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女画师(下)(1/2)

加入书签

  (21-)

  R每次去见玛雅小姐时,她几乎都在自己画室里。玛雅小姐不许任何人在那间屋子里弄出光亮来,也不准别人碰那幅画,即便是仆人们进行打扫画室,也不得不在黑暗中摸索着进行。而那副画上的内容,始终是一个一个解不透的谜。实在无法理解究竟是怎样的画作,能使这样一位年轻、美丽和富有的妙龄少女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终日囚禁在一间暗无天日的画室里。

  但话说回来,玛雅小姐若是和众多上流社会的年轻人一样,习惯在人们羡慕的眼光中高傲而任性地活着,即没有野心也无需为了生计出卖自己的肉体或者灵魂,终日在网络、舞会、旅游、恋爱和交际场上度过光阴,R想必从一开始就不会有与之相识的可能,更不可能领略那她那令人心动的美。

  在画架前,玛雅前总是保持优雅的亭亭玉立的之态,她的背脊总是挺得直直的,一只纤细修长的手臂握着画笔悬于半空,画笔不住地在画布表面蜻蜓点水,神情圣洁而庄严,即使在弹奏的时候,R也不愿将自己的目光从那美妙绝伦的身影之上移开,以至于玛雅是否真的有可能在漆黑的环境下完成一幅真正的画作,那对他而言,似乎已经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了。玛雅仿佛是一个藏匿在黑暗深处的精灵,一方面让他觉得永远无法触及,另一方面又使某种幻念固执地占据他的头脑久久挥之不去。

  交谈中,玛雅小姐总是提到自己的父亲。关于这一点,R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玛雅小姐的母亲去世时,她还没开始记事。作为陪伴她度过童年的唯一一个亲人,父亲在玛雅小姐脑海中留下的印象一定是最深的。而玛雅小姐的父亲去世以后,她的童年也就结束了。玛雅小姐不得不整日跟年老的管家生活在一起,并且据小姐自己说,她念完小学以后就不再去学校了,而是由老管家请来的家庭教师教自己功课。10多年来,她生活在一个几乎不可能产生任何美好回忆的闭塞世界里。

  虽然R在画室里所作的、最剧烈的运动依然只是拨动琴弦,可有时当他凝视着黑暗中那个美若天仙的身影时,一种怜香惜玉之情有时竟会让他的心里涌起一种冲动,想一把将她搂入怀中,抚摸她的脊背和纤腰,亲吻她嘴唇,耳垂,颈项,用炙热有力的雄伟身躯把她带回现实;可理智告诉他,这也只能是幻想而已显然,R不属于那些为所欲为也不会受到惩罚的人,他归根结底只是个既得不到什么,也无力给予什么的小人物。看看老管家每次盯着他的眼神吧,就像在说:“聪明人就是不该碰的不要碰,不该想的不要想!”有些界限就是不容忍跨越的。

  (八)

  老人刚刚离开。她躺在床上,视线模糊了。屋子里没有灯光,她早已习惯将自己掩藏在深不可测的黑暗中。恍惚之间,在某个角落里忽然有了微弱的幽光。她微微地探起身,那近乎完美的躯体随着光亮的扩散反射出璞玉一般的光泽。与此同时,少女身后的墙上渐渐显出一个熟悉的影子。

  “是你么,父亲?”她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漆黑的屋子里一片寂静,只留下少女那微弱的回声在阴冷的空气中回荡飘散。

  (九)

  冬天很快到了,画室里变得愈发阴冷,玛雅小姐的画也丝毫没有将要完成的迹象。

  “这样荒唐的事,你还继续到什么时候?”那天,当R走下旋转楼梯,正要穿过大厅离开别墅时,老管家的声音再次从身后传来。话使他停下了脚步。

  一开始,R没有理会他,自顾自地径直地朝大门走去。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告诉你有关小姐的病症是真实的吧。”

  R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

  “呵呵,被我说中了?你打心眼里庆幸小姐是个精神不正常的人,不是么?”老管家说道,“要不然,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机会像现在这样接近玛雅小姐呢?”

  “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

  “你不是不明白,只是在自欺欺人。”老管家继续说道,“除了容貌和财富之外,你打心眼里认为小姐是一个毫无价值的人,不是么?可笑的是,你还自以为爱上了她。事实上,你既不懂什么是爱,也无法给予爱。你以为躲在暗处,就没人知道你是一个连生存都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维持下去的人渣?”

  R攥紧了拳头,此时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除了我之外,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对小姐说爱。”老管家说道,“尽管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已经无法像从前那样,给小姐带来足够的快乐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R的眼里满是震惊。

  “我爱小姐,自然会满足她的一切需要。”老管家不动声色地补充道,“在各个方面。”

  “你这个畜生!”

  说着,R正欲去揪老管家的衣领,没想到那老家伙反应出奇的快。他敏捷地一闪,使R一把抓空,又瞬时擒住R的手臂,反转到背后。R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10年来,我几乎为小姐付出了自己一切,而你算什么呢?”老管家一边用力

  扭R的胳膊,一边说道,“难道你以为有了这具中看不中用的年轻躯壳,就有了指责我的资格么?要知道,只要我在稍稍用一点力,就能让你永远没法再弹那把破琴!

  “现在你给我滚,带着你的耻辱滚得远远的,永远不要再回来!”老管家用一种仿佛是从地狱里传来的声音说道,“下一次,我可不会像今天这样仁慈。”

  说罢,用力把R的身体猛地向前一推,将他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在大厅光洁地面反射的倒影里,R看到了自己的脸正可耻地扭曲着。

  (十)

  这天夜里,R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晚上,他没有再练琴,因为那已经没有必要了,不是么?极度的失落使R觉得异乎寻常地疲劳,于是早早地关了灯独自躺在床上,却迟迟无法入睡,有时他觉得自己睡着了,可过了不会儿又觉得自己正醒着,仿佛自己悬浮于现实与梦幻的夹缝中,两边又都无法抵达。后来,R确定自己是醒着的,有一些挥之不去的执念,一个虚无缥缈的身影,一种无法释怀的向往在脑海中不断闪烁,促使他坐起身来。

  但只过了几秒,他又躺回床上,没多久又坐了起来。“得了你的手可以帮你解决现在的问题,不是么?喝口水、撒泡尿,继续睡。明天又会是新的一天,你将奔向全新的目标,接受全新的挑战,不是么?”但是,他越是这样想,心中就愈是燃起一种迫使自己起来的强烈愿望,他仿佛听到了一种宿命的召唤正在催促自己去完成某个避无可避的使命……

  十分钟后,他出现在街道上。屋外看起来刚下过一场大雪,而从积雪的厚度来看,这雪至少下了有大半夜光景。

  他叫了一辆出租车,约摸半小时后,出租车停在那栋海边别墅门前,是的,这就是他的目的地!只是,他来这里做什么呢?这一点,就像是周遭像这肆意横行的狂风一样,令人难以琢磨。R下了车,穿过被月光照得惨白的地表,走进那栋房子投射下的死一般的黑暗阴影中。没有一丝光线和声响从里面透出来,仿佛此地一切生的气息都被已被深深埋入了灰蒙蒙的记忆废墟之中,就连大海也在刺骨的严寒中凝固成千里冰原,只有带着咸涩气味的冷列的寒风还在喋喋不休地鬼哭狼嚎。

  别墅的门紧锁着,他没有按门铃。目光扫荡了一圈四周后,他来到别墅一侧那片被雪堆满了的常青灌木丛,微微弯下腰,轻手轻脚地踩过厚雪、泥巴、枯枝和烂树叶,来到别墅侧后方的一扇窗户前,用随手在地上拾起的一块石头砸向玻璃,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无数反射着月光的碎片散落一地,他探入一只手拔开插销,敞开窗户后,双腿一蹬地,跃入了无底深渊般的黑暗中。

  R想此刻多半已经是凌晨了,熄了灯的别墅里黑得可怕,让他觉得仿佛是走进了自己的坟墓。当的眼睛适应了周遭的黑暗,R沿着悬梯拾级而上,他很快来到了二楼的楼面,那里踩上了走廊的红地毯。R来到一扇门前,他知道那扇门背后是就是玛雅的卧室。他把满是冷汗的手按在门把上,正要转动把手,他似乎听见了一种熟悉的、富有节律的声响从走廊的更深处传来,那是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响!是的,他不会听错,那是玛雅的脚步声!她就在那儿,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地方,画室此刻,玛雅小姐竟然还在画室里!

  当他冲进那间黑洞洞的画室时,果然见到那个高挑的人暗影儿正站在屋子的正中,她似乎正面对着自己。这是他第一次在夜间来画室,整个屋子比以往暗得更加彻底。

  “你现在不该来这儿的。”再次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透过浓稠的黑暗传来,他竟然不由自主地浑身哆嗦了两下。

  “这么晚了。”不知过了多久,他再次打破寂静问道,“玛雅小姐为什么还在这儿?”

  “这正是我想问你的。”玛雅小姐似乎并未对他的突然出现感到惊讶。

  “你说过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来这儿。”

  “那么,作为这里的主人,我也随时有权请你离开,不是么?”

  “不,要离开的应该是你!”R说道,“你想要把自己一生的时间都浪费在这间阴暗的画室里吗?”

  “我是为了完成我的画儿。”玛雅严肃地说道,“这是我送给父亲的礼物。”

  “你父亲?”

  “是的,他就要回来了。”

  “可他已经死了!”

  “不,他没有。”玛雅小姐说道,“他们都说他死了,但我知道那不是真的,他只是去了遥远的地方旅行。”

  R不再与她争辩。玛雅小姐一直以来都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世界里。她父亲的死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如果你懒得去图书馆翻阅旧报纸,只需坐在家里敲几下电脑键盘,登录互联网,就可以与R得出相同的判断。

  “你这完全是在浪费时间!你的父亲死了,10年前就完完了,他永远看不到的的画儿了!不论你多么怀念他,他曾经多么疼爱你!他死了,接受事实吧!”R大声说道。

  “真正不了解事实真相的是你。”玛雅小姐平静地说道。

  “我当然了解!”R恼

  怒地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个老家伙都对你做了些什么吗?!他全都告诉我了!”

  R多么希望这个时候,玛雅小姐能说些什么来否认这一切,即便就像否认她父亲已经死去的事实那般荒唐而不可理喻也好。可他等来的却是令人绝望的沉默。

  “你来这儿就是为了告诉这些么?”不知过了多久,玛雅小姐终于打破了寂静。

  “你不是情愿的对么?”R问道。

  “你究竟想说什么?”

  “告诉我,你不是情愿!”R突然上前一步,双手按住玛雅小姐的肩膀,用力地摇晃着。

  “你少碰我。”少女推开他的手厉声道,“这不管你的事,你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来管我?”

  玛雅的话直刺他的痛楚。

  “你这个贱女人!”R愤怒地朝她的脸上甩出一巴掌。

  少女娇吟一声侧倒在地。这时,R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正从自己的本体中分离出去,成为了一个不受控制的存在。如果此时玛雅可以看清他的脸,将会在他的

章节目录