运用,不就能把石像

  变成活人了吗?”姑娘用食指把玩起胸前的垂发,幽幽地说道。

  “这么说来你真的是----”我话还没说完,宋秋瞳就用锤子的尖部顶住了我的下巴往上抬了抬,“你可真好看!你觉得我漂亮吗?”

  “当……当然漂亮,既漂亮又性感!”我这样回答,即出于真情实感,又出于恐惧。

  “想和我做吗?”宋秋瞳搂住了我的脖子,用两个柔软的突起物摩挲着我体侧,“然后死去,你愿意吗?”

  “我……我能不能不死?”我勉强挤出一个笑脸,牙齿却不由自主地打颤。

  “那就马上给我滚出去!”宋秋瞳说道,“你只有这两个选择,就像每一个在我面前死去的男人一样,要么得到我,然后成为伟大的艺术品,要么回到外面的世界,在百无聊赖中度过余生,慢慢老死。”

  “我……我……”

  “别被她迷惑了,她可是一个杀人魔啊!你忘了吗?!”一旁的王坚在我耳畔急声吼道,“你和这样的女人通奸,一定会下地狱的!”

  “可是现在看来,那些男人不都是自愿的吗?”我说道,“这样说起来……”

  我还没说完,宋秋瞳就伸出了一根手指按住了我的嘴唇,笑着对我要了摇头。然后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个手机,操作了几下便打开一个最新的新闻视频。

  视频播放了一则令举世都为之哗然的消息----这天早上,我和王坚在遇到少女,确切地说是宋秋瞳本人以前,原本打算前往的那座寺庙发生了可怕的屠杀事件,包括长老主持在内的百余名僧众以十多名上山途中的香客全都被硬物敲碎头部致死,案发现场血流成河惨不忍睹,而寺院之中半数以上的神佛像也被凿去了面部,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千万,凶手仍然在逃。

  视频播放完毕,我和王坚两个人都傻了,却听得宋秋瞳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那些僧人真是比石像还木,在良辰吉日彻夜打坐诵经,连身边的人已经被打晕了都不知道。”

  “真的都是你干的?”我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女子,无法想象这样一具柔美的躯体里究竟承载了多少罪恶,“不,不可能,一个女人怎么可能办到那样的事?”

  “谁说我是一个人呢?”姑娘面露得意之色说着,平举起手里的锤子指向了我们身后。

  我和王坚连忙扭头,竟发现身后居然有不下二十尊目测身高目测两米以上的男身雕像,呈一个扇形把我们团团围住了。个个交叉着双臂环抱在胸前,一手握凿,一手握锤。

  这些雕像在我两刚刚进来的时候并未见到,要在我们昏迷的时候临时搬进来,就算是大力士想凭一己之力搬到,也是几乎不可能的。唯一的解释就是它们自己走进来的。事到如今,我不得不相信宋秋瞳的确有着为雕像赋予生命的神奇能力。

  “一切都是注定的。”宋秋瞳对我说道,“虽然我带了这些部下,却意外地没有遭受到一丝一毫的反抗,你看,它们身上、手里的凿子和锤子上并没有蘸上血迹。换句话说,所有的杀戮都是我一个人亲手所为。”

  “没有反抗?”我喃喃地说道,“是明知道已经逃不了了么?。

  “你要这么解释也可以。”宋秋瞳道,“在我看来,我和那些被杀的僧人不过是顺应某种人心无法揣度的绝对意志,扮演了杀戮者和被杀者的角色,并对于这一点有了充分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